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医生报》:工业化大规模反人类罪(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星期二,《血腥的器官活摘》(Bloody Harvest)一书的两位作者,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先生和加拿大前皇家检察官和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先生应邀参加瑞典国会中的一个非正式讨论会,与瑞典国会议员、媒体、人权活动家等探讨如何在瑞典立法制止瑞典人参与非法的器官移植旅游,特别是到中国去购买非法器官。

'图:瑞典《医生报》周刊九月二十八日在其网络版上刊登题为“工业化大规模反人类罪” 专题报导的网页截图。截图中照片上的人物左起为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来自国际人权协会的吴曼杨、(瑞典)国会议员尼克拉斯·马默伯格(Niclas Malmberg)和加拿大前检察官及国会议员大卫·乔高。'
图:瑞典《医生报》周刊九月二十八日在其网络版上刊登题为“工业化大规模反人类罪” 专题报导的网页截图。截图中照片上的人物左起为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来自国际人权协会的吴曼杨、(瑞典)国会议员尼克拉斯·马默伯格(Niclas Malmberg)和加拿大前检察官及国会议员大卫·乔高。

瑞典最大的医学专刊《医生报》周刊于九月二十八日,为此在其网络版上刊登了题为“工业化大规模反人类罪”的专题报导。该周刊是“瑞典医生协会”成员人手一份的医学专刊,也是欧洲最重要的医学杂志之一。

文章说,根据一份最新报告,中共当局杀害成千上万的良心犯,并把他们的器官用于器官移植。这份报告的两位作者星期二在(瑞典)国会中与(瑞典)政治家和媒体见面。以下是该报导的译文:

“工业化大规模反人类罪”

根据一份最新报告,中共当局杀害成千上万的良心犯,并把他们的器官用于器官移植。这份报告的两位作者星期二(九月二十七日)在(瑞典)国会中与(瑞典)政治家和媒体见面。

关于中国全国每年进行多少例器官移植手术,中国的官方数字是大约一万例。而根据《血腥的器官活摘》报告,实际数字要远远高出,估计是每年在六万到十万例之间。

根据这份报告,这两种统计数字之间的差异主要是来自良心犯的器官数量,这些良心犯被关押在劳教所里,然后被杀害。受害者包括中国的少数民族和有信仰的人士,比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是一种强大的精神运动,一九九九年在中国被禁止。

这份报告的作者之一,加拿大前检察官和国会议员大卫·乔高说:“这是新的邪恶形式,我们大家必须尽我们所能来制止它。我认为我们在接近一个突破点。”

在中国,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多数情况下都非常短。通过查看中国各地医院各自的(器官移植)统计数字,并把这些数字加起来,乔高和他的同事们得到了那个比较高的数字。

在该报告中也有来自被释放囚犯的证人证词,他们讲述了被酷刑和被威胁的经历,他们曾经被威胁(如果不放弃信仰就会)被摘器官。当然,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和该报告合著者大卫·乔高都承认,要找到一个活体证人是很难的。

麦塔斯说:“我们无法找出一个受害者,让他/她站在电视机镜头前说:‘我因为我的器官而被杀害,我的身体被焚化。’一般情况下,对我们有质疑和批评我们的人都没有读过我们的调查报告。”

这份报告指出,中国政府现在已经不把利用死刑犯器官当作秘密,但是死刑犯的器官数量根本无法涵盖中国每年进行的器官移植总量。

这些器官移植不只是提供给中国国内的病人,还提供给从其它国家来进行器官移植旅游的人,这是一个严重的大问题。

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除了在国际上传播中共活摘器官的事实,让更多人关注以外,他们还有一个目标,是要促成一个国际联盟,并最终实现对中国的器官移植进行独立调查。

记者问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你们来瑞典讲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是什么?

大卫·乔高回答说:我认为瑞典可以起到一个带头的作用,为其它国家做一个好的榜样。我们所要求的是瑞典立法禁止瑞典公民参与非法器官移植旅游。类似的立法在一些其它国家已经有了。希望在这里也一样实现。不过,我和大卫·麦塔斯都有些尴尬,(尽管我们都是加拿大人),加拿大并没有成为首先实现这个立法的国家,我们希望在加拿大也会尽快实现。

记者问:瑞典医生们能够从这份报告中学到什么?

大卫·乔高回答说:他们可以学到,这是一起工业化大规模的反人类罪,他们(指瑞典医生们)不应该成为这个罪行的一部份。我希望他们明白,在中国发生的这些事情违反所有的医学伦理准则。我想要对瑞典医生们说:如果发现不管是谁通过杀人来获取器官,请你们不要与他们合作,不要让他们来瑞典学习器官移植技术,不要让他们参加你们的科研项目。我请求瑞典医生们捍卫住你们的职业操守。

记者问主持这次讨论会的国会议员尼克拉斯·马默伯格(Niclas Malmberg):针对这个问题,瑞典的国会议员们做了什么?

马默伯格回答说:我已经写了一个动议案,要象西班牙那样立法,也就是说,禁止瑞典人去中国做非法的器官移植。这是我们在瑞典能够做的第一步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