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的环境中传播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九日】我是老年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我过完新年就来到了广州一亲戚的公司,这里做生意、打工的人比较多,人流密集,生活节奏比较紧张。初来到这里,有时我单独走路都不认路,要在这个环境中讲真相、救众生,又要注意安全,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一、使用真相币救人

说来凑巧,一个摆地摊的老乡看到了公司门口过往的人多,就在这里摊摆了。我与她几番交谈,她便主动提起:跟她一起到批发市场取些货来摆摊。我真高兴,就跟她去取货。我想,只要能多花真相币救众生,我帮助她看摊也行,我只取一点点货,我怕取多了搞不过来。每到晚上,我们一起摆摊时,她卖的是清货,买的人不少,多时有人找零钱,我真相币有的是,她经常向我换。相邻摊主,没有零钱,也向她要。

我那点货刚要卖完的时候,公司做饭的人回家了,暂时还请不到人,需要我临时做饭,公司里多个员工,买早餐、午餐的菜肉要一百多元,我花的都是真相币。卖肉、菜的人知道是真相币,都这样跟我说,他们需要零钱。

一个买杂咸的,问我:“你花的钱怎么都写字呢?”我告诉她,上面写的是真相,明白真相的人会得到神佛的保护,遇到危险会避开,得到福报。她听了微笑着。

二、给公司做饭的人讲真相

过一些日子,老板娘请来另一个做饭的,这人很贪心,做的饭菜又不合多人口味,公司里的人都反感。我是修炼人,师父教导我们对谁都要善,对食物也不能执着,无论饭菜做的怎么样,我每次都是吃的饱。

我在公司干一些活儿,一有空我便帮助做饭的擦床、端菜、洗碗、洗菜,利用机会跟她讲一些善有善报的话题,但要直接讲真相我就有顾虑心,觉的她不那么善,万一换人,她会不会……?我多次欲言又止,我觉察到自己的念头不纯,是负面思维,有保护自己的心,我正念清除它。

我想,她明白的一面是善的。每当我帮她忙的时候,她总是说:“阿姨,你真好。”有一次,可以端菜了,她又说:“感谢阿姨!”我说:“我是修炼人。”她面部表情立即变了,说:“是法轮功吗?”时间到了,也没谈话的空间了,我就发正念清除她背后阻碍她得救的因素。又有一次,她又说:“感谢阿姨!”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

她说:“从你的为人,我就相信法轮功是好的,都怪我只信谎言、以后我不听谎言了。”

过后,她做的菜比以前多了,但因她不太会炒菜,老板娘说不合适,就不用她了。算工资时,老板娘把她请假四天的钱也给她,她说:“不能多要。”老板娘还是给她,她在公司做不到三个月,她原来不是做饭专业的,我悟到她是来得真相的,救人得抓紧啊。

三、给将要读大学的学生讲“三退”

老板娘的女儿淳儿(化名),很少来公司,过几天要读大学了,这两天过来公司帮忙。有一次我和她坐在一起干活,身边还有员工,我悟到这不是偶然的,我得给她“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淳儿父母开公司,吃的好,睡的香,玩手机就是两部一起来,怎么讲呢?我构思一会儿,我说,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阿爷(阿爷是我丈夫的祖父,这里用化名)过去在村里当官,村民之间有什么纠纷,甚至连小偷的,他都能给予良善的解决,并且出钱出力在村里建祠堂,村民都佩服他。有一次有人悄悄的来到他面前,跟他说:“不对了,共产党运动搞过来了,逃离香港去吧。”他说:“我为人不做亏心事,怕什么,不走。”结果,逃离的人没事了,而他却一夜之间就成了“恶霸地主”,房屋被人没收。他女儿在共产党的阶级斗争的挑动下,为了划清界限,在批斗会的讲台上,她亲手扇了父亲的耳光,过后被枪毙了。

他女儿因为被共产党利用,后来在一个镇的粮管所工作,因身体不好,人胖而不实,流汗如流水,一天换了一堆的衣服,病死了。她的工位就由她的儿子继承,她的孙子跟着父亲到粮所,孙子在粮所仓库里玩的时候,堆积的大米滑下来了,压死在里头。跟随共产党不但害了自己,还害了子孙。

还有,现在媒体也造假,如:《天安门自焚》、《焦点访谈》,再说近代有些史实是没有编入教科书的,如六四……淳儿问我:“是不是共产党用坦克压学生?”我说:“是的,你听说了?”她说是一个补课的老师讲的。

我再说:“我儿子读大学的时候,我也跟他讲过。他在班里成绩很好,学校有人让他入党,怎么说我儿子都不入。你读大学了,如果有人提到入党,你就不要入啊。”她说:“其实,入这个党也没什么用。”她答应退团、退队,我最后告诉她,这次退,以后就不用再退了。

四、给住院的绝症病人讲真相

我丈夫的哥哥叫老熊(化名),态度暴躁,动不动就火冒三丈。丈夫跟老熊有矛盾,老熊回老家时,每当我与他面对面时,我每次跟他打招呼,他都不太理睬我。二零一五年的新年他住院了,患了恶性肺癌。

我带上护身符、水果跟儿子们去医院看他。到了医院,我看到他可怜的病容,他象陌生人一样看着我,我坐了一会,问几句就不再说什么了。我暗示她女儿到病房外,跟她女儿谈了我娘家的一位亲人于二零一一年犯病住院,在地方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就转到大城市医院,同样得到的是病危通知书,家人(之前已三退了)都要了护身符,求大法师父,并且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会由人扶着走动,就学法炼功了,现在行走自如,自己能上下四层楼的楼梯,气色很好。我说完就给她两张护身符,一张给她,一张让她跟父亲讲,如果他能接受,就给他。之后,我就跟儿子到他家给他的儿子、两个儿媳妇讲真相,他们都退出了少先队组织,我并吩咐他儿子撕掉楼层里的邪毛头像。

我第二次去看老熊他,他女儿说他父亲要了护身符了。我就直接跟他谈了,讲一些在大法中获救的神奇实例,让他也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就一边看护身符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念,一遍一遍的,他的肚子里总是咕咕的往外排气。

我回来的第二天,就接到她女儿的电话,说他父亲要炼功,让我过去,我准备了装有师父在广州讲法的录音和五套功法的炼功音乐的mp3点播机子,早上到了医院,他趁着护士还没上药打吊滴,就开始跟着我炼第一套功法,本来他便秘,使用药物塞着,这天,他连续上三次厕所,便出很多,不用塞药,他说打破纪录了,我说师父给你清理身体。

他要求我在那里住,陪他炼功。我回住处取些东西,带上一本大法书《转法轮》就过去了,我住几个晚上。在那里学法,炼功,发正念,病房里的病人,家人有的在看,护士,打扫卫生的,進出的都有。一个病人看我睡觉少,精神好,一炼功就是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多次跷起大拇指,我给病房里的病人、家人讲真相,告诉病人回去后去找法轮功修炼者。

老熊出医院后没多久,他也跟我要一盘师父教功片,他只是看中医,服一些中药。身体有时发热,除此之外,没有发现其它问题。我就想,师父已经帮助他很多很多了,关键就看他能不能坚定的修炼了,能不能放下有病这个心,所有的一切,师父都在《转法轮》里讲透了。

上面写的是我在修炼中救度众生的平凡事例,还有很多事情没写出来,二零一五年,我的一个妹妹开始修大法,另一个妹妹看完一遍《转法轮》,第二遍未看完,又有一个表妹学炼功法,她们都是在百忙之中挤出时间的。我要求自己学好法,实修,做的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