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不用喷“西瓜霜”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七日】我的父母都是退休的市政府机关干部,辛苦一生,落下一身病。我父亲二十五岁得了口腔糜烂,舌面烂了好几块大坑,舌头很厚,舌和嘴唇都是暗紫色,吃饭非常痛苦,严重时一碗粥得吃很长时间。大小医院治也治不好,只能靠喷“西瓜霜”维持。我母亲有心脏病、胆囊炎、三叉神经痛、坐骨神经痛、子宫脱垂、鼻炎等等病痛。总之俩位老人每天都得吃很多药,常年吃药。我们当儿女的只能看着心疼,干着急也没办法。

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妈妈的学生来看她,见她很虚弱,就教她炼了法轮功。我们听说后就赶紧回家制止。我们兄妹四人都劝妈妈:“上边不让炼就别炼了,真的被警察抓了我们怎么办?再要是被坏人打了我们怎么受得了?”总之大家都坚决不同意妈妈炼法轮功。可是不管我们怎么说,妈妈就是不表态,光是微笑。

我们工作都忙,不能常回家,一个月回家时,妈妈高兴的对我们说,她不用吃药了,病不犯了。这可难坏了我们做儿女的!这可怎么得了?我们是真害怕呀!听说被警察抓去就没好,管也管不了。真是无可奈何!

快半年了,回家一看,爸爸也炼上法轮功了!两个老人都说炼了法轮功感觉非常好,都不犯病了,爸爸不用喷“西瓜霜”了,舌头和嘴唇都变回正常的粉红色,舌面的几个坑也长平了。面对爸妈的变化我们倍感惊奇。就私下商量,只要俩位老人觉得好,眼见着确实病也好了,咱们又省心、又省力、又省钱,就别管了。就是反复告诫爸妈,好就在家炼吧,但是一定要特别注意安全。

快过年了,我们回家,一進门爸爸就告诉说,妈妈被汽车撞倒了,幸亏车煞的快没伤着,只觉的头有点晕,司机下车一个劲作揖,妈妈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不用怕,我没关系,你把车开走吧。”那司机一听妈妈这么说,钻到车里一溜烟的把车开跑了。我们一听,气的说:“那司机肯定把你俩当傻子了,这年头碰瓷的人多了,哪有你们这样的?”爸妈却说:司机也不是故意的,现在也不头晕了,相安无事大家都好。

爸爸八十多岁了,冰天雪地摔了一跤,摔的是后脑勺啊!还有一块血印。我们做儿女的都吓坏了!可爸爸就说没事,还说头比以前更清醒了。

妈妈被骑摩托车的撞了右腿,膝盖往下青紫色,肿的很粗,可她就说不疼,也不在乎,每天还去赶集,两个多月,色也褪了、肿也消了,八年多了,撞的地方明显的留下了一个蛋黄大的坑。

去年五月份,爸妈要去东北探亲,我和妻子去送行,火车站的电梯直通二楼,妻子和妈妈俩人拎一个包,电梯一晃,包带坏了,妈妈头朝下躺在了电梯上,霎时周围的人都惊呆了,我们也吓傻了:那电梯象楼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象插菜板一样铁的呀,电梯往上走,妈妈往下沉,这可咋办哪?就在妈妈快要接近地面时,下边飞奔过来一个小伙子,一只手扶起我的妈妈,真险哪!那小伙没等我们道谢就赶车去了。我们忙检查妈妈摔坏没有,妈妈一点没伤,衣服也没破。妈妈说:“师父就在我身边。”当时我们坚持终止旅行,可是爸爸、妈妈都说:“既然没啥事,还是按计划出行吧。”

今年年前,爸爸耳朵流水,对面说话能听见,背对背说话就听不见,全家人都为他着急,可爸爸说:“我有师父管,师父就在我身边。”还真神了!不到三个月,爸爸能听到后边一百米以外有汽车开过来,而且两个耳朵都能听电话了。对于一个八十七岁的老人,谁能说这不是奇迹?

爸爸八十岁时带妈妈去登泰山,并带动很多年轻人一直攀上泰山极顶;八十四岁时游香港、澳门;去西安看兵马俑;去汉中看韩信点将台;去东营看黄河入海;去绥芬河看国界;去东宁看国门;去镜泊湖看瀑布。二老无病痛、不感冒,每年安排一、两次旅游,其实是向亲朋好友和有缘人讲真相救众生。

看看爸妈十几年的变化,健康、乐观,我们感觉真是太好了!法轮功是真的好哇!想想江泽民太可恶了,这么好的功法,他却倾尽国力的迫害,甚至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真是罪不容恕。应该将江泽民这个祸国殃民的败类绳之以法。我们全家都签名支持法办江泽民!我还要向我的同学、同事、朋友们去讲:法轮大法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