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徒的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我九七年走入大法修炼,从而改变了我的人生。没有大法,早已没有了今天的我。

往事不堪回首

我六六年当兵,在部队是五好班长,之后又火线入党提干,由于父亲在当时中共发动的运动中受迫害,被诬陷为特务,从而株连九族,妹妹被单位开除,所有的家庭成员都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本应留在部队,由于父亲的所谓历史问题被打发回地方,曾经想干一番事业的愿望也随之破灭。

在我30多岁的时候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上班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在单位当仓库保管员,客户来提货找不到人,三天两头就没影儿,后来领导叫我收款,以为这个工作能拴住我不走,可有人来找我玩时,锁上抽屉就走,单位领导没有办法,要把我双开,我收敛了几天,过后还照赌不误,家里外面的撒谎,妻子看我不回家,三更半夜到处找我,看我在谁家就闯入,把人家的门窗玻璃全砸碎,以解心头之恨,她是被我气的毫无理智了,经常以泪洗面。每次回家我也痛下决心改邪归正,可没挺几天还是照样。

人家是家长望子成龙,我们家是孩子望父成龙。儿女多次给我写信,感人至深,别人看了都会流眼泪,劝我好好上班,好好跟妈妈过日子,还说:邻居阿姨谁都问:怎么老也看不见你爸呢?总看你妈忙里忙外的,后来都怕阿姨再问了,孩子不愿听到别人说自己有一个不务正业的爸爸。

我嗜赌如命不能自拔,输掉了金钱,也输掉了亲情、友情和人格。作为一个男人,在丈夫和父亲的角色上,我没有尽到应该承担的责任,反而带给她们的是无尽的痛苦,无尽的伤害,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妻子盼了一年又一年,希望我改掉这个恶习,而我却越演越烈,多年的生气上火,妻子得了甲亢,身体状况越来越糟,她治病出院我都没在家,她那时伤心极了!后来走入修炼后,她说:就在我不能维持这个要解体的家时,总有一种再等等的无形力量支撑着。

1996年11月15日,我在外边赌钱4、5天了才回家,用妻子的话说,她得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生气,因为两只手发麻到胳膊,还心慌气短。

法轮大法救了我

也恰巧在这一天她正在家躺着,单位的同事来找她,说:起来去炼功吧,现在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可好了。妻子问:这种功法能不能让人不生气?同事说:“管,还管病哪!”

妻子就这样跟她去了,炼功音乐一响,心里从未有过的敞亮,就这样走上了修炼的道路。她说的冥冥之中的等待就是今朝得法修炼。

1997年我得了皮肤病,满身满脸都是,到后来严重的脸都肿了起来,肿得面目皆非,脸上身上都是血,晚间睡不着觉,白天啥也干不了,在当地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妻子一看这也不行呀,就对我说:你跟我到哈尔滨去看病,要不然就跟我炼法轮功。我说我跟你炼法轮功吧。

我炼功炼到三、四天的时候开始脱皮,五、六天皮肤病奇迹般的消失了,前胸都光滑了。邻居问我们用什么药好的这么快?我说:没花一分钱,没吃一片药,炼法轮功炼好的。

通过学法,我才明白怎样做好人,做思想境界更高尚的人。学《转法轮》,我真正明白修炼是什么,从此彻底戒掉了赌博这个恶习,戒掉了烟瘾,这在我身上是天翻地覆的变化。

告别了过去浑浑噩噩的生活,回顾大半个人生感慨万千,打心里感激法轮功带给自己的崭新人生,生活中我处处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妻儿,善待周围所有的人,家中又有了久违的欢声笑语。温馨和睦的家庭氛围对儿女来说不再是梦。

我们家当时开小卖店,大人、小孩都喜欢到我们家买东西。大法带给我们家的美好,我们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所有认识我的人用敬佩的看待大法。他们说:只有法轮功能改变人。

自从九九年法轮功被非法迫害开始后,我和妻子去省政府和北京上访,要用亲身经历证实大法的美好,为法轮功鸣冤,因而多次遭到迫害。一天我们单位来了几个人到我家,拿着文件,宣布对我开除党籍,要我签字。我说: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我知道怎么做好人了,签。在这十七年的迫害当中,我和妻子同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一样,多次遭到迫害,我们几度放下生死,捍卫大法。

我深深的知道,如果不是幸遇大法,我已经无可救药,在人世当中随波逐流,逐步滑向罪恶的深渊,我当初已经赌掉了人生,背叛了道德良知,修炼大法让我从此修心向善,改头换面。法轮大法拯救了我的心灵,给了我健康的身体,法轮大法塑造了一个崭新的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