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已到尽头 师尊又给了我重生的希望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四日】一九九四年前后,因为在家人修炼法轮大法的影响下,我也跟着学了。我们一家祖孙三代一起到公园参加集体炼功。

我没读多少书,识字不多,可是慈悲的师父对我确实是倍加的呵护和关爱,我第一次看《法轮功》,就能通读,我都不能相信,我能读整本书了,更让我惊喜的是摘掉了一直戴着的老花镜。我心里那个美呀!为了鼓励我,师父还给我开天目,让我看到另外空间的生命体。可是当时我学法不深,悟性没跟上,不真正懂得什么是修炼,所以懈怠不精進,也就成了炼也行,不炼也行的那一类了。

后来,邪党一打压,自己害怕了,也就不敢炼了,这一下就彻底落入世俗里了。繁华世间乱象,跳舞、打麻将、什么健康讲座等等就成了我的生活。自己认为过得不错,完全被迷在其中了。家人修炼也与我无关了,每次家人让我修炼,我都找理由避开,什么也听不進去了。

二零一五年十月,我感冒十多天也不见好,并突然左腿膝盖积液肿大,身体不能移动,坐不起来,更不能转身,大小便也要两人扶着架起才能坐便盆,不能進食任何东西,喝水也吐。两只手颤抖,拿不起东西,没办法家人只能打120救护车把我送進了医院急救室。此时的我已经是皮包骨、面色青黄,挂着输液瓶用着消炎、退烧药也无济于事。

入院后,医生就作全面检查、用药,可是效果都不见好。家人急啊,去找医生问,医生说:“病人年龄大了,器官功能衰减,又不能吃不能喝,自身没有抵抗力,这么弱的身体,我们也不敢加大药的剂量或是换其它强一点的药,怕她受不了,只能保守治疗。”入院当天傍晚左膝盖更是肿胀的厉害,痛得我直叫喊。医生过来看了说,只能用针管穿刺,结果抽出8针管多的积液。看着躺在病床上无助的我,再看看医生程序化完成后木然的离去。女儿在我耳边严肃的说:“妈,你是修过大法的人,并且师父对你倍加的关爱,给你那么多,现在能救你的只有慈悲的师父了。你离开这么长时间,只能从头再来了,诚心诚意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儿怕我记不住,就让我反复念几遍。很晚了,女儿回家了,我默念着,迷迷糊糊,记不全,断断续续的念着,到深夜12点,我突然呕吐起来,吐了一会儿,我便睡着了,(在家时已经十多天不能安稳的入睡了)。第二天,人感觉轻松了,下午女儿又陪我去作CT检查,问了我一下情况,我说我昨晚吐了,反而感觉舒服了,她说:“谢谢慈悲的师父!”让我继续念九字吉言,我说我记不全,女儿就一字一字的让我记,并且让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我记住了,随时念着。这天开始可以吃一点东西了。第三天,另外一只脚的膝盖也肿起来了,下午女儿来看了,说:不怕,这是假相,吓你的。可我自己还是怕,不一会儿又发烧了。这时医生也急了,三天了,一点症状没减轻,另一只脚又开始了。三天的入院检查,就是所有器官功能衰竭,极度贫血,达到要输血的边缘了,而这次病的病因还没能查出,积液的培养也没有结果。不能对症下药,他们也怕承担责任啊。主治医生能做的就是把家人叫去说了一大堆理由,目地是把病人转入另外的医院。老伴、儿子急得四处打电话托人转医院,可哪家医院都是听了病情就推说没床位,不要转了,没必要。无奈啊!老伴急得直说这不是要人命吗?医院不是能救人命的吗?怎么就不接收呢。医院让我们第二天就办出院手续,说留下也没用。我们只能做好回家的准备。

我万念俱灰,生死由天定,自己是做不了主的,时间到了谁也逃不了。当晚女儿对我说“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诚心念九字吉言,加强自己信念,一切师父说了算”。第四天一早,奇迹出现在我的身上,我能下地、能站立、也能走路了。急忙打电话告诉女儿,女儿好感激,双手合十,感谢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给了她妈妈生命。

办出院手续时,医生也觉的奇怪,还一再担心的说,一定要去省医院、结核病专科医院去检查,还要定期复查。同病房的病人更是不可理解。一个120急救车抬進来,几天的治疗表面一点症状不见好转的病人,(前一天下午医院才下必须转院的通知)第四天一早自己走路打出租车回家了。

出院后,还是扭不过儿子,去了省医院、结核病专科医院做了全面检查,女儿说你还要去检查什么,都好了,你要相信你已经没病了。我点头记住了。结果出来真是一切都正常。事实让我醒悟。信师信法,坚定信念。这次我主动的要学法炼功了,每天和老伴3:50开始与全球大法弟子一起晨炼。然后听师父讲法。听同修的交流文章,常常被同修精進、吃苦、坚强的修炼故事感动,想自己怎么能跟得上啊,我太差劲了。

虽然现在我仍然不能盘腿,第五套功法也只能坐30分钟,但每天我坚持早晚各炼一次,五套功法都炼完。慈悲的师父为鼓励我,又把我的天目打开,由开始只能看到颜色和含苞待放的花蕾,到五彩缤纷的花海,再到灿烂无比光芒四射的法轮和佛、道、神。师父都在我炼功的时候让我看到。我那个激动啊!那个美啊!那种殊胜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其中也有一些恐怖吓人的景象干扰。我不理睬,我不怕,有师父保护我。去年十一月我也起诉了江泽民,起诉他的滥用职权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侮辱诽谤罪,揭露他迫害法轮功,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罪恶。让更多的善良民众明真相,得救度。

从出院到现在五个月时间了,五个月前的我,脾气怪癖,遇到不合自己意的事就大骂,家里人都怕我。面黄肌瘦,皮包骨,双手颤抖(吃饭喝水都没法平稳的送到嘴里),脸上的皮肤对阳光过敏,毛细血管看得清清楚楚,奇痒无比,满脸时常都是这里红一块,那里红一片,什么能止痒就擦什么,全白了的头发还不停的掉。

五个月后现在的我,与人说话和气了,遇事能站在对方的位置去思考了。面色红润,皱纹明显减少,皮肤白嫩。过敏的脸部皮肤完全正常了。银白的头发也不那么掉了并且发根开始泛黑了。我颤抖的双手也能做事了,生活完全可以自己打理了,现在还把家里的家务也承担了不少。

对人来说,终生遗憾各人有各人的事因,我年轻时就有病,全国有名的大医院也看过好多家,都没能治好。因没有例假,就不能生育(现在的孩子是领养的),也就会有很多的病痛跟着。可是现在,七十七岁的我,因为修炼大法,有了经血之气,让我返老还童。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为我延续生命。师父给予的弟子生生世世都无法报答。我只有好好修炼,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真到生命的永远。

现在我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修正自己,改掉、消去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物质。我修炼的时间不长,更深的法理我还没能领悟,只想说大法是神圣的!珍惜吧,千万别象我错过二十二年,人生能有几个二十二年?今生有幸遇师尊亲传大法,对每一个生命来说都是新生,不要误了生命千万年的等待和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