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衡水女教师被害死十六年 丈夫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河北衡水市优秀小学教师安秀坤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遭当时的路北拘留所所长耿占伍等恶警野蛮灌食,于六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当时四十九岁;随后安秀坤的丈夫张其珍于七月十九日被非法劳教三年。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张其珍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在任的江泽民发起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在其“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衡水市桃城区中心街小学优秀教师安秀坤于二零零零年六月被市公安局原路北拘留所所长耿占武迫害致死,尸体在医院停放十五天,安秀坤的丈夫张其珍找各级政府、人大、妇联、教育局等部门,根本没人管,万般无奈之下于六月底火化,同年七月十九日张其珍即被劳教三年。当时家中只剩下两个孩子,大的二十一岁,小的张驰年仅十七岁,两个孩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

安秀坤,衡水市中心街小学优秀教师,一九五一年生人。安秀坤修炼法轮功前,患有严重的糖尿病,当时吃中西药都不管用了,生不如死,几乎到了生活绝望的地步。就在她的生命几乎陷于绝境之时,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很快,她的身体得以康复,重新感受到了身心健康的快乐和幸福。修炼法轮功以后,安秀坤更贤惠,善良,街坊邻居、同事和亲朋好友,没有不说她好的,她的婆婆曾经说过:“儿子还没有儿媳妇好。”

下面是张其珍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

一九九九年时任主要领导人的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利用手中掌握的权利,在各种媒体不分场合的对法轮大法进行诬陷。为了说句公道话,还大法清白,一九九九年七月,安秀坤去北京中国信访局上访。回衡水后,被时任校长李兰江非法拘禁五天。

一九九九年九月教育局长张国梁、校长李兰江非法把安秀坤和其他炼法轮功的人拘禁在学校十六天,逼迫写不修炼保证、放弃信仰,并且把修炼法轮大法人的工资全部扣发,只给一百五十元生活费,工资去向不明。为了向政府反映情况,十二月安秀坤到北京信访局上访,刚走到前门马上过来一辆警车,四五个警察连推带打把她们强行拖入警车送前门派出所,衡水驻京办通知衡水“610”,“610”主任田结实让时任教育局长(霍丙善)派校长(李兰江)接回,每人罚款大概是一千八百多元,直接送衡水市拘留所迫害三十天,让交六百元生活费。

一进拘留所,所长耿占武就让安秀坤写保证书,安秀坤说:“我们上这里来就是冤的,写什么保证。”耿占武恶狠狠的说:“不写就给戴铐。”当即就被耿占伍强行双手背后戴上了“牛鼻子”死铐,昼夜不摘,上厕所、睡觉、吃饭都不给摘。安秀坤提出抗议,让吃饭的时候给摘下来,被耿占武拒绝。就这样,安秀坤戴背铐长达四天四夜。

为了抵制非人的酷刑折磨,安秀坤绝食抗议,第四天耿占伍指使申中山、郭阳迎等四五个拘留所管教,把安秀坤摁在椅子上,一人摁着腿,一人把安秀坤的胳膊拧到椅子后面,一人使劲压着她的头,一人捏着她的鼻子,耿占伍用开口器撬开她的嘴,用灌牲畜用的大粗针管,针管内满满的一管食物,足有半斤重,非常快的强行灌进去,食物从嘴里、鼻子流出,弄得脖子、胸膛上到处都是,喘气呼吸都困难,根本来不及吞咽,因食物灌进肺部,造成连续不断的剧烈咳嗽,咳出物中都带血丝,安秀坤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就是这样,所长耿占武仍不放人,让人架着安秀坤到管教室去写“放弃信仰,不修炼”的保证。

六月二日,控告人张其珍去给妻子送东西,听说绝食,便通过熟人的帮助见到了安秀坤,只见她瘦成皮包骨,说话有气无力,走路摇摇晃晃,身体虚弱到极点。张其珍当即找了所长耿占武,要求保外就医,并要求把带去的四袋奶粉放下,但立即遭到耿占武的拒绝,说安秀坤不写保证、不转化。

六月六日早晨,安秀坤昏迷不醒,大小便失禁,当天在拘留所就用了药、输上液。输了一天液,可安秀坤的身体状况逐渐恶化,拘留所怕担责任,晚十点才把安秀坤送哈励逊医院抢救。第二天,张其珍和家人赶到医院,见到的是挂着两个输液瓶、插着一个氧气管、一个导尿管,大小便失禁,昏迷不醒的安秀坤。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一日早晨七点三十分,张其珍挚爱的、相濡以沫的妻子安秀坤被迫害的死在医院里,年仅四十九岁。

一个健康的,活生生的好人,因为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就这样被迫害致死。从此,恩爱夫妻阴阳两隔,两个儿子永远失去了母爱,白发老娘痛失爱女,这人间惨剧,让世人唏嘘,令苍天垂泪。

为了给惨死的妻子讨回公道,丈夫张其珍和儿子张驰去找市委书记、市长、市人大、政协、妇联、教委以及区各相关部门,给他们送去《安秀坤死亡真相》材料。但是找谁谁不管,也不接电话,到医院要求看病历,医院说必须有公安局的证明信才能看。万般无奈,半个月后,不得不将安秀坤的遗体火化。

就在安秀坤被迫害致死后仅仅十五天,张其珍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有人说是因为他们怕张其珍为冤死的妻子讨公道的原因。张其珍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他受到了残酷的迫害。他的户口被衡水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注销。

张其珍劳教期满被释放回家后,他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几年间,每年都为户口问题找人民路派出所。派出所让张其珍写不修炼法轮功、诋毁大法的所谓“五书”,不写就不给落户,并且说:“你不转化,不写五书,我们管不了,也不给落户口,我们就犯法了,你爱上哪里告状就上哪里告状。”

十五年来,张其珍既不能办理退休,也不能领取退伍军人补助费,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因为他是一个没有户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