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最信任的“死脑瓜”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我所在的单位曾是一个闻名全国的上市公司,集农畜产品产、供、销一条龙。我在公司下设的检验所负责原材料進厂检验工作。因为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坚持检验数据做到“真”,经历过领导的刁难、同事的白眼,领导恨我“悟性差”,同事骂我“死脑瓜”。可是奇怪的是,我这个“悟性差”的“死脑瓜”,却在公司一次次的减员中,最终留了下来,而且是除了检验所领导,十五、六个人中只剩下我一个。

检验部门的工作不好干,道德下滑后的今天,人人向钱看。供应商向钱看,所以千方百计的拉拢、贿赂你,让你出示他希望的检测数据。尤其我负责的检测项目,其检测结果直接关系到供货商的原材料价格定位,就更面临这棘手的问题。我是修大法的,在原则问题上更要做到“真”,所以面对供货商的一次次电话相邀,我都拒绝了。

一个供货商不死心,在我这里行不通就想法找到我所做的其它检测项目的女同事,托她劝我。女同事神秘地把我拉到没人的地方说:“姐姐,你把检测结果提高二个百分点,供货商每吨给提一百元钱,我们俩个分,不是小数目啊!”我告诉女同事,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不能做这个事,并善意的劝她以后也别做这种事,会损德,对单位、对自己都不好。女同事撇撇嘴,气愤的说:“死脑瓜啊,到手的钱不要,这事你不办拉倒,但是你不要告诉领导。”我说:你放心,修大法的都不会搬弄是非。

可是事情并没有就这样过去,我真正检测这批原料的时候,却发现结果异乎寻常的高出很多,凭我多年的检测经验判断,这个结果是不对的,我决定从新检测。我从新配制了各个检测步骤用的化学药品,寸步不离的做到最后,果然证实了我的判断:我的药品被人做了手脚。整个过程那个女同事一直假装不经意的关注着,当我把真实的结果报给检验所长的时候,女同事的脸色很难看。期间发生了什么,彼此都心知肚明。可是我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照样对女同事有说有笑。因为修大法的我知道女同事也很可怜,为了那点金钱利益,在惶恐不安中破坏我的药品浓度,给我添了许多麻烦,却没达成她的心愿,够苦的!

与女同事的风波过去不久,我发现部门领导对我的态度变了,经常凶巴巴的,而对女同事却变得非常友好。她在领导面前编了我什么事?我对她一忍再让,她还变本加厉!找领导把那事说清楚吧?转念之间师父的法回荡耳边:“一般人这还受的了?哪能受这种气呀?他搞我,我搞他。他有人,我也有人,咱们干吧。在常人中,这样做了,常人会说你是强者。可是作为一个炼功人,那就差劲透了。你和常人一样去争去斗,你就是常人,你要比他来的更欢,你还不如他那个常人了。”[1]想到此,我瞬间释然了。

又一批原材料進厂了,我的检验结论是不合格。女同事自从那次事件之后,不再掺和我的检测项目,知道也掺和不了。可是这一次的压力却来自部门领导了。当我把检验结论告之部门领导之后,他冷着脸说,再去不同点取四个样,加班加点从新检测。我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又做出来了,检验结论还是不合格。领导说,再去取五个样再从新测,而且再加做两个无关紧要的检测项目,晚上不要回家了,加班做。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女同事说:领导想要什么结果你还不明白吗?怎么这么傻啊?我明白了领导反复折腾我的意思。

师父说:“说这个人很聪明,知道领导心里想的是什么,马上就能够领会,在领导面前很会来事儿。人们讲这是悟性好,往往都这样去理解了。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层次,在稍微高一点的层次中,你就会发现,常人所认识的这层理,往往都是错的。我们所说的悟根本就不是这个悟。”[1]想到师父的法,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当我第三次把不合格的结论汇报给部门领导的时候,领导无可奈何的说:就这样吧!

在日复一日的检测工作中,同事都认为炼法轮功的我对到手的钱不要,傻!可是修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和能力。检验所的试验可行性研究报告、论文、实验设计、年度总结等许多工作都是我来做,领导还就找我,认为所里没有谁比我做的更好。

随着市场经济的疲软,我所在的单位也逐渐的不景气,曾经那么红火的上市公司不断缩小规模,每年都在减员。而我们检验所也由原来的十五、六个人最后减到只剩部门领导和我一个检验员了。部门领导曾经那么恨我悟性差,为什么最终却留下我一个?这也正说明,法轮大法造就的弟子是好的,是经得起考验的,是受人尊敬的。中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败坏道德!我们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我们清清白白堂堂正正的为人本身也是最好的真相。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