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端言正的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一日】我修炼法轮大法十九年了。我把我的修炼故事写出来与大家分享。我的故事不是说我两次被抄家、六次被绑架、因坚修大法遭中共警察多种酷刑折磨以至几次险些丧命,也不想谈被迫流离失所数年的痛苦经历。我只想告诉大家,在这段经历中,我身边有一批人,而且是越来越多的人逐渐理解了大法、接纳并关心着大法弟子。实际上他们已经和大法弟子一道共同解体着这场迫害,使江泽民“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狂言化为乌有。

在他们的眼里,我不是中共媒体抹黑下的异类,而是行端言正的好人和最值得信赖的人。

四棵大白菜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一场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开始了。在我的周围,大法学员被抓、被打、被拘、被抄家的比比皆是。我也遭到抄家、非法关洗脑班等迫害。丈夫也被拘留过一次。不仅如此,我还被强行调离原来的领导岗位,调入一个很偏僻的农村,做了一名幼儿教师。

来到新的单位,住進简陋的职工家属院,看着人们的各种表现:有的窃窃私语,有的冷言冷语,还有的暗中监视等等,我感到孤独和伤感,好像自己一下子成了另类。当时,派出所和各级领导还频频来校骚扰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有时,我们全家人一日三餐都很难准时吃上饭。

一天早上我起床后,一开门,紧堵着门,整整齐齐放着四棵大白菜。我好感动:还有人在关心我,肯定我,支持着我。不管他(她)是领导,是同事还是村民,只是因为他(她)有怕心,不敢当面将菜送给我。从此,我更坚定了一念:做好人没有错。

“我们是干姐妹”

为了替大法和师父说句公道话,我被绑架到县看守所。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位服装店老板。这个老板年轻漂亮且干练。她是因一点经济纠纷而被拘留的。那天晚上,警察猛地将她推入监室,她像被钉在那里一样一直面对着墙角站着,很长时间一动不动。

我是号长,主动给她安排睡的地方。我把唯一的一床被与她合盖,又帮她写信与家人联系。我给她背大法师父的诗,讲大法真相,劝她吃饭喝水。很快,我们成了贴心的朋友。一周后,她获释回家。不久,我收到了她送给我的两件高档上衣和一床褥子。

我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她家答谢她,可她却说:“大姐,以前在我的头脑中,炼法轮功的属于杀人放火的那种(中共谎言宣传所致),所以,见到你们后,很怕你们打我。可是在我最难的时候,幸亏遇到了您,否则我恐怕挺不过来。出来后,我跟丈夫说了这一切,我们俩决定托人花钱把你办出来。你这么好的一个人,不应该跟那些犯人一样在里面关着。可是托的人说,法轮功的事不好办。想到你在里面睡芦苇垫子,连个褥子也没有,连件新衣服也没有,我心里不好受。你这么好的一个人,最配穿好衣服。当我把这些衣物给你送去的时候,警察问我:你们是什么关系?我说,我们是干姐妹。”

说到这里,她笑了,我哭了。她是为“干姐妹”的美丽谎言而笑,我是为“这么好的一个人”的评价而感动。

“你的父母是好人”

迫害在升级,我的丈夫因坚持自己的信仰而被非法判刑,出狱后又被开除公职,我也因躲避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其间,我的女儿一人承受着抄家、贫困、探监和无助的苦难。但她一点不消沉,不悲观,而是自立自强,由一个小学生成长为一名大学生。在大学里,她以全班第一的选票当选为班干部。

临近毕业的那一年,辅导员将她叫到办公室,真诚地说:“某某,你为什么不早点把你的家庭情况告诉我?那样我会把贫困生补助发给你。我现在才从我同学那里了解到你的家庭的详细情况。知道你很困难,我决定把这学期的贫困补助金发给你。”女儿说:“老师,我不要,你发给更困难的同学吧!”后来,老师在班上宣布名单的时候,还是念了我女儿的名字,但不是贫困生补助金,而是励志奖学金。辅导员还特意告诉女儿:“你的父母是好人,他们没有错。你很优秀。”

我管的仓库是免检部门

仅仅因为相信“真、善、忍”,做好人,我们全家历尽了无数的迫害。但是“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是好人”,经过人们的亲眼目睹、口耳相传,很多人都知道中共在造谣、诬陷法轮功,使媒体对法轮功的抹黑宣传早已失去了效力。

这不,几年前老家引進一家外企,厂长指名点将聘我当统计兼库管。在工作中,厂长总爱说:“我聘的法轮功太少了。这样的人傻实在,让人放心、省心。”经理是个“老外”,见了我就说:“你很优秀。”“你是公司所有统计中最优秀的,做账准、实。”

对于库管,他要求经常盘点,他也来定期盘查,或不定期抽查。开始时,他查得很细,时间一长,特别是知道我是大法弟子之后,我管的仓库成了免检部门,且屡屡给我加薪。让其它部门的同事很是羡慕。

今年新年前夕,老外经理来给大家送奖金拜年。我借此机会,双手捧给他一张印着大“福”字的护身符,说:“经理,您千山万水来中国,愿您记住‘法轮大法好’,愿大法赐福给您。祝您和您的家人平安吉祥。”他高兴地双手接过护身符大声说:“谢谢!谢谢!平安吉祥!”他看了看护身符笑着对我说:“我要把他放在钱包里,千万别弄丢了,好不好?”大家都笑了。

说一下我的丈夫。如今丈夫在一所私立中学任教,工作非常出色。在全县高一年级统考中,他所教的学科考前五名的都是他的学生。过年时,那些已参加工作的学生跨省越县开车来给他拜年,并说,“我的老师既教书又育人,让人终生受益、终生难忘!”

在大法中共同受益

因迫害所致,我们全家几经搬迁最终来到农村老家定居。我不计较族人以前在我受迫害时对我的冷待,只是一心用师父的“修炼人做事都要为别人着想”[1]的教导,平衡好与家人、亲友的关系,善待遇到的每一个人,把他们都视为自己的亲人。

我的母亲快九十岁了,她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我为她洗发理发三十多年。她也修大法,十八年没看医生了。别人夸她老命好,她说:“我这不是沾了大法的光嘛。”

我的姑婆七十多岁了,全家住在大城市,受党文化影响比较深,不理解大法,对我的修炼有误解。她十来年没回娘家了,去年清明节携家人回家扫墓。我盛情款待她全家。当看到我家装修了房子,置办了家电,家境越来越好;我疼爱老小,里里外外一把手,再也不是以前的病秧子了,她很是高兴。夸我是李家门里几代人中最干净利索的媳妇。还从大都市买新款衣服送给我。

我的小姑子有点弱智,常跟她婆家人发生矛盾,大姑姐觉的妹妹在婆家受气,支持我跟小姑子与她婆家翻脸大闹。我想,咱是修炼人,遇事都要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要用善的一面解决问题。于是,我拎着礼物去小姑子家给她的婆婆赔礼道歉,说:“婶子,小姑子父母走得早,我这个当嫂子的对小姑子关心不够。是娘家人不对,以后我们要多走动。”我经常给妹夫打电话沟通,也劝小姑子要干净利索,陪她去镶牙,让她努力改变自己,做到让别人满意,还送吃的、穿的给她家,她的婆家人很受感动。现在矛盾化解了,一家人融洽了。妹夫夸我这个嫂子最疼人了,走到哪儿说到哪儿。现在,妹夫经常带着全家人来串亲做客,还主动帮我干体力活儿。

在邻居、族人中,小孩作业遇到了难题、卖棉花的需要算账、盖房搭屋要做饭炒菜、儿娶女嫁要迎来送往、老年人心里有疙瘩解不开等等这些事,他们都愿意来找我帮忙,我当仁不让。因为我修大法后多年的妇科疾病不治而愈;我修大法开智开慧,做起任何事来得心应手;更为庆幸的是在中共对大法与大法弟子铺天盖地的诬陷宣传中,我却能成为大家最信赖的亲人,我看到了自身的价值,看到了“真、善、忍”的力量。与此同时,我以自身的经历向我身边的人讲述着大法的美好,传递着“三退保平安”的消息。

我说:“如果你相信大法,得到了平安、健康和顺利,你别感谢我。我也是在大法中受益的人,都是大法赐福。大法师父是公平的,愿送给每个人一份福。但是,谁信谁得,不信就得不到了。”

面对世人的笑脸、赞扬和感谢,我忘记了迫害的存在,只感到:在民间,我的冤案已经被平反了,是被那些视我为好人、亲人的人给平反了,而不是中共邪党。邪党不配给好人平反,只配等天灭中共的来临。

感谢师尊洪传大法!感谢师尊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