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我的病可全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

法轮大法好”的威力

〖大陆东北来稿〗我叫唐洪久,家在中国大陆东北农村,今年四十八岁了。二零一三年末,我发现自己的上门牙牙床子发黑,上门牙床子腐烂。二零一四年正月十七那天,门牙掉了一颗。四月份左右,我去长春吉大一院诊断结果为:黑色素瘤(就是癌症)。后到吉大口腔医院诊断,也是这个结果。医院让我做手术,我没同意。我去北京北大口腔医院检查,后在这家医院做了两次手术,花了十多万元。又让我做放疗和化疗,我没同意,怕身体受不了,就回家了。

二零一五年春天,我上牙膛长了一个包,开始腐烂。后来淋巴结开始肿大和发炎,去吉大口腔医院检查,让我做放疗和化疗,我没做。又去北京,检查结果还是让我做放疗和化疗,我没同意,回家挺着。

我老叔和老婶是修炼法轮功的。他们听说后,来我家看我,让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不信,带念不念的。我媳妇却是真心地念,带动着我。

二零一六年八月份,我开始脑神经痛,脑瓜疼,在医院走廊里溜达时,疼的直冒汗,手摸头一次,出一头汗。有时疼的要跳楼了。又去吉大一院治疗,打针吃药。之后,大夫让我回家养着,告诉家人病很严重,要有思想准备。这时候,我老叔和老婶又来了,在我家住了两天,告诉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开始认真念,病开始缓解。现在也能干活了。

村民问我媳妇:你丈夫咋好的?我媳妇说:是我老叔和老婶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个字念好的。村民说:这是奇迹呀!

我现在真正相信了这九个字的力量。我老叔和老婶让我写出来证实法,问我用真名还是用化名写,我说:这事儿坐地属实是真事,为啥不敢用真名啊? 就用真名。父老乡亲们,也请你们试一试这九个字的力量吧。

师父救了弟子一命

〖天津来稿〗我叫玲儿,天津大法弟子。前几天在上班的路上,一阵大风把我的帽子刮掉了。我下车刚要去捡,一个声音在我耳边说:“不要去捡!”我本能的停下脚,朝帽子的方向望去,这时不知从哪突然钻出来一辆大车,开得非常快,直接从我的帽子上压过去了。我吓得一身冷汗,立刻明白了:是师父救了弟子一命。在此叩拜师恩!

“这下我的病可全好了”

〖大陆来稿〗去年夏天,我姐姐突然得病住进了县医院,病症表现为不能吃,不能喝。在县医院做了全面检查,没检查出有什么大毛病,说是肺有炎症,输液输蛋白折腾了好几天也没见好转,只好转到了市医院继续接受治疗。

到那后,姐姐被直接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插胃管,上呼吸机,症状一天不如一天,医院每天给家属下病危通知单,把外甥外甥女都吓坏了,每天哭哭啼啼的。眼看这个样子,没办法,又转回了县医院,送进了重症监护病房。

在这过程中,我一直叮嘱姐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虽然明白大法真相,也点头答应念,但我看她并未动真念,眼看二十多天过去了,病情没有好转的迹象,仍旧插着胃管和呼吸机,家里人也想尽了办法,万般无奈,也就抱着有啥算啥的想法了。

一天下午探视时间又到了,我走进病房,附在姐姐的身边问她:“姐姐,你想活吗?”姐姐点头。我又说:“那你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师父,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的命。”姐姐用力点了点头。过了两天,姐姐从重症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很快能吃能喝了,一家人再也不愁眉苦脸了,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几天后,姐姐出院回家了。

当我再次看望姐姐时,姐姐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那天晚上在重症监护室,姐姐发自内心的在心中呼喊:“大法师父救救我!我一定要活下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她看到一个金光闪闪的大佛,手里抱着一个金光闪闪的东西,照着姐姐的身体,呀,好亮好亮啊,是幻觉吗?不是!是真的看见了。当时姐姐心里想:“这下我的病可全好了,把我的身体全照透了。”

现在姐姐的身体比以前还要好,每天忙碌着家务,一有机会就告诉人们:大法师父救了我的命。法轮大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