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富军被迫害致死 妻子九年为夫伸冤(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黄富军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被哈尔滨市阿城区看守所关押,三个多月后,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看守所让家属接回家。

四天后黄富军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至今尸体仍停放在阿城区殡仪馆。

黄富军
黄富军

九年来,黄富军的妻子杨秀清为丈夫伸冤,曾向阿城区公安局、阿城区法院、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提出严惩犯罪凶手并要求国家赔偿的请求。

然而在人权恶棍江泽民当权时期留下的以人代法、以权代法、法制混乱的司法系统内为一名法轮功学员伸冤是何其艰难,她的请求都被无理驳回,然而杨秀清仍坚持为丈夫讨回公道。

黄富军,男,一九六三年生,哈尔滨市阿城区人,曾参军,职务升到正排副连级,一九八七年大兴安岭灭火立过战功。转业分到哈尔滨市阿城区种子公司。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华大地兴起气功热,他有缘修炼法轮功,修炼后本来就淳朴善良、吃苦耐劳的他更加懂得忍让、关爱、体谅他人,认识他的人都交口称赞他的人品。

二零零五年单位不景气,他就到钢材市场蹬三轮给人送钢材养家糊口,中午只吃几元钱的午餐,这让妻子非常感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发动了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的政治运动,黄富军多次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三月,黄富军被关押进洗脑班强制洗脑半年。

二零零二年初黄富军因上北京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他到自己的家乡——阿城区松峰山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那里的村民误会为小偷,举报到派出所。

松峰山镇派出所的所长王影(已经遭恶报死亡)带领几名警察将黄富军绑架,关押到松峰山镇派出所。

当晚,黄富军欲跳窗走脱,不料脚跟骨摔成骨折,无法走路。松峰山派出所的警察没有对他实施任何救助便将他送往阿城区第二看守所,在阿城区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周左右,将他转入阿城区第一看守所。

黄富军在那里绝食抗议这种非人性的关押迫害,遭到警察的毒打和野蛮灌食迫害。三个月的时间,黄富军在那里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头部带着伤痕,出现生命危险,被送到医院抢救。

看守所怕担责任,十一月二日让家属签字把黄富军接回家中,四天后(十一月六日)黄富军含冤离世。

被关押前身体健壮的黄富军尸体解剖说是因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猝死,而负责解剖的三个法医无一人在鉴定书上签字。

黄富军死后,妻子杨秀清知道丈夫的死是天大的冤案,开始了为丈夫伸冤的艰难路程。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杨秀清向阿城区公安局提出行政赔偿申请书。二零零八年一月九日,阿城区公安局以不符合《国家赔偿法》第十七条五项规定,不予受理。

杨秀清又将阿城区公安局告上了阿城区法院。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阿城区法院以黄富军死亡时间是被刑事拘留期间发生的,应属刑事案件,原告的诉讼请求不符合行政诉讼法调整范畴驳回杨秀清和女儿的起诉。

杨秀清不服,又将阿城区公安局告到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做出维持原判,驳回上诉请求。

二零一三年九月中纪委巡视组到哈尔滨巡视,杨秀清将黄富军的冤情递交到巡视组,至今杳无音讯。

二零一五年七月,杨秀清向两高递交了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正等待立案抓捕江泽民。

九年来,杨秀清为给丈夫伸冤跑遍了阿城和哈尔滨的公、检、法、司部门,尝尽了其中的苦,体会到了其中的艰难。

本来下岗的她还要供养女儿上学,还有年迈的双亲,再为丈夫伸冤,其艰难可想而知。

然而不管多么艰难,她相信邪不压正,正义必然战胜邪恶。她相信丈夫的冤情一定会昭雪,她一定会为丈夫讨回公道,让凶手得到应有的制裁。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