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说纷纭话“活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近年来,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新词,活跃在公众视野,叫做“活摘”,它是“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缩写。对此,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

一、听听江泽民怎么说,看人权恶棍的凶残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开始,人权恶棍江泽民密令:“(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此密令通过时任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罗干,层层传达到全国各级“610”和公检法司。

二、听听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怎么说

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可谓中国器官移植“一把刀”。他曾屡次站台,用舌头替中共和自己舔净血污。二零一六年十月,中共为否认对其活摘法轮功学员和良心犯人体器官的指控,在武汉召开国际“专场研讨会”。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黄洁夫,在会上连中国近年来器官移植手术数量超常暴增都不敢承认。

三、听听大陆知情人怎么说

二零零六年三月九日,《大纪元》发表了《沈阳集中营设焚尸炉,售法轮功学员器官》一文章。化名皮特的大陆资深媒体人独家爆料称:在辽宁省沈阳市苏家屯区有个类似法西斯的秘密集中营,关押着六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这里很多法轮功学员离奇死亡,焚尸前内脏器官都被掏空出售。

同年三月十七日,一个曾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的主刀医生的太太安妮透露:集中营设在沈阳“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他的前夫亲手摘除了两千名法轮功学员的眼角膜。

三月三十一日,沈阳军区后勤部老军医投书《大纪元时报》,指证摘取器官的苏家屯地下集中营的确存在。

四、听听中共高官怎么说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曾公布了一批有关中共系统性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调查录音。

调查员:“摘取在押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当时总后部长王克还是军委下达的命令?”
白书忠:“当时是江主席啊,有一个批示……就是开展肾移植的不单是军队一方。”

调查员:“关于把法轮功活体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是您的命令还是江主席的命令?”
薄熙来:“江主席。”

调查员:“有消息说,想在您这个离开期间还有贾庆林离开期间,用摘取在押法轮功练习者的器官做器官移植手术这件事给薄熙来定罪。”
李长春:“你问周永康,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

调查员:“您有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军委开会时有没有讨论过这个事情呢?”
梁光烈:“听说过,我是管军事工作,我不管那个后勤医疗的事,讨论过这个事情。”

五、听听中共主管器官捐献的机构怎么说

面对“活摘”指控,中共给出的器官移植来源主要有两个,一是死刑犯,二是自愿捐献。而死刑犯数量与实际临床数据存在巨大空差,那么中国器官自愿捐献的现状又如何呢——

北京红十字会:“捐献在筹建,还没开始。”

上海红十字会:“全上海只有五例捐献成功的。”

濮阳红十字会:“没有捐献的,目前没有捐献的。”

秦皇岛红十字会:“有签名捐的,这样的都不多。就是签了,等他死后捐时,不一定用得上。没死怎么捐?有病的那种也不能用。现在秦皇岛,捐肝和心的还没有”。

六、听听迫害法轮功的中共“610”头目怎么说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一日的一份调查录音,时任中共黑龙江省牡丹江市“610”综合科科长的朱家滨,在电话中亲口承认自己参与活摘器官,他十分嚣张地对调查人员声称:“你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把你活摘了,你信不信?”

七、听听医院医生怎么说

北京大学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肝胆外科主任朱继业在接受采访时说:“二零一零年展开试点工作之前,死囚器官几乎占据了我国器官移植的全部来源。我们医院曾在一年之内做过四千例肝肾移植手术,这些器官来源全部是死刑犯人。”

据公开的资讯,北大人民医院的官方公开的年器官移植数量为一百多例,朱继业的上述说法不经意透露了一个秘密:北大人民医院的实际年器官移植数量,是其官方公布的数据(一百多例)的四十倍。

八、听听“活摘”现场警卫怎么说

据目击活摘的现场警卫口述,一位30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被捕后,经过一个星期的严刑拷打、强迫灌食,浑身已经伤痕累累。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一名是沈阳军区总医院的,另一名是第二军医大学毕业的军医,他们将该名学员转移到另一场所,在她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证人当时持枪担任警卫,目击了活体摘取全过程。以下是根据电话录音记录的文字——

“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而不是……当时我们一人拿一把手枪在旁边站岗,这个时候胸口已经拉开了,那个女人就嗷地大叫一声,说‘法轮大法好’……那个医生、军医犹豫了一下,然后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们的领导一眼,然后领导点了一个头,他就继续割血管……先摘的是心脏,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一阵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九、听听各国政府怎么说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又一致通过了三四三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针对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的“强摘器官”行为。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二日,欧洲议会在法国斯特拉斯堡投票通过一项紧急议案,代表五亿欧洲民众发声,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以及宗教信仰和少数族裔团体器官的行为。”“要求中共政权立即释放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所有良心犯。

德国联邦议会人权委员会议员马丁•帕策尔特指出,“如果中国(政府)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严厉追究江泽民所犯下的反人类罪行,那就只能通过海牙国际刑事法庭追究江泽民的国际刑事责任。”

十、听听西方正义人士怎么说

二零一六年六月份,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美国记者伊森•葛特曼,三人发布了一份新报告。他们在对中国七百一十二家医院开展肝肾移植的公开记录进行了细致的取证调查之后断定,中国医院每年进行六万到十万例器官移植。国际医学专家认为:“中国一定存在庞大的地下人体器官库,甚至活摘器官库。”

十一、听听凶犯薄熙来的儿子怎么说

二零一三年,执行江泽民“活摘”令的始作俑者薄熙来,他的儿子薄瓜瓜,在其新浪微博上写了这么一段话:“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某首长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有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起死!”

结束语

在世界范围内,“活摘”是一个越来越热的话题。上面为您列举了这么多说法,朋友,当有人问您“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是否存在,您又该怎么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