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去情 在法中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近一年多来,我修炼中的大关小关都表现在一个“情”字,而由这个“情”派生出的各种执着心更是搅扰着我,羁绊着我,以致我有一段时间比较消沉,影响了修炼的提高。

先生大学同学有个聚会,他与同学们去了附近的几个城市看望同学和老师,这样先生与一位在大学时就喜欢他的女同学又有了联系,虽然各自都有了家庭,但三十多年没见让他们感觉很兴奋,留下了不少合影,之后更是在微信上互动了起来,但他们之间的那种关心关爱,我认为已经超出了一般的同学关系。在平常人的眼中我们是一对相爱的夫妻,互相理解互相信任,所以我接受不了先生的所为,指责他背叛婚姻、背叛了我。他不接受,说:我什么都没做,就说了几句可能有点过头的话,而且也没瞒你,我不再联系她就是了。

我为情所控,不依不饶,感觉委屈得不行,甚至还说要离婚。先生说我是更年期不可理喻。那段时间我们常常争吵,有几次我那十几岁的儿子在一旁提醒我说:“妈妈‘真、善、忍’”,可我根本听不進去,甚至把先生的电话也摔烂了,搞得家里不得安宁,完全忘了这是让我去掉“情”这个执着的。师父讲:“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着心怎么去呢?”[1]师父还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魔炼人心、去各种执着心的魔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的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1]

我生长在一个条件相对不错而且有爱心的家庭,从小到大没吃过苦,来到国外二十多年生活也算平顺,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觉得整个生活中的每个链接都乱了套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彷徨与无助。我的大脑被人念占据,强烈的向外看,把夫妻的感情看得太重,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开始消沉,也没有心思做三件事了。师父说:“其实人类社会的理在宇宙中是反理。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但是在实际修炼中,痛苦来时、矛盾冲击心肺时,特别是一旦冲击了人的那顽固的观念时,还是很难过关,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验也放不下执着。”[2]确是如此,明明知道要放可就是放不下。

不久,我们当地开始推广神韵,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我要求自己每天至少学一讲法,五套功法一步到位,每次发正念时求师父加持我,放下情,也经常与学法比较扎实的同修在法上交流。我悟到了修炼是严肃的,必须要用修炼人的正念想问题,其实这一切都是给我用来提高去执着的。认清了是旧势力想借“情”将我击倒。我越放不下它,就越演化出不同的假相,让我陷在其中而不去承担救人的责任,我不能上当,我要走出来。

三个多月的时间,每周有五至六天在购物中心卖票,向民众介绍神韵,走出家门,我就要求自己什么都不想,纯纯凈净的卖票,没人的时候,就默背师父的《论语》,收获良多。坚持一段时间后,消沉的状态慢慢消失了,心中正念更强了,更清楚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意识到要走好修炼的路,承担好救人的责任,家人也是众生,也是需要救度的对象,不能推到大法对立面上去呀。

另外,我常常鼓励儿子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在生活上也按自己的能力去照顾他,渐渐的,心里的那块石头不知不觉就没有了。如今儿子已经改掉了不良习惯,基本走出低迷,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我们夫妻关系也改善了许多,我不再去钻牛角尖了,一切顺其自然。

今年三月,我开始参与营救平台讲真相的项目。打电话讲真相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短短半年的时间,将我很多的执着心都暴露出来了,尤其是争斗心和怨恨心。开始还觉得自己没怕心,常常讲电话都想压住对方,让他们接受真相,孰不知其实是缺少了大法修炼者的慈悲,自己有时也会意识到但也不太当回事儿。

直到八月底的一天,我给在国内的妈妈打电话,聊了几句后,妈妈突然话锋一转说:唉,全家人就你最没出息了,做的事情是叛党叛国背叛家庭的,何苦呢?当时我愣住了。

妈妈是一个非常善良又胆小怕事的人,她一直无法接受我不能回国的事实。但我以前给父母讲了真相,而且他们都听过师父的讲法录音,知道大法是好的,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我的怨恨心和争斗心一下就出来了,大声责问妈妈为何如此糊涂,善恶不分?共党说谁不好谁就不好了吗?你自己本身就是受害者,到现在还不清醒等等。根本没有考虑到妈妈的感受,一点都不慈悲,其实她只是因为胆小,经历了那么多次的政治运动,怕了,也是担心我,怕我受到伤害。妈妈吓得赶紧挂了电话。

第二天,姐姐告诉我妈妈心脏病发作,卧床不起了,在与妈妈视频中,她都没敢抬眼看我,一脸的病容,而疼爱我的爸爸在一旁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仇恨的眼光盯着我,还说了些抱怨我的话,我心里难受极了。放下电话后,我想这太不对劲了,这不像是我的父母,一定是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在起的作用,灭掉它。我向内找,要在修炼上找原因了,结果找到了自己有一个怨恨心。我发现这段时间,我不但怨家人、怨同修甚至还怨常人的朋友,感觉周围有一个怨恨的场。找到后就主动清除它,在日常生活中也更加注意归正自己不让它起作用,提醒自己要宽容大度一点,在发正念时也在清除它,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两周后是中秋节,我心有余悸不想打电话给父母,可这是个传统节日,不打说不过去。硬着头皮拨通了电话,结果爸爸拿起电话,听到是我,非常高兴,不停的问我有没有月饼吃之类的,还把电话给妈妈,妈妈也特别开心问了很多东西,好像之前没发生任何事情一样。我明白了这是师父慈悲,看弟子有想要提高的心而化解了那些不好的东西,并帮助清除了父母背后的共产邪灵,使他们原本善良的本性又显露出来了。

我的父母也是我要救度的众生,他们的变化不正是让我意识到:我的一思一念,我的空间场的情况直接影响着他们能否被救度吗?那些公检法司人员也和我的父母一样,他们都需要我在正法修炼中升起正念,去掉不纯净的念头,承担起救度他们的责任。

在过关中,我明白了坚持学法的重要性,有时心乱学不進去时,我就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让师父的法不断的打進我的空间场里,加持我,这样对我过关和提高有非常大的帮助。以上如有不在法上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