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茂名中共人员迫害法轮功十七年综述(下)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接上文)

八、洗脑班迫害,不是监狱甚于监狱

洗脑班,对外称“法制教育学校”,实质上是中共610为迫害法轮功而私设的黑监狱。

最早报道茂名610设的洗脑班的消息出现在2001年7月。此前,就已出现过类似的“学习班”,如,2000年12月6日,电白610以办“学习班”的名义将凡是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都非法关押在电白县第二看守所,有很多的学员是被警察骗到看守所,说是领导要跟他谈话,当时被非法关押的有50多人。

“茂名市法制教育学校”设在茂名市七小附近,与官山市场仅隔一排水沟。洗脑班的环境比真正监狱还恶劣,内设禁闭室,内藏有大量的手铐、警棍等整人的刑具,专门用来对付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茂名610私设的茂名洗脑班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多少,目前还没有准确数字,仅仅在中共十六大期间就关过近70人。

1、惨无人道的毒打、酷刑

柯朗生,男,约30岁,茂名人,2000年12月19日,在深圳与法轮功学员交流心得时,被福田公安分局政保科抓捕,被深圳公安非法拘留,他不屈从邪恶的610,拒绝写“三书”,被送回茂名洗脑班继续迫害。

在这间所谓的“学校”里,柯朗生承受着各种各样的迫害:毒打、吊铐刑、锁刑、侮辱、折磨、虐待、歧视等等,单是被施吊铐刑就达一百多次,最严重的一次被吊了两天没给东西吃。无人性的茂名610人员甚至指使保安将他再吊高。他跟保安说:“如果我有什么事你要负责任。”保安不但不听,竟挥动拳头打他腰部、肚子,打完后推他头部撞墙,使他当场昏倒在地上,后被保安用冷水冲醒。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几天后,由于他身体被折磨得很虚弱,全身收缩抽筋,救护车将他送到医院抢救。抢救完后,610人员问医生还有没有生命危险,医生说应该没问题了,610人员就叫两个保安又将他押回“法制学校”。真是惨无人道!

有一次柯朗生问610人员为什么随便抓人?对方说:“你们这些囚犯,我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上级给了权力给我们,打法轮功人员不用负责任。”甚至有的610人员说:“打死你们就好比打死一条狗。”还说:“我就是法律,我说的你们就要听,否则处罚你们。”

2003年12月,柯朗生被610、派出所、街道办人员转到广东省法制所(即三水洗脑班,在三水妇教所旁边)继续迫害,后被迫害致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被茂名洗脑班上吊、毒打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很多:蔡安、蔡华兴被打得讲话都困难,叫救命的声音都是呻吟声。邓玉莲被打时,保安将其口塞上毛巾,双手用手铐铐紧。伟娥被恶保安郑国伟将两颗门牙打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吊到大小便都泄到裤子里还不给开锁,不让吃饭、睡觉。连当时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炳刚、近70岁的法轮功学员沈元雄也不例外,经常受到吊铐或毒打。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听到法轮功学员的呼救声,鸣冤叫喊声,整栋楼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其间有送法轮功学员去医院抢救的救护车鸣叫声,这分明是一所“法西斯学校”,哪里讲什么“法制”?

酷刑演示:吊打
酷刑演示:吊打

曾被吊打过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少清、邓汉兆、廖红梅、苏伟权、沈元雄、李美,邓玉莲、黄梅、贺敬、梁小霞、郭秀群、邓水玉、李国华、黄诗净、田惠英(后被三水劳教所迫害致死)、李燕琼、林丽珍、周华健、卢秀清、李文珍、杨美莲、李建、邓碧(后被关到三水劳教所迫害)、杨明芬(已被迫害致死)等人。还有从三水劳教所被非法劳教到期不放,转来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罗基、梁少琳等人。

2、茂名地区其它几个洗脑班

2004年9月10日下午,化州市文楼镇派出所所长带着5个人到覃亚朋家抄走大法真相资料,并将覃亚朋绑架至文楼洗脑班迫害。

2008年,中共邪党借举办奥运会的机会,茂名610在河西交警中队(茂名河西工人文化宫对面)设立洗脑班,掀起一轮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关押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有李顺华(女,七十岁左右,2000年曾被洗脑班迫害过)、林业(女,51岁)、林丽珍等。

3、洗脑班随意延期,反复关押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没有固定的时间限制,想关多久就关多久,例如,茂名地区化州法轮功学员杨亚兰2002年曾被劫持至茂名洗脑班非法关押1年多。

又如,化州法轮功学员颜亚坤,女,40多岁,2001年末曾被化州610绑架到茂名法制学校迫害二年。2008年5月8日上午,再次被化州邪恶610、政法委等十多名恶人、恶警绑架到茂名洗脑班迫害。

茂名洗脑班还将不肯妥协“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直接送广东省“法制学校”(即三水洗脑班)进一步迫害,如:蔡安、蔡华兴、邓汉兆、苏伟权、邓玉莲、黄梅、黄诗净、李源东、刘振学、廖红梅、邓碧、祝方霞、黎亮(被迫害离世)、李燕琼、梁小霞、梁少琳、柯朗生、李建等人。

4、多人被茂名洗脑班迫害致残、致死

1)李文珍,化州市中垌镇法轮功学员,长期被非法关押在茂名洗脑班,受到严重迫害,曾被毒打,2004年2月被送回家时神志不清,情绪非常不稳定,家人很担心,找中垌派出所及茂名610了解情况,他们却推卸责任。

2)李燕琼,2001年曾被劫持至茂名洗脑班迫害一年多,后又被送至广州洗脑班迫害。最后被送回时,她已经骨瘦如柴,神志不清。

3)李明发,被关押在茂名洗脑班的卫生间,被恶警指使的黑社会流氓分子毒打致重伤,生死不明。

被这间“学校”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黎亮、李美、杨明芬、田惠英等。迫害致残的有:卢秀清。

茂名洗脑班是茂名地区610迫害法轮功的最大黑窝,其罪行远超过拘留所、看守所、派出所等。因为,它由公安、政法委操纵把持,又与外界隔绝,在上级金钱的诱惑下,迫害法轮功学员完全无人性,其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之多,难以一一列举。(请参看附4:《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洗脑班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名单105人(部份)》)

九、药物迫害,毫无人性

中共会毫无人性的使用药物迫害,包括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针剂,包括在法轮功学员食物中下毒,致人疯癫或死亡。

茂名地区已知曾被药物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

1、袁洁玲、李建英、周达琼等,在2000年底,茂名高州十多名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610劫持于茂名驻京办事处时,有一天,警察送饭菜和水进来时,后面跟着的一个非办事处人员(是一个学员的同事,随他们一起上京领人的)不断的向学员摇头并使眼色,意思是叫学员不要吃那些东西,学员才醒悟那些东西里可能加了迷药或什么的,所以部份学员不吃他们送来的东西。但还是有学员不知情而吃了他们的下毒食物,结果导致出现记忆力衰退、头发变白、牙齿脱落、身体虚弱、自制力薄弱等慢性症状。

3、罗基,茂名法轮功学员,2001年3月23日被批劳教一年半,被强行送往广东省三水妇教所二大队迫害,她受到各种虐待,于是绝食抗议,被强行绑在担架上抬到医务室野蛮灌食,第二天,又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得骨瘦如柴。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4、邱琼华,女,59岁,电白县沙琅镇人,身体左边曾中风,行走困难,后修炼法轮功身体转好,被电白610绑架关到洗脑班里迫害,被人强行打过不知名的针后,造成生活不能自理。

5、李美,女,48岁,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中坡村人,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2001年正月初一日,被茂港区610绑架到电白县寨头拘留所,7月份转到茂名洗脑班,受尽折磨,后被强行注射破坏神经药物,造成神志不清。2003年皇历七月初五放出来后生活不能自理,于2004年6月24日去世。

6、林秋云,男,生于1970年,原茂名石化森林公园司机。修炼前好赌、患前列腺病,与父亲反目成仇。修大法后,判若两人,浪子回头,向父亲认错,病不治而愈。

1999年后的几年中,在邪恶的迫害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2005年5月27日含冤去世,死后十个指甲发黑,腹部发现一大片黑印,带蓝绿色。人死后不久,口中不断溢出血,开始是黑色,三天后逐渐变成鲜红色……家人怀疑受迫害期间恶警对其下毒所致。

7、黄伟,化州市国营和平农场法轮功学员,自1999年开始受到一系列迫害,2009年4月6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黄伟再次被绑架到三水劳教所迫害,他受尽了各种酷刑折磨,特别是在黄伟被迫害期满将回家的一个月内,恶警在他的饭中下毒,每餐吃饭后他都十分难受,身体逐日消瘦。在被释放回的前十天左右,黄伟被恶警郭保思强行打了一支不明药物的针水。此后,他精神时有失常,头脑昏乱,记忆大减,呼吸,走路艰难。2011年4月17日黄伟回到家时身体十分虚弱,精神失常等等,身体一天比一天差,2011年4月29日凌晨被毒害离世。

被关押迫害过的很多法轮功学员被放出来后,长期伴随有身体虚弱,头昏眼花、牙齿松软甚至脱落、记忆力衰退等症状,但由于多数人缺乏医药知识,很少人会想到曾被中共恶人偷偷下过毒,或被注射过有害的药物,所以,中共药物迫害的事实真相还远没有被揭露出来。

十、肉体消灭,迫害致死

当各种手段,包括酷刑、虐待、“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都无法使法轮功学员屈服的时候,中共恶党会不顾一切的实施最后的也是最残忍的灭绝人性的一招,即“肉体上消灭”。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关押场所非常多,公安局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劳教所(有时包括戒毒所)、监狱、洗脑班都是关押场所,有时中共610人员还会将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于宾馆、单位办公室甚至宿舍内。在所有这些关押场所中,中共当局都会实施各种酷刑和虐待,从而将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

截止于2016年7月底,已经证实茂名地区有31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黄耀英在派出所离奇死亡,当局极力掩盖死因

黄耀英老人之死太冤 遗体无法火化

黄耀英,茂名高州法轮功学员,一个将近七十岁的善良妇女,自从修炼法轮功后,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体弱的身体恢复了健康,腰板硬朗,能干很多活,还能干重活,认识她的人都惊叹于她良好的健康状况。她头发变黑、皱纹减少而变的更年轻,她的脸上总是带着慈善的笑容。她给同修说过:她家装修时,她抱一包原装水泥上三楼觉的就象抱一个小孩一样轻,搬水泥上楼比男工人走的还要快。对于她的离世,人们都感到非常突然。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开始后,迅速祸及高州市。从此黄耀英不能再正常的炼功,这使她困惑不已: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政府要迫害呢?本着一颗纯朴、善良的心,她不顾自己年龄大,克服了许多困难到北京找政府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想不到政府不但不接受上访,反而把上访定为违法犯罪,把她强制拘留十五天。

十五天非法拘留期满后,高州市城南派出所的警察直接到拘留所把黄耀英绑架回派出所,不予释放,并向黄耀英强制勒索三千元的罚款。黄耀英一个无业妇女,哪来三千元啊? 结果第二天,也就是2000年3月25日,家属接到通知说黄耀英已死在派出所。当家属和部份法轮功学员赶到派出所后,看到黄耀英的尸体躺在一张长沙发上,两只手还被手铐锁着固定在沙发上。一位学员摸了摸她的手,发现还是温暖的。由于派出所不允许,所以大家都无法检验她身上是否有伤痕。

在派出所的胁迫利诱下,黄耀英的一个姐姐同意接受5000元的赔偿,让派出所将尸体解剖后火化。黄耀英的丈夫反对这样草率的处理,他一再坚持说黄耀英这么健康,不可能这样平白无故就会死的,他不断的骂派出所的恶警,但他的胆小怕事的儿子硬是不准他与恶警论理。

据当事的一个知情人士说,解剖黄耀英尸体时,发现血还在流!“这哪是解剖尸体啊?分明是解剖活人!”医生这样说。这说明当时黄耀英可能还没死亡,就被草率的鉴定为死亡并送去解剖,活活的害死了一个鲜活的生命!

另有一事值得一提:在高州市金山火葬场,黄耀英被解剖后在警察的严密监护下进行火化。火化的情况让在场的那些迫害老人的人们毛骨悚然。事情是这样的:

第一次放进去点火火化,放出来后不是骨灰,竟然还是一个完好的人;第二次放进去后加大电压,结果还是如此;第三次再放进去加大电压,世界奇闻出现了──出来的竟是一副骨头,没有一点灰!令所有在场的人大吃一惊、毛骨悚然!据了解,在老人尸体被解剖的时候,令法医已经感到不可思议──去世三十六小时后的身体竟然是柔软的;血液不凝固,象新鲜的一样;肠胃里居然没有一点食物,连粪便都没有,显乳白色,干干净净。家属说黄耀英女士去世前一天晚上是进过食的。一个知情的医生说,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然而这件冤案直被中共地方当局掩盖着,因为他牵扯着人类历史上的千古奇冤。此骨现在保存在火葬场。

警察严密封锁消息,大批学员被抓起来。警察召集黄耀英的家属“开会”,在恐怖的威胁下,其家属们从此便对黄女士的死因绝口不提。

很多人断定,黄女士是进派出所后受尽酷刑离开人世,所谓的解剖报告只不过是警察掩人耳目的手法而已。有知情者说:黄耀英在派出所被用手铐吊起来进行酷刑折磨,还可能被毒打过,很可能是被折磨至昏迷或死亡的。这名知情者还说当时房间里和走廊上都有血迹,那个施酷刑的保安是化州人,事后怕事情败露马上离开了城南派出所。从那以后,城南派出所所有警察都怕提起黄耀英死亡一案。

◇茂名市人事局科长黎亮被迫害致死

黎亮
黎亮

黎亮,男 ,45岁,茂名市人事局科长。2003年5月30日,黎亮被茂名市610的彭剑、杨伟杰、吴科、黎斌,人事局的姚康信等,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情况下,闯入黎亮家中进行非法抄家,并将黎亮绑架到茂名看守所。后因黎亮坚持修炼,不肯写“转化书”,被610恶警以扰乱社会治安罪非法劳教三年,第二次被关押在广东三水劳教所三分所五大队迫害。在这个黑窝里,恶警们对黎亮进行残酷的折磨,把一个好好的人折磨得奄奄一息,下肢严重浮肿后才匆匆送入三水市人民医院保外就医。2003年11月24日又由三水市人民医院急救车押送回茂名市人民医院肿瘤科二楼204病房(医院称黎亮为肝癌晚期,带有慢性乙肝)。因病情严重,肝破裂出血,经医院抢救无效,黎亮于2003年11月26日含冤离开人世。

◇田惠英在三水劳教所“被车祸”死亡

田惠英,女,47岁,茂名市茂港区坡心镇山辽管区法轮功学员,2004年2月15日被茂港区610警察绑架,在广东三水妇教所被折磨得皮包骨,于2005年7月6日含冤去世。劳教所对家属称被车撞成重伤死亡,赔偿3万元后火化了事。

2004年2月15日田在探亲车上发放真相材料时遭绑架,被关押在茂港区暗镜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处二年劳教,送三水劳教所迫害。三水劳教所恶警为了逼迫她放弃信仰,竟强迫她跪在地上达四十四天,种种虐待,直至将她迫害致死。

(更多迫害致死案例请参看附5:《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名单31人(部份)》)

结语 大法慈悲与威严同在

茂名地区“610”,17年来,直接或间接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被证实已达31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公布出来的达62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公布出来的达105人,一人致精神失常、三人失踪,被上门骚扰、跟踪监控、绑架、拘留、抄家和洗脑班迫害,以及被降职、开除和罚款、抢掠财物者难计其数……

17年来,中共用灭绝人性的多种酷刑折磨坚定的法轮功学员,甚至做出星球上最邪恶的事情——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据不完全统计,全国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有四千多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之残酷,亘古未有。

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暴、和平地反迫害,他们从百忙中抽出时间,用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制作法轮功资料,坚持不懈的向世人派发、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让众多的世人了解了真相,得到了福报,认清了共产党的邪教本质,明白了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吉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且,二亿四千多万中国人觉醒,退出了中共邪教组织: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念、救度众生的事迹感动了上苍,人间即刻出现了变化。中国现政府于2015年5月1日出台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国家公务员执法办案终身追责制”,无疑是为审判迫害法轮功的恶首江泽民及其帮凶做准备。迫害法轮功是阻碍中国走向未来的死劫,神必须要清除邪恶——江氏流氓集团,同时也在呼唤那些被江氏带向绝路的人。

到目前为止,已有20多万的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家属以实名向 “两高” 控告起诉江泽民给他们个人和家庭带来无数灾难的犯罪事实。诉江大潮震撼着中国,震撼着世界,全球公开审判江泽民已经进入倒计时。

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理维系着人类的生存。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残酷迫害,已经给自己招来了灭顶之灾,敲响了天意灭共的丧钟。天灭中共不是谎言。全党腐败以权谋私迫害善良,现已经全面进入报应解体直至灭亡的下场。天灭中共是任何权力组织和个人意志都无法改变和抗拒的,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必然要遭到报应,也必将受到法律的惩罚。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现在已经开始大面积的报应。追随江泽民的帮凶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已病死)、郭伯雄、张越、广东省的陈绍基(死缓)、郑少东(获刑15年)、万庆良、朱明国、茂名地区的罗荫国(获刑死缓,2016年7月22日在阳江监狱毙命,次日火化)、周镇宏(获刑死缓)、杨光亮(获刑19年)、陈亚春、倪俊雄(获刑15年)、杨强、谭掌泉、严德、朱育英、李玉楷(2016年1月被双开,被查)等等高官落马、入狱、灾难、患病或死亡,这就是在警示现在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茂名地区公检法司各级官员们:希望你们的良知、善念复苏,不要步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徐才厚(已病死)、罗荫国、周镇宏、杨光亮等人的后尘,停止迫害法轮功,立即无罪释放现在仍被你们非法关押10个多月的法轮功学员柯郑基、麦治中、谢亦兰、李素明,退出共产党的邪教组织,弃恶从善,才能得到神佛的宽恕,才能保平安,此乃是上天给你们的最大慈悲。慈悲和威严同在,神给你们时间是有限的,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才是明智的。找回你们的善良本性吧,回归“真善忍”,你们才有希望!

下载以下附录:
下载(70KB)

附1: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非法抓捕、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2: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3、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4:十七年来,茂名地区被洗脑班迫害过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附5:十七年来,茂名地区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名单(部份)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