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我七十九岁,一九九五年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我身患十一种疾病:心脏病、从小就有的胃病和气管炎、萎缩性鼻炎、椎间盘脱出、风湿、双膝骨质增生,常年感冒、五更泻,还有痔疮和荨麻疹。不到五十岁,就基本上丧失了劳动能力,上四层楼必须中间休息两次,一盆洗脸水都端不起来;治心脏病的药不敢离身,走到哪带到哪。自修炼大法后,不到三个月,十一种疾病不治而愈。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国保大队长王某某和十七名警察开着七辆警车来我家非法抄家,那一天被抢去现金两万两千元,一辆刚买了不到一年的汽车和电脑、电视全部抢去,他们把我和我的次子绑架到派出所。在上警车前,我在大街上高呼“法轮大法好”,十七个警察都被震慑的呆呆的站着不动,不知所措,约一分多钟。

到了派出所,我与我的次子面对面的给警察讲真相,希望他们能明白真相,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我非常严肃地告诉王某某,你要对你的土匪行为负责。当时王某某不敢正视我。有的警察说是领导叫我们干的,我们不能不干,我告诉他们不能领导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天理和宪法不让做的,谁违背了也不行。你们看看为什么那么多警察三、四十岁就死了。”我与次子的话以及表现深深地打动了他们,他们默不作声。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我被秘密的绑架到了山东省第二劳教所,当我见到我的次子那沧桑了很多的面容,百感交集,孩子在这一个月的狱中生活吃了多少苦,我无法得知,但是从他透着坚毅的面容上,我看到了他对大法的无比坚定,我心中又感到非常欣慰。次子告诉我:他在看守所里戴着手脚与脖子连在一起的大镣整整一个月。

酷刑演示:手脚连铐
酷刑演示:手脚连铐

一進劳教所,第一件事就是签名,我严词拒绝,第二件事就是在一周之内不许和任何人说话。我告诉组长,造物主给人一个嘴巴,其功能一是吃饭,二是说话,不让说话,我做不到这种违犯天理的事情,他被我噎的不说什么了。

当时我们二十几个人的小组非常压抑,我想从自己做起,改变这种氛围,于是开始系统的讲邪党的历史,讲邪党在各个历史阶段对全人类,特别是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我采取启发式和讨论式,很快就有人呼应,特别是当我知道门外有劳教所的队长偷听时,有意把嗓门抬高。那个戴着一副眼镜管思想政治的张队长据说是心理学专业毕业。在他与我谈话的过程中,我从他的语气和表情中看到了他人性善良的一面,和为了升迁而无奈的一面,以及被党文化扭曲的灵魂。在当时的环境下救度这样的人很难,我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引而不发的方案,具体问题具体对待。在这期间,因为我说话太多,大队长教导员前后三次与我谈话,我对他有礼貌的讲真相,他们无法抓到把柄,无法進一步迫害我。那个心理学专业的队长在研究我,企图转化我,因为我对待他们是慈悲的、理性的,我总是在用真相启迪他们的良知,并且指出其错误和告诉他后果,我不是在和他斗,而是在救他们。他们也看出了我的真实用意。

有一次那个《明慧周刊》多次曝光的郑某某大队长把我叫去,对我说:“你不要讲那些话。我们这里也有电脑,我们知道那些东西。”我没等他把话说完,就问了他一句:“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为江泽民这么卖力?”他说:“因为他是国家领导人。”我马上告诉他:“在我眼里他就是卖国贼,他就是六四屠杀学生的决策者之一,他就是十恶不赦的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当时他吓得脸色苍白,双手抖动,对我说:“你在这里说这样的话,叫我怎么受得了。”他吃力的做了个叫我赶快离开的手势。

十二月十日下午,那个大班长和我单独谈话。他当时三十五岁,一米八以上的个子,据传曾是省城一家小报的专栏作家,这一次是他第三次劳教,前两次都是两年劳教,这次是三年劳教。此人讲起话来一套又一套的。我耐着性子,听完了他的五十六分钟的长篇大论。然后经他同意,我也说了约半个小时的个人看法。我说:“此时,此地,此情,此景,如果我没听漏的话,你刚才这一通长篇大论,一共说了四个问题。第一,这一次你一進来对野蛮的警察讲法律,结果是你被他打的鼻口出血……你今天这将近一个小时的话语,说明了你彻底被他们转化了,你今天的精神状态还不如这里的某些公安警察。你夸夸其谈带领大家学佛经,其流毒可能会毒害一些人,首先伤害的是你自己,你在造很大的业,你在犯很大的罪。以你的智商和你的才华,如果在这个环境讲真相,救度这里劳教警察,将树立自己的威德,你这样助纣为虐,其后果不堪设想。本来吗,我们所遇的一切磨难都是考验。我送你十六个字和一副对联:东扯西拉,言之无物;装腔作势,卖弄风骚。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水上浮萍,身轻性滑无根基,横幅是:不是东西。我对你已经很客气了,很给你面子了。”

他被我说的脸红一阵,白一阵,可能听了我的话有所震动。我说:“请你把我的话告诉这里的劳教所干部,我愿和他们当面交谈。我说的话还不到二十分钟,就此结束。你有什么话,我愿洗耳恭听。”他没有回答我,我马上告辞。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管生活的王队长来了,见到我开门见山的说:“我们打算放你,你总要给我们个由头啊!”我说:“你们把我搞到这里是错误的,放了我就是改正错误,这就是由头。”王队长讨了个没趣,扭头就走了。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山东省第二劳教所以所谓“监外执行一年半劳教”的名义放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