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市李桂霞与谢宝凤被劫持一个半月 音信全无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朝阳市八里堡村法轮功学员李桂霞、谢宝凤,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在朝阳县二十家子集上被二十家子派出所人员绑架,后送到朝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其中李桂霞在中医院检查身体时,高血压二百多,却仍被朝阳县国保大队大队长梁士武强行送去看守所,遭到看守所拒收的情况下,梁士武不甘心,后想了各种方式又把虚弱的李桂霞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

血压处于这样高的人,如果再被关押到看守所这样的环境中,高度精神紧张使人时刻都有生命危险。李桂霞家人知道后情况焦急万分,找到梁士武要求放人,梁士武却视人命为儿戏,不放人,不许家人探视,不给任何手续,又不给及时治疗。并下令朝阳县公安局门卫的人,不许家人进去公安局找寻问情况。

现李桂霞与谢宝凤两人近况音信全无。以下是李桂霞的儿子高伟呼救母亲的求助信:

妈妈儿子盼你回家

昨夜梦见母亲,问母亲,可安好,儿牵挂,彻夜难眠,辗转反侧;入睡中,母亲来到儿身边,儿问母,可安好,母不语,看母气色不好;儿问母,寒冷否,母不语,身穿单薄衣;儿问母可睡好,母不语,再看冰寒床;清晨醒,泪两行,愿母站床旁;盼母亲早日回家,盼母亲平安无恙,读我孝子心。

妈妈被抓迄今为止,我几乎每晚都是这样泪流满面的从睡梦中惊醒,长达十年的母子分离,我早已成了惊弓之鸟,少年时期没有母亲陪伴的那段日子成了我今生永远不愿触碰的一道疤。虽然我已有了自己的小家,可人多大都得有个妈呀。妈妈,儿子怎样做,您才能回家?谁能来帮帮我,帮帮我们这个曾经支离破碎的家。

妈妈是学校的老师,我的童年是美好的,少年却是苦楚的。回忆那段五味俱全的生活,有过快乐,有过伤心,有过幸福,有过恐惧,有过许多许多……那段日子里我所有的美好与幸福源于我有一个幸福的家;我所有的悲伤,都源于妈妈的被抓。

记忆中的儿时是快乐的,我就象是天空中的鸟儿可以自由的飞,可以自在的唱。虽然家里的日子更象是一场宫斗戏,妈妈、爸爸、爷爷、奶奶这四个家里的主角的战争好象时不时的都会发生,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都爱我疼我,我就象是一个小皇帝一样无忧无虑的天真快乐的生活着。

妈妈的转变震惊村人

那时的妈妈是个脾气暴躁,争强好胜,说话刻薄的人,经常与人发生矛盾,打架骂人更是常事,在利益上更是分毫不让,感觉争到手就是本事,不符合她的观念就气得不行,和父亲吵架更是常事,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次,妈妈和爸爸吵架气得跳了井。还有一次秋天收黍子,爸爸偷偷给爷爷扛去一袋,被妈妈发现了,气的和爸爸大打出手,最终把黍子要了回来。

可是妈妈争来争去争到的不是幸福,是满身的疾病,头痛,咽喉炎,胃病,妇科病,最后又得了乳腺癌,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要强的妈妈怕被别人笑话,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病,强挺着上班,不敢呆在办公室里,怕别人察觉出什么,可是妈妈的身体一天天消瘦下去,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每天都疼得死去活来,让六岁的我在她的身上来回踩。妈妈跑遍了各大医院无能为力,我依然记得家里各种的药瓶,各种各样的偏方,最让我感到毛骨悚然的是妈妈为了治好病,吃的偏方竟然是蛇皮冲鸡蛋水,结果还是无济于事,妈妈的精神几近崩溃,脾气更是越来越大,全家都陷入绝望之中。

一九九六年等死的妈妈偶然的机会幸遇大法,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妈妈开始习炼法轮功,学法炼功三天,乳房肿瘤消失,七天就能下地干一些轻活,给地瓜地浇水,村里的人看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全村的人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让村里人感到震惊的是妈妈不但疾病全无,性格也变了,从自私自利到无私无我,从刁钻泼辣到善良孝顺。

妈妈的转变震惊了村里的每一个人,每一位亲属,每一位知道妈妈病情的朋友。妈妈的事让所有的知情的人都发出了由衷的赞美,就连最讨厌妈妈的爷爷都夸赞妈妈是全村子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儿媳妇,爸爸由于妈妈的改变,也变得越来越好,全家人和睦相处其乐融融。

美好的生活被打破

无忧无虑的生活到我十岁那年嘎然而止,清晰记得警察经常闯入家中找妈妈,妈妈因为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迫离开自己心爱的工作岗位,离开了家,离开了心爱的儿子,在外面流离失所。在没有妈妈的日子里仿佛世界是黑暗的,我快乐美好的生活因为妈妈的离开变得越来越糟。

由于妈妈是学校的老师,学校的学生们,明里暗里的窃窃私语,议论纷纷总会听到说我如何如何了,说我的妈妈如何如何了,好象一瞬间妈妈这位学校的好老师形象,我的乖学生形象瞬间崩塌。老师们用同情怜悯的目光关注着我,更是叫我无法遁形,让我幼小的心灵变得自卑起来。

晚上别人家的孩子生活在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中,我的世界里依然是寂静的,窒息的空气、冷漠的月光,遥远的星星,只剩下奶奶是我唯一的依靠。我想爸爸想妈妈,和奶奶一起想那个温暖的家,我经常哭着哭着就睡着了,奶奶也是泪流满面。那时的我经常幻想妈妈回到我身边,给我买好吃的好喝的,给我买衣服,让别的孩子都羡慕我,不要让自己有孤寂的感觉,然后我们一家人快乐的永不分离,而这些曾经的画面如今成了我一个遥远的梦。

夜晚的乡村那么的安静,正在睡梦中的我忽然被剧烈的砸门声惊醒,随即家里闯进一群人,奶奶搂着幼小的我缩在墙角抖成一团,眼睁睁地看着这群人把家里翻得底朝天,嘴里说着各种语言恐吓爸爸,恐吓奶奶和我,每次都是各种各样的威胁,每次我们都被吓得战战兢兢。

那时全家人几乎每天都生活在这种充满恐惧的提心吊胆的日子里,幼小的我真的不明白,警察叔叔是抓坏人的,可妈妈是家里公认的好媳妇,学校公认的好老师,村里公认的好人,他们为什么要抓妈妈呢?这段日子成了我永远的噩梦。

一个人的家

更让我雪上加霜的是奶奶在长期的惊吓中病倒了,最后带着对儿子儿媳无限的担忧和对孙子无限的牵挂离开了人世。我悲痛欲绝,眼泪都哭干了,整个世界充满了绝望。我的奶奶,我亲爱的奶奶,那个一直疼爱我,无论妈妈在不在我身边,当我孤独的时候陪伴着我,难过的时候哄我开心的那位慈祥的奶奶再也回不来了,那个在我哭泣的时候告诉我坚强,在我生命中永远可以为我付出一切保护我的堡垒再也没有了,与我此生永别。那段日子我哭的天昏地暗,可我的苦难还远远没有结束。

二零零二年二月七(腊月二十六)日,快过年了,突然有一天四十多个人围住我家,手端着枪出现我家的院墙上,屋顶上,他们一个个面无表情,冰冷的眼神仿佛要吃了我们父子一样。我从没看过这样的阵势,我被吓得全身冰冷,心跳加速,不知所措,全身抖成一团。没想到由于没找到妈妈,警察们却把唯一照顾我的爸爸抓走了。

那年我只有十二岁。当警察们走后家里的一片狼藉,看着家里的牲畜,还有那许多地里的农活,看着眼前这空荡荡支离破碎的家我嚎啕大哭。不知哭了多久,孤独寂寞与恐惧笼罩着我,我一个人害怕极了,那天我没有吃饭,晚上饿着肚子一个人呆在静得吓人的家里,感受着可怕的孤独,我成为了世界上最可怜的孩子,我时而嚎啕大哭,时而默默的淌眼泪,哭着哭着就满脸是泪的睡着了,半夜我听到外面有一点响动,吓得我头发根都竖起来了,缩在被窝里一动也不敢动,浑身是汗久久不能入眠。

那些天我经常会被噩梦惊醒,吓的满屋子乱跑乱叫哇哇大哭。由于没有找到妈妈,当地派出所警察来我家更频繁了,有时一天一趟,有时一天两趟,有时一天三趟,时多时少的每次都把家翻个底朝天,每次都恐吓我。而我只是两眼空洞的木然的看着他们,像一个没有灵魂的稻草人一样呆呆地注视着这一切。我饥一顿饱一顿,整天蓬头垢面的,身上的裤子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爸爸被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花了很多的钱出来了,可是爸爸性情大变,变得颓废,和我一样整天木木的,好像连心爱的儿子也不认识了,后来我才知道,警察为了知道妈妈的下落,把爸爸的两手背铐,用电棍电了长达一个多小时。而且爸爸的屁股被人用橡胶棒打了一百多下,屁股都被打紫了。

只有一天的温暖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妈妈被爸爸找回来了,妈妈屋里屋外的收拾,忙着给我洗衣服,做好吃的。我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心里暖暖的,我又有家了,妈妈回来了,在这段灰暗的日子妈妈的回归让我和爸爸的脸上都有了笑容,因为妈妈在身边的时候能给我温暖,能让我睡得踏实,能让我不怕嘲笑,不怕冷眼,能让我感觉到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雀跃的跑到小伙伴家去炫耀。

可是就在妈妈回来的第二天妈妈就被抓走了。当时还在小伙伴家玩耍的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惊恐万分不知所措,眼泪如泉水奔出,飞一样的去寻找帮别人家干活的爸爸,我以我孩子般天真的想法,用尽所有的力气顾不得思考,顾不得哭泣,顾不得脚下跑丢的鞋,以为找到爸爸就可以解救我最爱的妈妈,但我错了,我朴实的爸爸并不是动画片中的超人,我的世界的除了泪水就剩下心碎和无助。我的天空再一次塌陷了。

一篇作文

妈妈被抓的消息被传的几乎人人皆知,我所有的生活都变得不可想象,无论我走在哪里只要人们说我是谁谁家的孩子好象都会飞来各种各样的评论。村子里那些不明真相的人都认为妈妈抛家弃子议论纷纷,好象我们会带给他们不幸一样。由于环境的原因,我总不能完成学校里的作业,时常被罚站。由于没有人管我,我总是穿一条已经变成黑色的白裤子,以前的小白脸彻底的变成了丑小鸭,有时看着脏兮兮的自己,自己都觉得厌烦。

同学们欺负我,孤立我,疏远我,使得我不得不写一篇作文发泄心中的不满。作文的题目《一封给江泽民的信》。在信中我这样写道:“江泽民,领导人我不知道您是怎么当的,炼法轮功的每一个人都是好人,炼法轮功有什么错?他们一没偷,二没抢,没有杀人没有放火,到底犯了什么罪呢?……”

这封信表达我们全家遭遇的所有的不公和全部的辛酸,我从来没写过这么流畅的一气呵成的作文,读的全班鸦雀无声,全班每一位同学与老师都震惊的睁大眼睛,仿佛他们内心深处真实的灵魂都被震撼了一样。

遭受过酷刑的爸爸,在妈妈被抓后,再也承受不住精神上的重压,变得不再让我熟悉,我在被剥夺母爱的同时也失去了父爱。爸爸外出打工去了,我的生活又发生了质的变化,我变成了一个漂流儿。

我开始辗转生活在各个亲属家,虽然他们很照顾我,可是我非常自卑,因为那里不是我的家,我不能肆意的欢笑,不能肆意的玩耍,我小心翼翼,察言观色,每当看到别人家的孩子和妈妈撒娇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谁狠狠的抓了一下,揪心的疼,眼泪就像决堤的水汹涌而出。

走出阴霾

那时我时常在想: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好想回到自己的家,哪里也不要去。我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想回到自己的家。我就象用一个框框把自己的心灵与外面的世界隔离一样,捆住了自己的快乐,也困住悲伤。

这样的日子在我的期盼中一天天的过去了,在无望中我开始变得麻木。直到高一下半年,妈妈终于回来了,可近十年的母子分离,妈妈几乎不认识我了,因为这时的我满脸的桀骜不驯,染上了很多坏毛病,打群架,打老师,喝酒抽烟,与社会上的人厮混在一起,俨然成了一个小混混,老师和同学都因怕我而躲开我,生活混混沌沌没有方向,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

妈妈看到我伤心不已,妈妈鼓励我,安慰我,用自身的例子讲述大法的美好,告诫我走正确的人生路,做善良正直的人。慢慢的我走出了痛苦的阴霾,知道了生命的意义,痛下决心改掉了所有的恶习。我深深的知道如果没有妈妈,我不会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没有妈妈,我不会本本份份做人;没有妈妈,我不会分辨出什么是对与错;也许会由一个小混混变成一个亡命徒。

致善良人

我妈妈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人,她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也不会对国家造成损害,可怜天下父母之大恩,我谨以一个儿子的身份讲述我家的点点滴滴,我不能看着我的母亲为我辛勤付出而无以回报,不想看到温暖的家再一次被拆散,更不愿看到血压两百多,身体出现严重不适的母亲出现任何危险,您的一个善念就会还我一个完整的家,同时也会为您积下莫大的福分。现在我无限担忧我的母亲,希望您能伸出援助之手,帮帮我,帮帮这个曾经饱经风霜的家。

主管国保大队大队长梁士武13704912992(不明真相)。梁士武开的车:吉J96A52。妻子于淑齐:13188178679,13842180368;家住:"珠江花园",30-2楼,2单元1楼102;楼后的育星幼儿园是梁士武妻子办的。

梁士武的姐梁士霞(60多岁),姐夫李景堂,住在柳城镇小木头沟村。
梁士武的弟弟,朝阳县根德营子乡书记梁士伟:办0421-8601098 宅7298115;15142151919

朝阳县公安局:
电话0421-2915962
石晓光 局长0421-2913326
李长军 副局长 办0421-2921736宅0421-2651111、15804961111(参与迫害法轮功)
刘海仁 副局长 办0421-2929455、15842146111
韩毅然 副局长 办0421-2921735宅0421-2626633、13942148989
孙殿波 副局长 办0421-2736996、13898081988
包万刚 局长助理 办0421-2913638宅0421-2809002、13516068502
王贵山 局长助理 办0421-2912234宅0421-2919001、13591852882
王亚利 纪委书记 办0421-2910338宅0421-2923489、13516018699
王文科 政治处主任 办0421-2929308宅0421-2915503、13540211656
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梁士武13704912992
副队长刘志英13842187788
教导员王逸元13904919918
警察李丙臣:13942187788
朝阳县政法委:
电话2814347
姜 涛 书记 0421-2828016、13942179888
吴凯戎 副书记 0421-2800955、0421-7212007、15104211891
修树义 副书记、综治 办主任0421-2819786、0421-2961328、15754261888
马骁 副书记、维稳 办主任0421-2812518、15042116667
王雪松 综治 办副主任0421-2834558、15104211827
包良慧 综治 办副主任0421-2834558、2929800、13634908338
杨颖 维稳 办副主任0421-2835610、15824141158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