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电话讲真相中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我参与利用手机救人项目几年了。开始只是发短信和彩信讲真相,后来利用“自动语音”,让对方听录制好的真相语音,一般都是利用业余时间几个同修一起出去打,效果也不错。打一段时间后就很依赖手机讲真相,只是三退人数不多了,当然听完三分钟语音的众生不少,他们听完没表态,我感到很可惜。显然需要人与人之间直接沟通才能帮众生解开心结,真正明白真相才能得救。

法对我的要求提高了,我不想用录音讲真相了,而想干脆直接拨通电话给对方讲真相。但周围没有熟悉的同修做,心里没底。一年前一同修愿意和我配合打对讲电话,她发正念我讲。

开始不知怎么开头才好,电话一接通,我就心跳、紧张,没说几句对方就挂电话了,再打不接了。第一步很难突破。我俩多学法,多发正念,互相鼓励。同修整理出明慧刊登的面对面打真相电话的交流文章,我们将其做成小册子,特别注意开头一段如何讲,然后背熟真相稿,请师父加持,这样在反复拨打当中,积累经验,也就越来越会讲了。终于从每小时能劝退一人慢慢增加到两三人,再到六七人不等。我俩坚持对打, 2016新年那天居然劝退十四人。

对打过程中也暴露出很多执着:退的人多一些,就起欢喜心,退少就没信心。碰到骂人的、威胁的、赞扬的、感激的等,我的心也会随着被带动。开始怕心重,怕对方挂电话,怕电话不安全,怕讲不好而救不了人等等。

有一次打电话,对方套我的话,我听到他在录音的异常声音,我心里有点怕,但又想跟他讲真相,其实心态已不稳了,效果也不好。他一直在骂人,声称明天就有人来找我如何如何,就把电话挂了。我立刻坐下发正念,让他的录音作废, 不让他造业,但心还是不稳。晚上炼功时师父的法打入脑子:“别看它修了千儿八百年了,还不够一个小指头捻的。”[1]第二天我照样出去打,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这种干扰,但心还不坦然。

师父看我这样,梦中点化我:一只狗要来咬我,刚到跟前,我用手轻轻一扫,它的嘴就裂开了。醒来后我觉得自己悟性差,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通过学法明白:“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2]要突破这个怕。以后对打再碰到公检法的人,我也能坦然地劝退了。

公检法的人也是要被救度的生命。有个人接了电话说,他什么都没入过,又说你是要钱要什么尽管说,他以为我是来骗钱的。我就真诚的跟他说,现在骗人的很多,骗财骗色,但没人来骗你平安吧?佛度有缘人,人不能反神佛呀,神佛愿好人平平安安,这个电话是为你的平安而打的,灾难来时平安才是福呀!他明白的一面被唤醒,连声说:“哦,哦!”我说现在人们都知道“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我们的网络媒体被封锁了,共产党是西来幽灵,马克思、恩格斯都是西方人,讲无神论,战天斗地、破坏我们中华的神传文化,文化大革命是革文化的命,三尺头上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不知先生有没有入过队呢?他说,我当兵35年,党团队都入过,我是派出所的,别跟我讲这些了,别浪费你的时间和话费。我心里很坦然,一心想他明白真相,我说你在派出所也好,公安局也好,这是你的工作,但是命是你自己的。“天灭中共”是天意。我帮你起个化名,跟头顶的神佛退,你说好就可以了,神佛看人心,平平安安就是福,希望你平安。他说:“好,谢谢你”。

接着跟他讲真相,一提到法轮功他又不想听了,我心里发正念,让这个生命明白的一面起作用,要听,要明白!感觉自己的话一句句打入他脑中。我说法轮大法是佛法,从92年到99年就有上亿人在修。后来江泽民妒嫉,一意孤行镇压法轮功。他说他们警察也一直在探讨法轮功,法轮功还是好的,但好多假的。我告诉他:法轮大法在中国被迫害十七年,不但没被打倒,反而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因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佛法。人破坏不了佛法,但人会造业。相信你是个有思想的人,想想我为什么打这个电话?我冒着危险给你打这个电话,不求回报,只为你好。人不治天治,现在中国没有天理,但以后就不一样,以后法正人间的时候,你就会更明白。今天我送先生三个字:“真、善、忍”,做个说真话、善良、忍让的人,做好人一定有好报,同化法轮大法有福报!很开心跟你打这个电话,祝你平安,幸福!他真诚的说:“谢谢你送来平安!”

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有好的修炼状态和心态才能救得了人,真正救人是师父,是大法。相信法的力量,我就在学法上下功夫。开始对打电话后我开始背《转法轮》,越背越快,半年背完一遍了,现在背《洪吟四》,背完再接着背第二遍《转法轮》。我明显觉得,如果今天法学得好,修的好,听电话的人就特别多,退的也多;反之,如果今天不修口,听的人少,挂电话的就多,骂人的也多,真的是自己的修炼状态造成的,所以我们一定要先修好自己。

对打时语气和声音很重要,刚开始打时我绷着脸,语气很硬,不善,众生不爱听,退的少。我就找原因,注意修去生硬、强势、灌输(强迫人家接受)和语速快的党文化。学法时师父的法也在不断指导我做好。比如师父回答学员问题时说:“其实我跟好多地区电视台、电台我都讲过,我说洛杉矶学员广播时的语气很适度,不是太硬,也不是太软,很平和。当然不是表扬你,别骄傲啊。就是说,我们尽量的做的平和一点,比较好。常人说什么的都会有,很难做到五味俱全。有的人愿意吃辣的,有人愿意吃酸的,有人愿意吃甜的。我们就以这种平和的面貌示人,就这样。”[3]学了这段法,我就不断听自己的录音,不断改進。要求自己做到平和,语气不软不硬,语速稍慢,吐字清晰,柔和沉稳,而且一定要面带微笑,所以我一直都是微笑着打电话。同修听到我的录音说,感到我是笑着讲的,说听起来像是台湾人在讲话,很柔很亲切很慈悲。其实我平时讲话语速很快,也不是很柔,但一拿起对打电话,自然就進入状态,慈悲心就出来了。

我平时注意搜集明慧讲真相交流文章,有些稿子背下来,针对不同情况破众生的心结。打电话不知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心想不管你是谁,法度有缘人,不执着。有缘的人就能得救,效果就会好。

开始我用普通话对打,但广东有很多方言,方言地方的人一听到是外地人,不爱听,挂电话的也多,有时打一上午也没退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后来我就试着用广东话(俗称“白话”)来讲(我广东话讲得不好),开始不懂如何用广东白话说,就多听广东话自动语音,学着说,尽管讲得不太流利,但退的人多了,也就有信心了。有一次用广东话讲完真相,问对方听懂了没有?她说听明白了!你不是讲白话的也能讲成这样,不错的啦!我觉得是师父在借她的口鼓励我。现在我用广东话越讲越顺,还觉得比讲普通话更好讲了。

有意思的是,对打时经常碰到同修,有同修回答:我也是做这个项目的。有的掉队好久了,接到电话很激动,我悟到可能是师父通过这个形式来唤醒他。有个曾被非法判刑七年的同修接到电话后叮嘱我注意安全,他回来后没有走出来。我都与他们交流,鼓励他们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别错过万古机缘。

开始讲真相,有求数量和结果的心,真相也讲的肤浅。今年师父的新讲法出来后,我改变观念,不管对方是否邪党成员,都把基本真相讲给他们,以讲清真相为主,让众生听一个明白一个,不求数量。

在师父的看护下,我一步步走过来。我知道自己跟做得好的同修比差得好远。通过这次交流我找出不足再精進,做好三件事。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