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盲人遇到了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我是一个双目失明的残疾人,从小被父母遗弃,在福利院长大。那时对共产党抱有幻想,因我从小就有歌唱的天赋,想用歌声报答党,唱过语录歌、样板戏,还幻想在“党的关怀”下走向歌唱的道路,因为它们说是人才就不会埋没;是金子就会闪光。

可是在福利院,我不做“三忠于”就不给饭吃,从那时起,我就看透了共产党,说的好听,做的相反,都是骗人的,骗了我的童年、青年,到老年也没得好。我不愿意在福利院呆,我感觉到把人圈在院子里,我就象活的棺材,只是混吃等死。

我今年五十七岁了,生活艰难,政府给的低保一年三千元,这点钱让我活不起,死不起,只好沿街乞讨。现在中共体制下的人无善念,对残疾人很少帮助,一百个人中能有一、二个人有善心的。

生活不下去了,我找政府,民政局,一次政府的一个人骗我说:“用车送你去解决问题的地方。”坐车不知走了多长时间,停车后,说到地方了,我刚下车,车就开走了,把我扔在那。

我想问这是哪儿,什么地方,没人回答我。我东走西撞的,不知是东南西北,周围死一般的寂静,心早已凉了半截。两天后,再也站不起来了。

天无绝人之路,一个放羊人看见,摸摸我的脸,还活着,我问他这是什么地方?他告诉我说,这是彰武县最北边与内蒙古交界的地方——章古台,这里人烟稀少都是沙丘。在这个好心人的帮助下,给我送出了沙漠。所以我说共产党恶。

还记得“文化大革命”时,那时我视力弱,但能模糊看见一点点。我目睹了可怕的一幕:开完批斗会说要“栽人”,就是把人绑上,大头朝下埋上半截,名曰“栽人”,就是活埋。说中共邪恶是名副其实的。我听过《九评共产党》,觉得应该把“栽人”这事也写进去。

夏天时,我在外面要饭,风餐露宿在桥头、凉亭、医院……,天冷后可想而知的艰难。

世上还有好心人,让我遇到了,给我很多帮助,给我买吃的、用的,给我钱和衣服,他们是大法弟子。前几年,在老家时,也有大法弟子帮助我,他很信任我,把四箱大法资料放在我家保管。在这期间,我听过MP3里的《九评共产党》,当地恶警知道后,搜走了大法资料,还要我说共产党好,说给你低保,养活你,你应该举报法轮功。我说,党好在哪?给我低保费一年三千元钱,还不够你们一顿饭钱,年节你们吃大鱼大肉,我却没吃没喝,你们帮助过我吗?是大法弟子过年来看我,给我米、面、油,他们不是我的亲人,但却胜过亲人。

我听过《九评》接触到了大法弟子,知道大法弟子为讲真相救人,被恶警迫害,一去就没回来。我心里敬仰他们,我向这些大法精英三鞠躬。我也想为大法做点什么,我也讲真相,告诉人三退保平安,让明白真相的人,把名字写在钱上花出去,老天就会知道了,还有十五个人的三退名单,但是给弄丢了。我还想炼功,不知道能行吗?

我感激师尊让我有信念,让我接触到了大法弟子,他们对我的无私帮助,我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和同修的慈悲。

我今生几次大难不死,被汽车、火车撞过,想自杀吃过四十五片氯丙嗪,在娘胎里被扼杀过,被扔在沙漠里自生自灭过,今天我遇到了这部大法,让我结上了缘,听师父讲法,我五套功法炼的不好,但我可以告诉能接触到的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

我一定会等到迎接师尊回国的那一天,与大法弟子团聚,我等待着那一天的早日到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2/一位盲人遇到了法轮功-3356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