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周向阳夫妇被冤判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据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消息,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二日,被非法关押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周向阳、李珊珊夫妇的辩护律师,分别接到了天津东丽区法院法官张亚玲的电话通知,称已对周向阳、李珊珊下达了刑事判决书,判决周向阳七年,李珊珊六年。并称已将刑事判决书分别邮寄给周向阳、李珊珊的家人。

对此周向阳、李珊珊夫妇和他们的家人,不服东丽法院的非法判决,决意上诉。周向阳随即写下了上诉状,递交天津第二中级法院。

李珊珊也写了上诉状,她在上诉状中,对公诉人在起诉书中提到的十位证人,本着善良的愿望,劝告他们:莫要被强权裹挟,助纣为虐,伤害无辜,殃及自身。

周向阳是全国首批60位造价工程师之一,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中共非法抓捕关押、劳教、判刑,判刑时间长达九年。李珊珊因坚持为丈夫周向阳申冤,曾遭到监狱的报复,两次被非法劳教共计三年多。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阳、李珊珊双双被绑架,非法关押至今。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天津东丽法院对周向阳、李珊珊夫妇非法庭审。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上午九时许,周向阳、李珊珊案在时隔十个半月后在天津东丽法院再次开庭。

庭审当天天津东丽法院警戒森严,天津当局动用了百十号的警员和便衣,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还有警察来回巡逻,法院外面至少停着十辆警车和特警的车辆。

法庭外,许多人赶来关注、声援。有的从张家口、沧州及周向阳、李珊珊家乡秦皇岛、唐山驱车赶来。但是除了四位家属被允许进入法庭,其他的旁听者都被挡在了法院门外,其中还有周向阳的父亲。

庭审开始,四位律师余文生、张科科、张赞宁、常伯阳为周向阳、李珊珊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在下午的开庭中,余文生、张赞宁两位律师均做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陈述。

周向阳夫妇被中共迫害的经历曾经在海外明慧网、大纪元等媒体多次报道,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天津东丽区法院庭审时,余文生、张赞宁、张科科、常伯阳四位律师为周向阳、李珊珊所做的无罪辩护,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震撼着整个人类社会。事隔不足一月,天津东丽区法院对二位无辜好人竟然做出了七年、六年的重判!

所有维权律师在为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无罪辩护中,都会指出刑法第三百条及其解释完全不适用于法轮功信仰者,是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违法判决。“所谓依法打击实际上完全是蓄意错用法律的枉法强加罪名,是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者的陷害,是假法律之名,行犯罪之实。”

现政府看到中国司法混乱的局面,提出“以宪治国”、“依法治国”的治国策略,不断颁布新的法律和政策。如:废除非法的劳教制度、立案制度改革(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重大决策终身责任追究制度及责任倒查机制,中国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在去年九月份分别出台的对法官、检察官办的冤假错案进行终身追责;同时,还颁布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禁止用权力干预司法案件。

这些举措引发了中共江泽民集团“血债帮”的恐慌,企图用延续迫害的手段把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捆绑在习近平等人身上,以逃避清算,延缓灭亡的命运。对周向阳、李珊珊夫妇的非法判决,就是对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施以冤判之一。

明慧网报道,自二零一五年起诉江泽民大潮开始后,天津市公检法迫害诉江民众的事件一直持续不断,天津市公安局长赵飞竟公然叫嚣诉江违法,并下抓捕令:抓一个法轮功学员赏一万。

据不完全统计,天津市因诉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共计三百九十三人次,遍及所有区县,甚至连八十四岁的老人也不放过。其中:迫害致死两人,非法判刑一人(法轮功家属),非法庭审六人,非法批捕十二人,失踪一人,流离失所一人,绑架抄家一百七十七人次,非法拘留一百人,非法骚扰九十六人次。在全国同比非法迫害诉江民众力度相对最大。天津市因诉江被非法批捕的法轮功学员十二人,非法庭审增至六人,非法判刑四人。

天津市是江派的黑窝之一,盘踞在天津市的江派余孽一直试图以迫害法轮功进行搅局。从对周向阳、李珊珊夫妇的迫害,我们看到有人明显有意借重判此案在国际社会造成恶劣影响,与现政府“依法治国”策略进行对抗搅局。从周向阳夫妇再次被冤判看清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共江泽民集团不被解体摧毁,它的余孽就会出来搅局。从这一点来看,抓捕江泽民,解体中共是真正实现“依法治国”必走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