警察、居委会行恶 邻居们当场谴责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三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天上午九点多,居委会、办事处的几个人来我家骚扰,原因是我向最高检、最高法起诉江泽民了。当时丈夫刚刚从外地回家,正在休息。几个人就在屋子里乱翻(违法行为),拿走电视柜上的二零一六年明慧台历,到我卧室看到《明慧周刊》,其中一个女的就给派出所打电话:你们赶快来某某家,他家有东西。

一会儿功夫,来了两辆警车好多警察,带着所谓“搜查证”,其中有一个是六一零的人,一个警察拿着控告状在我丈夫眼前晃了一下说:你知道这是什么?我丈夫回答:不知道。这个警察说:这是你老婆控告国家领导人的“罪证”。我丈夫阻拦不让他们乱翻,一下子上来五、六个警察把我丈夫连拖带拽,拖到了外面。他们抢走师父的照片、十八本新年台历、十几本《明慧周刊》等私人物品,威胁我丈夫说:就这些东西就够判几年的。他们把我丈夫带到公安局,在搜走的东西清单上签字。

当他们出我家门时,家属院的邻居们都指责居委会人员、警察:放着坏人不抓,专抓好人,人家又没偷没抢,又不做坏事,就是炼个法轮功想有个好身体,你们还跑到家里来抓人,太没人性了……

居委会的一女子叫喊:你们谁敢替她担保?一位七十多岁的大姨怒气冲冲走到她跟前拍着胸脯说:我就敢替她担保,她每天在饭店干活,早走晚归,辛辛苦苦挣两钱不容易,不就炼个法轮功吗?你们还跑家里来抓人,太不像话了……

那女的威胁说:她要有事就找你。大姨说:有事我担着。那女的又说:她在哪个饭店干活?大姨说:不知道,就是知道也不告诉你。那女的转身问其他围观的人问我在哪个饭店干活?有没有陌生人来找她?人们都说不知道。

那帮人走后,大姨的儿子来饭店吃饭,告诉我家里发生的事,叫我赶快躲躲,我当时没害怕,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又没干坏事,怕什么?!第二天,两个便衣蹲坑,还问某某家在哪?邻居说:不知道,不认识你说的这个人。那两个人走后,我从家里出来时,邻居告诉我刚才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