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涞源田凯玉被绑架 老父要人遭暴力伤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涞源县法轮功学员田凯玉等于二零一六年十月五日被警察绑架。老父和女儿到易县国保大队要人,遭警察暴力对待,老父受伤。

一、田凯玉被绑架十四天

二零一六年十月五日,涞源县法轮功学员到与涞源县接壤的易县紫荆关一带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晚上十一时左右,三名法轮功学员田凯玉(又名田凯山)、任俊英、赵秋云被易县紫荆关派出所警察绑架。

六日上午,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往易县国保大队遭受迫害,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采血按手印,当天下午,田凯玉被关进易县看守所,另两名女学员被关进保定市看守所迫害。

田凯玉被送看守所之前,做例行体检时,三次量血压,血压在低压一百二十五、高压在一百八十左右,看守所怕有危险拒收,紫荆关派出所副所长刘洪春把医生叫到一边嘀咕一会儿,看守所违反规定收下田凯玉。

田凯玉被关进看守所之后,被戴上手铐和脚镣当作重刑犯对待,田凯玉一直拒绝吃看守所的食物以抗议非法关押迫害。

四天之后,田凯玉因为顾虑看守所在押人员不理解而开始进食,待同监号的人明白真相后,田凯玉继续拒绝进食,十七号,他被送往易县某医院强制灌食,医院医生对他进行恐吓,逼迫他进食,遭拒绝。

十九日上午,看守所让几个犯人再度按住田凯玉灌食,因为监号有监控器,犯人怕违法行为被录下来,把田凯玉拖进厕所野蛮灌食,又受到他正念抵制。

看守所怕担责任,通知国保大队给田凯玉办了取保候审手续,要挟家人交钱然后放人,遭到家人拒绝,十九日下午,一直住在易县向公安局和派出所要人的家人把田凯玉接回家中。

二、老父和女儿要人遭暴力对待

在得知田凯玉被绑架后第一时间,妻子、女儿赶到易县国保大队,之后,田凯玉八十多岁的老父亲也加入要儿子的行列,一家人在易县找个旅馆住下来,每天往返于国保大队和紫荆关派出所之间。其间遭遇两个部门警察的种种刁难,其中表现最恶的警察是紫荆关派出所警察苑成林和高阳(警号:039338),不但蛮横还出手伤人。

十月十五号下午三点左右,田凯玉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和女儿到紫荆关派出所,所内一警察以办公为由拒绝老人进屋,老人来到值班室,三位警察在内,警察苑成林赶紧锁上门不让老人进入。

此时窗户开着个缝,老人把窗户打开和警察说话,被警察怒气冲冲一顿训斥、恐吓,并用尽全身力气推窗户,想把老人的头夹住,老人赶紧收回头,孙女马上挡住窗户,无奈怎比得上一个四五十岁的警察力气大?结果老人的头被夹伤了,眼角及眼皮鲜血直往外淌。

孙女急了,让该警察出来,质问他为什么对老人下手这么狠?这个警察不仅不表示歉意,还抢女孩的手机,并使劲来回推窗户,又从窗户上拼命往下推女孩,差点把女孩推跌下半人高的台阶。后来房门打开,其他警察依然不让女孩进去评理。

看看八十多岁的爷爷挤伤的脸上的血,再看看头顶国徽行如土匪的警察,想想身陷牢笼的父亲,女孩悲愤欲绝。

再后来,副所长刘洪春和三个警察出来,连看都不看老人脸上的伤,继续对孩子老人进行恐吓,拿着录像机围着老人和孩子录像。

过后,打老人的警察出来还污蔑老人是自残,并且骂女孩“不得好死”,四点左右,伤人的警察开车扬长而去。这个警察的名字叫高阳。

十月十六日,田凯玉的家属再次到紫荆关派出所讨说法,值班人员就剩两个人,其他人不再露面,不让进屋,老人只好在外面等。

十几天与警察的接触中,家属看到了中共警察的素质之低,行为之野蛮,这也恰恰验证了中国老百姓那句话:过去的土匪在深山,今天的土匪在公安,果不其然。


迫害涞源县法轮功学员田凯玉和迫害家人的主要责任人:

易县紫荆关派出所: 易县邮编;074200
所长: 李树明
电话:03128270110
副所长:刘洪春:13722217022
警察苑成林 高阳(警号039338

易县看守所:0312-4700162

王姓所长:18632220807 15931848519 15931208899

易县国保大队:
大队长田国军: 13832205568、13532205568 警号:045857
副大队长:张海燕 办公室0312—8212918

易县政法委:
书记杨辉13393326688、0312-8212588
宋桂荣13603224198
易县610头目齐高 0312—8887610

易县公安局:
电话:0312-822511、0312-8212110
局长王丙武
政委齐永安
副局长:王振生、李金承、王修成、刘志成、张大成
易县国保大队:
办公室0312-8212918
大队长田国军13832205568、13532205568
副大队长张海燕
国保警察:冯文广13931368469 冯立军 18932671196

易县看守所:0312-4700162

王姓所长:18632220807 15931848519 15931208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