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匪浅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九日】我今天七十六岁,从小生长在农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患有胆结石、胃病和脱阳症。一九九三年,我有幸参加了师尊在重庆的传功班,修炼大法不久,所有病症不翼而飞,感到一身轻松了。虽然我及女儿经历了邪恶的迫害,但我全家五世同堂,上有一百零二岁的老母,下有一岁多的曾孙,都在大法中受益匪浅。

一、耄耋老伴护大法 身患重症师护佑

我老伴八十二岁,在我和女儿遭受迫害的几年中,虽然他是没有修炼法轮功,但他保护了大法资料和师父法像以及大法经书。在女儿被非法判刑的法庭上,他公开对法官说是江泽民搞的迫害,法官说“你说话要负责任”,老伴说“我当然要负责”。警察要他签字,他大声说:“法轮功错在哪里?要是人人都学法轮功,你们警察就要失业了。”他拒绝签字。一次,他在病中咳嗽时,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去看山上那几个字。”原来是师父点化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九字。

二零一四年,他感冒发烧到医院检查,肺部化脓,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这个胸水抽不完,他抽了三天就干净了,一个月就回家了,医生说他好的快,真是奇迹,他回答说“我们一家都是炼法轮功的。”

现在他天天都要去给师父上香磕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要不是师父保佑他,他已经死了。

二、遭遇车祸得平安 在黑窝迫害弘扬大法

我曾多次遭遇车祸,没吃药打针而恢复了健康。一九九六年,一辆货车撞在我头部太阳穴,我昏了过去,醒来后感觉两手臂骨折动不了,同修叫司机把车开走了,把我扶起来。回家后我坐着听师父讲法录音。

第二天,虽然我手不能动,但是腿脚没伤,我慢慢走到了炼功点,去听同修读师父的《在美国讲法》,回家后我哭着对师父的法像说:“我明白了,是我前世欠的业债,师父替我还了,保护了我,救了我的命。”在这期间,我坚持每天到炼功点去炼静功,晚上参加听师父讲法录像课。由于双手不能动,吃饭,上厕所都很困难,当时家里没人照顾我,我也没有去住医院。在我疼痛难忍的时候,我就默念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没多久,我就恢复了健康,我又和同修一起到乡下去洪法了。

二零一四年,我在过马路时被车撞了,这次又撞在头部,当时倒在地上,流了很多血。司机是个刚从农村出来的小伙子,吓坏了,当交警来时通知家人把我送去医院,为了不吓住家人,我只在医院进行了简单的包扎,洗净血迹,把司机给家人的医药费退还给司机,告诉他我是修大法的,有师父管,不会讹诈他的,也不会给他找麻烦,并给他做了三退。司机非常感动,送我回家,在师父的法像前叩头致谢。

三、百岁老母无疾而终

我从黑窝回来后,把母亲从老家弟弟家接到我家来。她从来都不向任何人提任何要求,总是给她吃什么就吃什么,每天都去给师父上香,总是念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要自己加一句“我的师父更好!”

512地震时,别人都抱着存折往楼下跑,而母亲却抱着《转法轮》往楼下走。

一次她胸口和后背长了大大小小十七个脓疮,疼痛难忍,她忍着痛到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帮助,我和女儿用针把脓疮一个个挑破,用棉签把脓擦干净,几天后脓疮全部好了。虽然母亲年岁过百,仍然每天听师父讲法。

二零一四年,我女儿被绑架,我的母亲天天思念这个外孙女,精神受到很大打击。母亲在弥留之际,当我们在她耳边念“法轮大法好”时,她虽然已经发不出声音,但嘴唇仍然在嗫嚅着念大法好。母亲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去世,享年一百零二岁。离世前没有任何病症,没咳嗽一声。

四、女儿修大法获健康 儿子明真相得福报

我女儿今年五十岁, 曾患有严重的甲亢病,脖子粗、眼睛鼓,出于对健康的渴望,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按照修炼人的标准做好人,修炼了短短几个月,女儿的甲亢病不翼而飞了,身体健康了、轻松了。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女儿因为身心受益而坚持信仰“真善忍”,十五年来被非法判刑、劳教、和强制洗脑三次。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仅仅因为坐火车验身份证时查出她是法轮功学员而遭绑架,并被投入看守所非法关押。

我外孙女,在她十七岁上高中的时候,她母亲即被非法判刑八年,当时我也被判刑四年,其间,她父亲病重住医院,医治无效死亡,在这种重大打击下,她成绩下降,精神差点崩溃,老师把她的座位调换到最后一排去,也就是不打算管她了,任由她来不来上学。可是在师父的呵护下,她却奇迹般的考上了大学。现在尽管她母亲还在非法关押中,但她却对她丈夫说,“人是要有信仰的,我就信法轮大法,那些迫害好人的坏人是要遭报应的,我妈妈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我儿子是个公务员,在单位上还是一个二把手。在一九九九年迫害之前,曾经参与过供应本地同修的大法经书,自邪党迫害法轮功后,虽然他并没有修炼,但却被邪党抓去看守所关押一个月。我家里三人修炼大法,我和女儿还被迫害,他却从没埋怨过大法,因此他不仅在工作上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而还升职提干成了二把手,配了小车。在我女儿二零一四年被绑架后,有公安局的去找他领导,他说“大不了不当这个官。”他还多方想法营救他姐姐。

我们全家尽管经历了这么多魔难,受到邪党的迫害,但家人们不仅没有一丝怨恨,还能保持对大法的正面认识,知道大法好,所以他们都受益匪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