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勇士被“强制失踪”已十二年 妻子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七日】二零零四年二月,为了还百姓知情权和明白中共造谣媒体诬陷法轮功的真相,邯郸市永年县法轮功学员程凤祥等忘却个人安危,用插播电视的办法,成功的让邢台、沙河两地成千上万的百姓看到了大法真相。可是,从此,程凤祥被酷刑折磨,当年秋天被迫害致残,至今被“强制失踪”已经十二年了。

程凤祥的妻子巩双芹和全家二十多口人自此多次被骚扰、关押、高额勒索,家庭工厂关闭、大酒家破产、转让,以及门市破产等等,给一家人及亲戚朋友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和巨大经济损害。

程凤祥的五十一岁的妻子巩双芹,于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巩双芹女士控告恶首江泽民的事实与理由。

二零零零年,巩双芹的丈夫法轮功学员程凤祥因向人讲清真相,被劫持,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后,又非法抄家,非法关押我七十天左右,勒索我家人二万元,才把我释放。

二零零四年一月十九日,程凤祥等法轮功学员在邢台、沙河两地,利用无线电视插播《伪火》、《全球公审江泽民》、《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真相电视,时间长达两小时,中共制造的欺天大谎被一下子揭穿。

当这些真相画面一下子呈现在百姓的眼前时,人们耳目一新,感到无比的惊诧。就在这一天,邢台、沙河两地成千上万的民众知道了法轮功被诬陷和迫害的真相,人们奔走相告,真相得以广传。

一。程凤祥遭受的酷刑迫害

二零零四年二月,程凤祥被绑架。这期间,对程凤祥实行的酷刑迫害,刑讯逼供。

插播勇士程凤祥
插播勇士程凤祥

拉伸酷刑

带黑头套(如二马分尸)两手分别用手铐直接铐两手腕处,拉伸导致受害者双臂神经、肌腱、骨骼残废,两手臂只能耷拉着,造成双手一直冰冷麻木,不听使唤,生活不能够自理。

抽打脚心

被害者强行按趴在地上,再用竹条、木棍、铝合金条、铁链等等刑具抽打脚心。脚心疼痛通透全身。

药物摧残

用手指捏住鼻孔不让呼吸,把嘴撬开,将摧残人的药物灌入,用手指捏卡脖子,强逼咽下,强行灌食等。

烧烤酷刑

将高照明度电灯泡吊于被害人脸部热烤,使受害人在强烈灯光和热烤下痛苦难当;用烧开水往被害人头上浇。

轧杠碾压

被害者趴于地上,在两小腿肚上横放一圆形木棒轧杠,轧杠两头各站上一人,两人来回转动轧杠,在被害者两小腿肚上滚动碾压,重压碾伤。

半蹲铐打

将一只手铐挂钩在铁网高处,另外一只手铐向不同方向用大力拉开钩在斜挎低处,两只手铐马上勒进两手腕的肉里面,被害者面部和胸部不得不紧贴铁网,使人既不能蹲也不能站。再把一圆形木棍强行杈于胸与铁网之间,用力撬胸,使人痛苦难当。

熬鹰

十四个日夜不让睡觉,经多种刑罚和暴打折磨打断右侧肋骨,并使程凤祥的体重从一百八十五斤急速下降到一百五十斤。

二、家人、孩子遭株连迫害

而和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的我那两个十几岁孩子程壮壮、程帅被非法追捕多日,以及没有炼过法轮功的二弟程凤鸣、三弟程凤林和小姑子程丽敏及亲戚朋友等等,多人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数月不等,非法抄家,勒索巨款,并直接导致我们的工厂倒闭、大酒家破产、转让和门市破产等等,给我和家人及亲戚朋友造成了严重的精神伤害和巨大经济损害。

我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判缓释放。

三、程凤祥被“强制失踪”已十二年

而到二零零四年秋天,被残酷折磨肋骨被打断的程凤祥,已出现心脏病、肾脏衰竭、低血糖等等,身体致残,人都走不了路了,被从医院用担架绑架到邯郸劳教所后,永年县公安局对我们说“人跑了”,程凤祥从此被强制失踪了。

我们怎么会相信能有这样的事情哪?这样,永年县公安恶人又再一次将我们全家二十多口子人分别非法拘禁多日。

十多年来,对我们进行多样非法监视,年年到我们家里对我们恐吓、威胁、要人,一次次对我们好几个家庭非法包围、抄家,老婆母因常年被骚扰惊吓,再也承受不住了的迫害,于二零一二年含冤去世!

我们是守法的公民,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残酷迫害的家破人失踪,使我一个妇女承担着沉重家庭的重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