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加格达奇铁路医院多人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原黑龙江省哈尔滨铁路局齐齐哈尔分局加格达奇铁路医院中共支部书记冯洪滨,2016年8月中旬在山东散心时跳楼自杀,客死他乡。此前,该医院工会主席兼任医院610头目马玉学,于2016 年7月突发脑出血死亡。

自古道:善恶有报,毫厘不爽。人做了什么都有善报恶果相随。可是,中共宣扬无神论,颠覆了天道和老祖宗留下的古训,使只顾眼前利益的现代中国人无所顾忌的干坏事。现在“反腐”中落马的高官大多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

在江泽民邪恶政策的蛊惑下,多年来,许多基层人为了眼前利益也积极地参与了迫害。可是,在诋毁佛法,欺压、迫害修炼人之后,他们不但没有飞黄腾达,相反却有许多人遭到了天理的惩处,恶报连连,或恶疾缠身、或猝死、或自杀、或被革职、查办。

1998年冯洪滨调入加格达奇铁路医院任党委书记。1999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后,他积极执行迫害政策,全院十多名修炼人每天被谈话,逼着搞揭批;有的人即使说不炼了,也不放过,还要求必须揭批、谩骂法轮功创始人。他曾信口雌黄,对炼过法轮功、后不炼了的总护士长说:“医院护理队伍要是出现医疗事故差错,就是法轮功搞破坏!”由于冯洪滨等人积极执行迫害政策, 无端地剥夺个人的信仰自由,导致医院近十名炼功者都不敢炼了。

医院退休护士程丽君原是医院有名的“癞瓜”,多种疾病缠身。炼法轮功身心变化巨大,所有疾病全部消失。因为进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冯洪滨、马玉学等带回并强制转化。她迫不得已停止炼功,结果不久程丽君出现脑出血症状死亡。

蔡淑梅是医院职工。从北京上访回来继续坚持修炼,冯洪滨等人动用一切力量转化她,包括监视居住,上下班有人跟着,后来竟将在哺乳期的蔡淑梅软禁在医院,她白天上班,晚上被要求住在医院病房里, 几个月不许回家。可怜她刚刚九个多月的孩子,不得不每天晚上被奶奶抱到医院吃奶,早上再由奶奶接回,被医院职工称为“小萝卜头”。冯洪滨在位期间,每到节假日和他认为的敏感日就找蔡淑梅谈话,找人做记录,并剥夺其正常休假权利,就连蔡淑梅回家看望病重的父亲,都不惜浪费医院财力派人跟随。医院取消了蔡淑梅转干资格,本应转干的蔡淑梅,至今还是工人职称,挣着工人里的最低的工资。

冯洪滨亲眼看到了法轮功修炼者的为人,也没少听到、看到法轮功让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等事实真相。可是在这场严酷的迫害中,他没有念及同事间的情份,积极执行迫害政策, 极端地处理问题,完全成为了迫害工具。

法轮功修炼者李萍原是院党委宣传助理,直接协助冯洪滨。1999年迫害开始后,李萍因不放弃信仰,被监视居住,又连续被办两次洗脑班长达六个月,期间医院安排二、三十人轮班看着,而这些职工晚上值班,第二天早晨还得上班,使得职工怨声载道。2000年6月李萍在单位上班期间公安局让她去一趟,李不去,冯洪滨派保干和新任宣传助理张小静将李萍送到公安局,结果直接关押到看守所,后非法劳教一年。在此期间,冯洪滨在知道法轮功不让除名的文件已经下发,还没到的情况下,在齐齐哈尔铁路分局610的授意下,串通工会主席马玉学召开职代会将李萍除名,采取的形式是召集职工代表举手表决同意除名,结果这些职工都被动的成为迫害者,以致将来都要承担参与迫害好人的恶果。由于劳教造成李萍婚姻破裂。劳教解除时,劳教所要求医院接人,队长给冯洪滨打电话时李萍就在旁边,听到冯洪滨拒绝接人说:“不是我单位职工”。后怕李萍进京担责任才到车站接站,不给恢复工作。但对李萍的监视并没有停止。李萍于2002年又被冤判5年。

2007年李萍出狱后,加区政法委要求医院接收并安排工作。冯洪滨再次拒绝。李萍问冯洪滨为何不让回医院工作时,冯洪滨涨红了脸说:“我就想平平安安退休。”

可是,事与愿违,冯洪滨退休后在没有心脏病史的情况下蹊跷地突发严重心脏病,安装了6个支架才保住生命;后来又得了抑郁症,总想自杀,多年吃药维持。其实在1999年迫害后冯洪滨因骂法轮功创始人,第二天就满口溃烂半个月不能吃东西,自己就曾说过骂法轮功遭报了。大儿子也离婚。

冯洪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上天已经给与警告,早已经殃及家人,只可惜本人不醒悟,终在2016年8月中旬其孩子带着到山东散心时跳楼身亡,终年60多岁。

工会主席马玉学兼任医院610头目,成为医院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力。马玉学本性善良,通过自己努力考学走出农门,在医院从事检验工作,后走仕途之路,从院团委书记到办公室主任再到工会主席,万没想到在这场迫害中粘了“610” 的边,几年前突然得了尿毒症,透析维持生命。

可悲的是在其生命航程红灯亮起时,他惧怕共产党,怕自己的名利受到影响,不敢好好了解大法真相,于2016 年7月突发脑出血抢救无效死亡,成为中共及江泽民发动这场迫害纯粹的牺牲品。

尚德友原是铁路医院业务副院长,本不直接参与迫害,但尚德友在这场迫害中表现积极,一次路上遇到李萍的母亲说:李萍自己把工作弄没了吧! 李萍母亲说:“怎么是她自己弄没的? 不是你们迫害的吗?” 尚德友一句话没说,钻到出租车里就跑了,就是做了坏事心虚。

李萍在私营医院打工时,尚德友曾经对那家医院院长说:此人不可用,是法轮功顽固分子!但因李萍工作表现好,那家医院没有受影响。李萍和尚德友原本是一个科室共事的同事,尚德友却在这场迫害中落井下石,几年前也得了肾癌。

徐洪员2001年调到加铁医院任院长。李萍从劳教所回来后,本应接收安排工作,但因李萍要求恢复工作关系再上班,徐洪员、冯洪滨等人歧视性地借机不给安排工作,而且对李萍继续进行监视,到外地就给打电话追回,放在眼皮底下看着,就是一直不给安排工作。2007年李萍从女监被迫害回来后还是拒绝恢复工作。几年以后,徐洪员因医院改革和上级意见分歧,突然被以“自己辞职”的托词撤销了院长职务。

法轮功是真正的上乘佛家大法,法轮功修炼者是修炼人。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无论主动还是被动,迫害了修佛之人,其罪恶早早晚晚都会落到自己头上。“宁搅千江水,勿扰道人心”。恶报才刚刚开始,希望曾经参与过迫害的人以冯洪滨等人为诫,赶快了解法轮功真相,赶快弥补过失,不要再充当江氏血债帮的殉葬品,害人更害己。

现在迫害没结束,就是上天还给人赎罪得救的机会。真心希望每个人都能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