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青岛市政协副主席李学海遭恶报落马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山东省青岛市政协副主席李学海涉嫌严重违纪被“双开”调查。据悉,2016年5月7日,李学海在青岛市政协一会议上被带走。李学海落马消息公布后,其曾任职的城阳区、市南区有民众放鞭炮以示庆祝。

“善恶有报”的天理千古以来就是不拘形式的在世彰显着。李学海的落马之因绝非仅是贪腐,而是其残害法轮功学员的行径遭到了天惩。

李学海曾历任城阳区委副书记、区政府区长,区委书记、党校校长、青岛出口加工区工委书记;中共青岛市市南区委书记、党校校长;青岛市政协副主席。其中1997.12-2008.03在青岛市城阳区担任政法主要负责人11年间的后9年,正是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最为疯狂的阶段。李学海在这9年期间首当其冲地迎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灭绝政策,李曾于2007年电视讲话实况中对法轮功创始人和法轮功进行人身攻击与污蔑抹黑,并扬言:对法轮功修炼者轻者判3年,重者7年。

早在迫害法轮功的初期,李学海就作为背后推手,唆使城阳镇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辛诺明去过马三家劳动教养所“学习”如何残忍地对付法轮功学员。随着李学海的十年“出色政绩”,城阳地区的法轮功学员经历了十年漫长黑夜,被非法抓捕、劳教、判刑、酷刑、关进精神病院、打毒针、扒房、抄家、勒索,血迹斑斑……

▼城阳小“马三家”——鑫源旅馆

“辽宁马三家劳教所”为中共邪党中央一级迫害法轮功的重点场所,中共法西斯劳教制度的示范标本,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黑令下,其创制灭绝人性的迫害模式与罪恶手段,被迅速推广到全国。马三家的罪恶表现在精神、肉体、经济上的三重残酷迫害。这个鑫源旅馆就是李学海率领的城阳政法帮一手打造的小“马三家”。

'鑫源旅馆外貌'
鑫源旅馆外貌
'鑫源旅馆地下室入口'
鑫源旅馆地下室入口

鑫源旅馆位于青岛市城阳区城子村城阳高架桥东侧,老板王田吉(音译,时任城阳镇政府镇长司机)后台是城阳镇政府。从99年7?20—2001年期间,鑫源旅馆地下室就沦为关押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当时以青岛为中心的周边县市:黄岛、青岛、即墨、平度、莱西……凡是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在遣返途中多数都被扣押在此地下室,只要在此处滞留过,哪怕几分钟时间,每人至少被敲诈100-120元钱不等。城阳610组织对关押在此的法轮功学员处以巨额罚款当成他们的第二谋财手段。

2000年左右,城阳区几十位法轮功学员曾被长期羁押在此地下室遭受摧残。曾一度把非法抓来的法轮功学员,不分男女关在一起,到了寒冷的冬天,看管人员扯掉了他们身上的棉衣,只许他们穿一身单衣,还被克扣饭菜,吃喝拉撒睡在同一房间里。这些法轮功学员被长期罚军蹲、遭毒打,一关就是8、9个月,长期遭受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摧残不见天日,被“挖心洗脑”逼迫放弃信仰。

最为众所周知的就是城阳大周村的残疾女青年法轮功学员江静,其曾被反复非法关押于此地5次。其中2000年3月份两会期间这一次江静就被城阳区“610”关押在此长达6个月之久。地下室内阴暗潮湿,没有被褥、床铺,警察受上级指使让她只能蹲着、不许坐,如此长达20天。她的衣服被警察强行夺走,身穿单薄衣服只能蹲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稍一坐下,就会招来警察的呵斥与辱骂。每顿饭只给一个火烧、一片咸菜,不准洗漱,大小便都在室内。这种不见天日的地下室生活如同地狱般苦不堪言。

江静在一周岁时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症,从此落下腿部残疾,走路困难。自从修炼以来,短短的时间里,她的身心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她变得开朗、豁达、做事能先想到别人。腿也不象以前那样走路费劲、困难,一身轻,并且越来越正常。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仅仅因为她履行宪法赋予一个公民的信仰权而遭到灭顶之灾。

▼关精神病院药物迫害

城阳区政法帮为了达到迫害法轮功的预期目的,对于那些不愿意屈从中共的淫威的法轮功学员终于下了毒手。

2000年9月底,江静与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鑫源旅馆地下室临近第6个月的时候,610组织对始终坚持自己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痛下毒手。原政法委书记王健指示辛诺明以城阳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张忠凯为首的一行六七人(其中有两名女政府工作人员)将法轮功学员江静、非法绑架到青岛市崂山区中韩精神病院。辛曾扬言:我就不信治不了她,她要不转化就别想出来了。法轮功学员纪学在江静之前已被关押在里面强行服药。

在中韩精神病院,他们用约束带把江静的手、脚、身子固定捆绑在铁床上,强行给她注射了一支毒针。几分钟后药物在江静的体内开始发作,江静突感身体不适,内心一片恐慌不安,心跳开始加速,视线开始模糊,继而口干舌燥,眼前一片漆黑,几乎窒息而死。(据医学人士透露,此药属国家禁品,只有医生实习时给兔子做实验打过,药量大时,兔子当场死去)在以后的几天时间里,江静不能吃饭喝水,根本无法行走,身体极度虚弱。精神恍恍惚惚,很难找回自己的主意识。

'崂山区中韩精神病院'
崂山区中韩精神病院
'绑在床上强迫注射毒针(演示图)'
绑在床上强迫注射毒针(演示图)

当药力减弱后,江静强撑着极度虚弱的身体走到铁门前,隔着门洞问值班护士:“你们给我打的什么针怎么这么难受?”护士起初还在掩盖地回答说是安定针,江静就把身体的极度痛苦告诉她。最后也许护士觉得有一个庞大的邪恶政府在撑腰,也就没有隐瞒实情的必要,坦言道:“你想一想,你们政府送你来的,你能好受吗?!”

几天后,他们不顾江静身体的虚弱,在她痛苦不堪的情况下护士又第二次给江静注射了毒针。母亲去看望江静时,恰巧碰到人面兽心的护士要给江静打毒针,见江静母亲在场,就急忙将毒针偷偷地藏了起来,当母亲找到医护人员追问打针之事,他们慌忙掩盖说“不打针,不打针。”

母亲走后的第二天,进来一名护士和一名男打手,说要给江静打针,在遭到江静的极力反对后,女护士问男打手:“怎么办,她不同意?”男打手递了一个眼色说:“不用管。”接着就丧心病狂的强行将江静摁倒在地,手脚并用揪住她的头发,膝盖和腿紧紧地顶压住她的身子,任凭江静奋力反抗也无济于事,她的身体已被挤压在墙边不能动弹,无能为力地被注射了第三次毒针。

'江静第三次被注射毒针(演示图)'
江静第三次被注射毒针(演示图)

事后,江静的母亲看到女儿被他们折磨得那个痛苦的样子,放声大哭!

城阳区流亭镇双埠村的刘秀芳也同样落入这种厄运。2000年农历12月23,流亭边防派出所人员陈文、胡乃经、赵××三人上午10点多钟,把刘秀芳绑架到李村中韩精神病院。去精神病院的途中,派出所恶警赵××谎说:给你去上上心理学。到了精神病院后,刘秀芳跟着护士进了一个房间,发现和她认识的法轮功学员周严玲虽已怀孕但也早已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刘秀芳问她这是什么地方,她说:把咱俩当精神病人了。

第二天早晨大夫、护士来了七八个人,强行给刘秀芳输破坏中枢神经的吊瓶,刘秀芳坚决抵制。刘秀芳说:我没有病。一位年龄不足40岁,长方脸,身高1米72左右的男大夫说:到这里就得接受治疗,政府压下来的任务我们就得完成。有一位男大夫揪着刘秀芳的头发把她拖上床,身体呈“大”字形捆绑着。在捆绑过程中,有位年龄40岁以下,偏瘦,约1米70的男大夫用膝盖顶住刘秀芳的心口窝,并用拳头猛击太阳穴。刘秀芳终于无力挣脱,就这样被绑在床上输了7天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剂。已怀孕的周严玲也遭受7天的强迫注射。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政策下,对法轮功学员滥用药物的迫害,是一个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实施的迫害政策,在其人手一册的所谓《反邪教内部参考资料》(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人类最大的邪教组织)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盖的宣称:“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中共政法委把用药物残害、毒杀法轮功学员的手段直接告诉了所有的610、国保、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的恶徒。

据明慧网报导,对不肯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马三家教养院诬陷他们得了精神病,强行注射和灌食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前13年中,据不完全统计,在马三家女子劳教所被采用药物迫害,致死、致疯或精神失常、失去记忆的法轮功学员有34名。 马三家的毒针由而在城阳区也被得以“广泛应用”。

▼残民害物 敲诈勒索

法轮功学员刘秀芳,几年来累次遭受政府与公检法司不法人员的迫害,被关押、勒索、非法拘留、非法劳教,被绑架到精神病院,几经被迫害得流离失所。期间,新盖房子加上院墙也被推倒。

2000年的11月14日刘秀芳被非法送入王村劳教所,在体检时查出有心脏病,劳教所拒收被拉回当地派出所。当晚流亭镇政府人员娇春红与双埠村人员利用欺骗手段告诉刘秀芳的婆婆“你儿媳有病”,让她婆婆交出1万元钱就放人。

'刘秀芳家被推倒的房子'
刘秀芳家被推倒的房子

那天只有婆婆一人在家,年迈70多岁的老人被迫冒着倾盆大雨凑齐钱交到了大队。这时双埠村村书记张训贵恐吓老人说:刘秀芳家翻新的房子没交地皮钱,赶快交上地皮钱,否则把房子铲倒。吓得老人都跪下了,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心软,逼的老人又借了3200元钱交上。这样仍没善罢甘休,12月,张训贵下令让一位叫江崇金的人带领铲车把刘秀芳家新盖的刚装修好的两间房子加上院墙全部推倒,又强制给刘秀芳家停电近2年。

明慧网2000年7月18日消息,城阳区红岛镇西大洋村的法轮功学员因上访,分别被罚款5千、6千、7千、2万、3万不等,一次比一次重。据说最后这一次每人将被罚款6万元。上访回来后,学员被关在镇上的治安联防派出所,交上罚款后才可放人,如无钱便到家中把值钱的东西全部拉走。春节前有大约20个左右的学员被关在山上的一间房子里,被脱光衣服,并让其家人跪在地上哭求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 在红岛镇,只要是法轮功学员,其家人亲朋好友都被株连,小孩不准上学、大人不准工作、青年不准当兵……

这一次回来后,他们被关在了李沧区的一所破旧的楼房的二层上,还有其他的红岛镇学员,共30人左右,其中既有2个月的婴儿也有70多岁的老人。学员们先是被关在一间大屋子里,不准说话,不准炼功。只准按他们的要求整天坐在那里,哪怕动动嘴都被立刻用胶带封住,保安甚至买了录音机,播放流行歌曲让学员们跟着唱,谁不唱就打。有的学员绝食抗议,则被强行灌食。 保安看到即使这样摧残学员们仍很坚定,非常恼火,每天晚上酒足饭饱后就把学员拖到一个房间里疯狂地殴打,一个学员从腰带以下全部被打成青紫色,学员讲是用直径10几厘米的方木打的,甚至70多岁的老人也不放过,身上到处是伤。还有两个女学员被送进精神病院,七八个保安野蛮地扒下她们的裤子,强行打针,打针后她们就象植物人似的,大脑没有思维,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里的保安嚣张地说:“这里就是人间的活地狱,因为你们是炼法轮功的,即使把你们打死也没人管。”

▼中医邵承洛被迫害得九死一生

赵村61岁的中医邵承洛,仅因为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在过去16年中,在劳教所、监狱遭受非人酷刑,被迫害得九死一生。邵承洛于2015年8月14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前中共头目江泽民,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公布江泽民的刑事罪责,让世人看清这场迫害。

以下是邵承洛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的事实: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16年中,我曾多次被非法关押,曾被非法劳教3年,被非法判刑7年,10年中在山东王村劳教所、山东省男子监狱受尽非人折磨,我的手指被强行折断,左脚大趾被砸断,颈椎三次被严重创伤,我的颈腰椎至今留有伤残后遗症。在狱中参与迫害我的人超过“800”人,我一个按照“真、善、忍”修炼的人,一个受家乡人尊敬的老中医,被这些人用种种酷刑打伤打残。

邵承洛2001年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劳教所3年多,其间被非法劫持到王村劳教所,遭受了比日本731还残酷的酷刑,九死一生。2006年5月,邵承洛又遭绑架,之后被非法判刑7年。在山东省监狱遭受了150多种方式的迫害和酷刑折磨。邵承洛还曾经被城阳红岛边防派出所绑架,当即被公安、联防的不法人员打残,并抢去身上带的钱财和摩托车等私人物品,被抢劫去的财物不给清单,也没有归还。邵承洛2次遭洗脑班迫害,3次遭非法抄家。还曾经被城阳流亭政府人员和民兵,长期在其家中监视居住。

江泽民在发动和维持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个人与家庭带来了巨痛和创伤。同时也引发了中国自文革后前所未有的司法黑暗与道德沦丧,是一场对中国司法基石与道德基石的彻底毁坏。

自古以来“天理昭昭,善恶有报”,即便皇权至尊也概莫能外。北魏太武帝拓跋焘,拆毁寺院,焚烧佛经,捣毁佛像,活埋僧侣, 452年便被宦官谋杀,年仅44岁,两儿子也相继死于宦官之手。

北周武帝宇文邕,扬言不怕下地狱,下诏“禁佛、道二教,经书、佛像尽毁,并令沙门、道士还俗为民。578年,武帝即身患恶疾,全身糜烂而死,年仅35岁。3年后,国破家亡,宇文皇族子孙43口被灭。唐武宗李炎,26岁登基后大毁佛寺, 焚烧佛经,强迫僧尼还俗, 毁佛铸币, 称“会昌灭佛”。次年,为丹毒引亡,年仅32岁。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帮凶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王立军、令计划、苏荣、徐才厚、郭伯雄……这些党政军要员纷纷落马。昔日,李学海在推行江泽民对法轮的灭绝政策中,成为青岛市城阳区官员中打响第一枪的人,现在也成了城阳区官员中第一个应声倒下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