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市设立“专案组” 母亲节绑架母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七台河市张兰君、于桂华、高运山等四位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四日,在七台河市茄子河区铁山乡讲真相时,被铁山派出所绑架、关押(一人因为年龄大被当晚放回)。七台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610)毕树庆为捞取政治资本将此事上报到黑龙江省,并设立所谓“专案组”搞迫害,成员有国保支队的毕树庆、林涛等。毕树庆等人动用了国家安全局的跟踪、盯梢、电话监听、定位等卑鄙手段,调动四个区及所辖各分局、派出所的警力,五月八日母亲节,又绑架了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其中大多数是手无寸铁的母亲。

目前仍有吴旭姝、王静、张兰君、张桂荣、谭凤云、王元菊、赵春阳等十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其中构陷李葆华、张贵荣、赵春阳的“案子”被以证据不足打回公安,另外七位都已经被起诉到法院了,于有、王新荣“取保”后被非法通缉(五月八日非法抓捕王新荣抄家时一万多元现金不翼而飞)。

目前已有十三位律师接受家属的委托,陆续来到七台河为这十位法轮功修炼者维权。请看详细报道:

一、七台河市公检法联手违法阻止律师阅卷,到底在掩盖什么?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吴旭姝的代理律师卢廷阁,王静的代理律师杨仲浩,张兰君的代理律师马连顺不约而同来到七台河市,依法为三位法轮功学员维权。

上午八点十分,卢廷阁律师来到七台河市桃山区检察院案管中心查询吴旭姝的案件,准备阅卷。工作人员查后告知:案件已于九月十四日提起公诉。可是,卢律师在九月六日给桃山区检察院办案人李大宇打电话询问时,他却告诉卢律十八日再联系他,他们准备在十八日研究是否提起公诉?并很“诚恳”的告诉律师最晚二十二至二十三日提起公诉,因为要到期了。

卢廷阁律师和王磊律师在八月二十二日来桃山区检察院要求阅卷时,他们说吴旭姝的案件退回公安了。可是,当吴旭姝的两位律师来到公安局时,被告知案卷不在公安,还在检察院,让找毕政委,二位律师又去找了市公安局毕树庆政委,说毕政委“出门了”,让找林涛,结果说林涛也“出门”了……

七台河市公检法联手,千方百计的阻止律师阅卷,到底在掩盖什么?至此卢律师知道吴旭姝的案子“不一般”,自己有可能被耍了。紧接着廷阁律师赶到桃山区法院,联系了刑庭庭长王国威,他派法官金星峰带着卷宗出来,把卢律师领到立案庭,要卢律师接受安检。卢律师因此举违法而拒不接受安检,金说:“不安检就无法阅卷,省法院规定只有开庭时才免检。”卢律师考虑到复制案卷需要时间,下午还要去会见吴旭姝,便作了让步,接受了这种侮辱式的安检。

但安检后,王国威却拒绝卢律师复印案卷,更是拒绝拍照,只许阅看、摘抄,并讥讽着说:“你阅看几天我就陪几天。”卢律师说:“这不是浪费你、我的时间,增加诉讼成本吗?”他说:“那没办法,这是我们的规定,不能违反,违反了我要受处分的。”而且金星峰还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一拍照,一转发,这材料不就完全公开了吗?可这案子还没开庭啊。”卢律师说:“你对我公开就行了,至于我是否公开那是我的事,是我的责任我承担,你不用管那么多吧?”但是,无论怎么交涉就是不行。后来王国威对律师说:“你可以到检察院再试试,找他们刻张光盘不就行了?我们法院没有电子卷宗。”

卢律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又来到桃山区检察院,检察院案管中心工作人员说:“只要案件一起诉,系统就会锁死,刻盘就不行了,况且案件进入法院阶段,我们也无法再接待你。”卢律师联系李大宇,无人接电话,联系公诉科长,他说自己忙,让律师找案管中心,他们就这样踢皮球式的推来推去。没办法,卢律师只好又回到法院找姓金的法官,同时打电话向王守彬院长反映了情况。王院长让律师联系主管副院长刘乃文,卢律师又向刘院长反映此事,刘说他要向刑庭核实下情况再说。于是卢律师一边看卷一边等待刘院长,期间卢律师两次打电话,刘院长就是不接电话了,他更没有主动回复卢律。直到上午十一点四十分法院下班,卢律师和金星峰约定下午再来。

十八日下午二点十五分,杨仲浩律师(王静辩护人)和卢廷阁律师又一起来到桃山区法院。这次庭长王国威带着金星峰法官拿着案卷一起下来,二位律师要求复印卷宗或拍照,他们还是无理拒绝,王国威转身离去,只留下金法官让二位律师继续阅看。二位律师坚决不同意,杨律师要阅看王静的案卷,金星峰又上楼取下王静的案卷,又要求二位律师安检。卢律说要复制卷宗,否则不阅卷,也不接受安检。金星峰又让杨律师跟他上楼去阅卷,试图分化二位律师。杨律师说:“我们是一起的,我也要复制卷宗。”金星峰看这招不灵,便一气之下拿着卷回去了,并且把杨律师已经递交的手续退回来。

之后,卢律师便给各院长打电话(桌上有花名册)反映情况,只有一个标着“政工”字样的电话打通了。律师向她反映了一遍事情经过,她说她们不管,但可帮助转达一下。她向刘乃文说明了此事,刘院长说让他们找办案人去解决,自己屋里还有人说事呢。直到下午三点四十五分,在桃山区法院解决无望的情况下,二位律师一起来到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找纪检,门卫传达后说:“王书记让明天上午九点带上材料来找他。”四点左右,区法院、市中院已经空空如也,纷纷下班了。可怜的纳税人竟养活着这样一群混日子、不干活儿、还刁难人的蛀虫,这是国人的悲哀!晚上五点,二位律师回到宾馆准备第二天去见中院王书记的材料。

九月十九日上午九点十五分,因为杨仲浩律师去看守所会见王静了,卢廷阁律师如约来到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找纪检王书记,打听门卫得知王书记根本没来。等到九点半,问门卫得知可能下去检查,不来了,让明天再来。卢律师又去找到刑庭张庭长,张庭长说自己是业务指导,法官违纪违法,还可以找监察室马主任。卢律师又去找马主任,得知马主任已调岗到其它部门了,门卫找监察室,监察室没人。

卢律师看等纪检、监察无望,就去了七台河市检察院控告。接待卢律师的是一位五十岁左右、个子不高、较胖的控申处检察官(拒说姓名),听了卢律介绍的情况后,开始推诿让找区检察院。卢律说各级我都可以控告,之后他给刘乃文院长打了电话,打完电话说:“法轮功案件是特殊案件,特别对待。”卢律师说:“有特别的法律规定吗?”他说:“你是律师,你不懂中国吗?”卢律说:“我是律师才只认法律规定,其它的我不管。”为此他还和律师辩论了一番,最后给他控告信,他不接,问姓名,也不说。卢律告诉他说:“我会邮寄给你们的。”接着卢律又去了桃山区检察院,控申处的金鑫登记接待,并收下了投诉书,说让律师等回复。

中午十一点十分,卢律师回到宾馆,遭受这两天的刁难已无心情吃饭。又接到桃山区检察院电话,让卢律师找公诉科,卢律不同意,让他们自己转交,等回复。十一点五十分,金检察官来电说已转到公诉科,但公诉科说市检察院已受理,他们就不再受理了,让卢律再找市检察院。卢律师说:“正是市检察院不受理、不管,我才找的你们区检察院,你们这不是相互推诿吗?”金直接挂断了电话。

事情到此,就一个正常依法阅卷的事,卢廷阁律师已经在这里交涉、控告了三十六小时无果。可见,他们是怎样串通成一体的!什么司法监督?司法公正?不都是欺骗吗?

下午两点,卢律来到七台河市看守所,准备会见吴旭姝,结果又受到刁难,看守所的郇晶磊要请示上级领导,结果请示到四点多卢律才被允许会见。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九晚上四点多钟,卢庭阁律师终于见到了在这里非法关押了一百三十二天的吴旭姝女士。吴女士身体非常虚弱,由于看守所条件不好,她原本因修炼法轮大法而痊愈的心脏病现在又复发了。她非常惦记家里八十多岁年迈的双亲和身患糖尿病的丈夫,由于心脏病严重使得她非常痛苦。看守所曾在六月五号带她去七台河市公安医院抢救,并做了两次心电图。她不知自己还能否活着见到家人,她传话给丈夫若她死了不要感到意外,因为她现在心脏经常偷停……五点多看守所早已下班,卢律匆匆结束了对吴旭姝女士的会见。由于其它案件的原因,卢律不得不离开七台河。

九月十九日上午,杨仲浩律师顺利的会见了她的当事人王静,王静表示看守所条件非常艰苦,但是她坚信大法的信念却不会有一丝动摇。下午两点,杨仲浩这位年轻有为的八十后律师针对桃山区法院王国威等人违法阻止律师阅卷一事,分别去了七台河市中级法院、七台河市桃山区检察院、七台河市检察院找纪委书记投诉、控告。奔波了两天的杨仲浩律师于十九日晚坐车离开七台河。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卢廷阁律师就桃山区法院违法阻止律师阅卷一事,向七台河市检察院、桃山区检察院控审、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室等部门分别邮寄了投诉控告信,但是截止到目前发稿为止,这些投诉、控告信如泥牛入海、音讯皆无。

由于吴旭姝身体状况堪忧,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卢廷阁律师在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启动第二轮投诉、控告:鉴于向桃山区检察院、七台河市检察院,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纪检、监察四机关控告、投诉,没在律师要求的一周内给予查处、纠正,更无书面回复,电话询问,仍然推脱。遂向黑龙江省检察院、省高级法院纪检控告、投诉,直至查处、纠正。鉴于目前吴旭姝女士身体状况堪忧,遂同时向桃山区法院、七台河市看守所邮寄变更强制措施申请书,要求取保。同时要求桃山区法院中止审理,待控告、投诉有结果后,再恢复审理,否则承担一切不利后果。

二、多位律师不畏强权来七台河为法轮功学员维权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八日,马连顺律师来到七台河市看守所,会见了法轮功学员张兰君。张兰君告诉马律,她经过五个月的反思,才明白很多事情都不是她做的,有很多时候是他们(办案人)威逼利诱她所谓“承认”的,还有的是拿她的女儿和弟弟的工作威胁,她才违心“承认”的,现在她才明白……

马连顺律师会见完张兰君后,下午就去了七台河市新兴区法院递交手续并就张兰君提出的诱供一事和法院协商。法院的工作人员接了马律师的辩护手续,但对马律师提出的其它问题他们解决不了。十九号早上八点多,马律再次来到新兴区法院,找到刑庭庭长黄跃海,结合张兰君本人的述说,要求调取审讯张兰君时的同步录像视频。本来早上他们都答应给拷贝一份让马律拿走,可到中午时,他们又不同意了,说是“上面”不让,说马律可以在这里看,拿走不行。马律告诉他们:“拿回去我一个人慢慢看,你不让我拿走看,到开庭时大家一起看,那开庭得开几天哪?”他们说:“没办法,你是老警察,又是律师,你还不懂吗?我们做不了主……”

下午,马律回到宾馆,起草了一份争取公开一起庭审、索要张兰君被审讯时的同步录像视频、要求警察出庭作证、证人出庭作证的法律意见书。十九日晚,马连顺律师坐车离开七台河。九月二十六日,马律师将上述法律意见书一并邮寄给了七台河市新兴区法院刑庭庭长黄跃海。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中午,谭凤云的辩护人石伏龙律师风尘仆仆赶来七台河,没顾得上休息,下午一点三十分直接去七台河市茄子河区法院找办案人要求阅卷。可是茄子河区法院正在装修房子,工作人员都没有上班,石律就赶去看守所会见了谭凤云,谭凤云的状态很好,对于石律的到来非常感谢!石律晚上回到住处,拨通了茄子河区法院刑庭庭长王庆林的电话,他告诉石律明天(二十二号)早上,他会安排一个叫于洁(音)的人接律师的辩护手续,但是阅不了卷,因为他出门了,得七、八天才能回来,谭凤云的卷宗在他的卷柜里锁着。第二天(二十二号)早上,石伏龙律师早早来到茄子河区法院,等到九点多,果然有个叫于洁的人接了石律的辩护手续。

二十二日上午十点五十分,于桂华的辩护人陈建刚律师赶到茄子河区法院向于洁递交了辩护手续,并且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顺利阅卷(拍照)。下午两点陈建刚律师和石伏龙律师一同去看守所会见,于桂华和谭凤云的状态都很好。于桂华表示非常感谢家人为他聘请了律师,并且转告亲友们她坚定修炼到底,不会连累家属的……晚上陈建刚律师和石伏龙律师坐车连夜离开本地。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多,胡林政律师赶到七台河市看守所会见了王元菊,王元菊看到胡律很高兴,但是会见还没结束,就被看守所的工作人员被迫终止了。理由是他们中午吃饭了,胡律被他们“请”了出来。下午一点三十分,胡林政律师必须得把辩护手续递交到七台河市新兴区法院,本来打算交完手续再去看守所会见一次王元菊的,可是新兴区法院刑庭庭长黄跃海的办公室有人找他吵架,他没时间接待胡律师。等到下午三、四点钟,他才接待了胡律。胡律和他沟通了一下有关王元菊案的违法处,还有他申请要一份审讯王元菊时的同步视频录像,并启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很是遗憾,胡律师交完手续后已经没有时间会见王元菊了。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周一),赵春阳的辩护人文东海律师来到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准备向桃山区法院递交手续。法院的工作人员告知,赵春阳案件还在检察院,文律又来到桃山区检察院,得知赵春阳案由于证据不足已经退回公安局了。文律又马不停蹄赶到看守所会见了赵春阳,发现赵春阳身体状况不佳,胸痛、腹痛、吃不下饭,还很担心家里孙子没人照顾……由于文律上次会见赵春阳后已经给办案单位递交了取保申请书,所以这次会见赵春阳后直接赶去佳木斯会见他的另一位当事人(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早上八点,吴旭姝的又一位代理律师王磊来到七台河市桃山区法院,准备递交辩护手续并阅卷。刑庭庭长王国威接了王律的手续,但他说:“吴旭姝案卷在金星峰手里,金法官出差了,你可以在十一后来阅卷包括复印卷宗。”王国威看王律疑惑,还把他带到金星峰的办公室说:“你看看金法官确实出差了,你十一后再来吧。”王磊律师从法院出来便打车去看守所会见了吴旭姝,发现吴旭姝的身体状况堪忧,她非常虚弱,她告诉律师最近心脏病复发,心脏总偷停,犯病时心里非常难受……王律师会见吴旭姝女士后,由于家里有案件急着走,便于二十九日赶到哈尔滨太平机场。在机场王律师受到工作人员“安检”,王律师告诉安检的姑娘:警察滥用职权。后来安检人员放行。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中午,张桂荣的代理律师李明赶到七台河市,简单的吃过午饭后就直奔七台河市看守所会见法轮功学员张桂荣。张桂荣对于李律的到来非常感谢,并托李律转告她对亲友们的感激,她的身体状况非常好,心理素质极佳,对大法坚定不移,请大家放心……并且李律还了解到,张桂荣的案子由于证据不足已经退回公安了。李律准备给桃南派出所的曲龙递交一份变更强制措施的书面材料,然后再去桃山区检察院找公诉人高馨艳,递交一份建议不起诉的法律意见书。二十九日下午,李律再次会见了张桂荣。三十号一早,李律去桃南派出所和桃山区检察院,都没有人,给曲龙打电话也没人接听,高馨艳的电话从早上到中午都是占线状态。李律本打算把两份意见书当面交给办案人曲龙和高馨艳,李律用了一上午的时间也没找到他们二人。李律已经来三天了,明天就是十一长假了,再多等无益,最后李律把上述材料一式两份,用快递的方式分别邮寄给曲龙和高馨艳。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早上八点三十分,谭凤云的辩护人石伏龙律师,来到茄子河区法院,找到办案人刑庭庭长王庆林要求阅卷。王庆林正在开庭,石律就去看守所会见谭凤云,中午时分,石律会见谭凤云完毕,谭凤云状态非常好,并请石律转告对亲友们的感谢!下午一点三十分,石律再次来到茄子河区法院要求阅卷,但是庭长王庆林还在开庭,石律索性就参加旁听,提前了解一下茄子河区法院的“司法公正”。茄子河区法院庭审一直进行到晚上五点三十分,期间庭长王庆林找人和石伏龙律师协商,让石律先走,石律坚持不走(因为来了两次都没阅上卷),等待阅卷。刑庭庭长王庆林看到石律这样锲而不舍,所以答应石律,他会尽快把谭凤云的卷宗复印好邮寄给石律,让石律把地址留下。晚上六点石伏龙律师走出茄子河区法院,由于石律双鸭山代理的案子急着开庭,所以石律连夜离开本地。这几天东北气温骤降,石伏龙律师是湖南人,穿着单薄。

因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到乡下讲真相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高运山的代理人王光琦律师,于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深夜赶到七台河市,十四日一早就去桃山区法院递交辩护手续,由于办案人金星峰外出,找不到人接待,所以王律师和家属一起来到看守所会见高运山。高运山状态很好,对王律师很感激。中午时分会见完毕,王律和家属再一次来到桃山区法院,金星峰仍然不在,王律给刑庭庭长王国威打了两次电话,最后王国威找人出面接收了王律的辩护手续。王光琦律师和家属一起吃过午饭后离开当地。

有消息说,七台河市想要在十月末或者十一月初对绑架的这些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开庭,并且有七台河市中级法院的人直接参与,届时黑龙江省也会来人参加此次的庭审……黑龙江省为何在母亲节这天绑架这些手无寸铁的母亲们?又为何对吴旭姝案件极力掩盖,至今仍千方百计阻止辩护律师阅卷?对吴旭姝的病情不敢公开?六月十五日在七台河市公安医院抢救吴旭姝时,一天做了两次心电图为何不敢对家属说明?现在吴旭姝被迫害的心脏病复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请正义善良人士伸出援手,关注七台河市母亲节被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至今还有十位被关押在七台河市看守所遭受迫害!并且面临被非法庭审。

参与迫害人员电话号码:
迫害主要指挥者610主任毕树庆:13946550880 15704647601
办公室电话:046-8297021 住宅电话:0464-8284932
国保支队队长权威:13946536666
谭凤云的办案人茄子河法院刑庭庭长王庆林:13846465757
谭凤云的办案人茄子河公安局:
孟广辉:13351267999 李建国:15046409992
茄子河国保队长张志彬:13945578777 15714648741
被非法通缉的于有的办案人刘万军:13946555617
张桂荣的办案人桃南派出所所长王岩峰:13903671653(此人非常邪恶,经常拿师父的法像用剪刀扎、用打火机烧等方式威逼法轮功学员妥协) 曲龙:15046857566
桃山区检察院张桂荣、赵春阳的办案人:
高馨艳:13019191970 高晓艳:0464-8292976
李葆华的办案人桃山区检察院姜林:13945595444
李葆华的办案人桃山派出所所长王杨:13384644000
抓捕王静的主要责任人桃东派出所所长孙堂斌:15145640009
吴旭姝、高运山、王静的办案人李大宇:13029792299
吴旭姝案件主要负责人桃山区检察院公诉科长常颖:13846441688
抓捕吴旭姝并连续审讯50个小时不允许睡觉的办案人桃山区刑警二中队的车承彬:13904670880 18945050530
李建军:13946560678 范大龙:15146499500

最初绑架下乡村讲真相的张兰君等四人的铁山乡派出所所长:
曹铁军:13945570300 15714648773
具体办案人副所长刘学军:15846413733 15714648791
李学卿:15145649606
绑架新兴区两位同修王元菊和张兰君的指挥者、参与人新兴分局副局长蔡兴贵:13304672333
王元菊和张兰君的办案人刑庭庭长黄跃海:13946568087
桃山分局国保邴文来:13946544881 隋国波:13846444411
桃山分局孙雪冬:13846478555
新兴分局国保大队长丁义会:13846477111
茄子河区法院院长刘梁:13846546007
茄子河区法院副院长夏俊忱:15204643636
七台河市戍企分局国保大队张国庆:13945570646
刘宇:13804870006 杨琳琳:13199235555 刘秋冬:13945580733
七台河市看守所所长张东来:13946530095
七台河市看守所副所长张剑峰:13945597891
七台河市看守所徐军:13946500979
七台河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副队长郇晶磊:13946583198
七台河市公安局监所管理支队王敏:13339327067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