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善做好人 保定市满城区农妇两次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白龙乡大坎下村农妇田志仙,因炼法轮功,被满城区公安局、国保大队、610、白龙乡派出所及政法委村干部绑架两次、多次被进门骚扰、电话骚扰、蹲坑监视等。她丈夫被邪党人员恐吓、威胁、調动、蛊惑对她修炼法轮功非常不理解、仇恨,要与她离婚,现在那曾经温馨的家处于家破人散的处境。

以下是田志仙自述被迫害的经过。

一、大法教人做好人,有益身心

一九八一年,我患妇科病月经不正常,每次来月经肚子痛的在炕上翻滚。结婚后又患上头痛、脸浮肿等病,只能靠药物缓解。公婆因我有两个女儿,没生儿子,看不上我。时常挤兑,我家因欠别人的债,生活困难,两个孩子还小。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四口人的地我一人管理, 我家公婆什么都不管。我们家的地和小叔子家的地紧挨着,我公公把小叔子家里的地整的干干净净的,我家的地荒了他都不动一下,我心生怨气,发誓等他们老了绝不照顾。后来又染上抽烟、喝酒的坏毛病,心胸狭窄,脾气暴躁。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我在照顾癌症晚期的父亲时,一位法轮功学员来看我父亲,他告诉我们炼法轮功能祛病,我由于受无神论影响,我不相信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为了父亲转危为安,兄弟、妹子们轮流给父亲读《转法轮》,我也凑热闹参加他们的队伍,妹妹特别相信大法,很快走入了大法的修炼。妹妹天天劝我:也炼法轮功吧!还给我买了一个录音机,叫我听师父的讲法,我不好意思推脱,就抱着试试的心听师父的讲法,我听了一会觉得师父讲法的声音真好听,就愿意听了,在我认真听时,觉得师父讲的有道理。就听完九讲。我又请了一本《转法轮》。后来又买了一个MP3,在家听,上地里干活也听。从此我明白了人为什么会有苦有难、修心向善才能有福德的道理。心胸豁然开朗,就象在黑暗中突然见到光明,喜悦的心情无法表达。

得法时间不长我就把吸烟、喝酒大约有四、五年的恶习全戒了,以前喝酒比一般男人瘾都大,拿烟、酒当宝贝。夏天从不吃冰棍,都是喝啤酒,做饭也得叼着烟卷。现在闻见烟、酒味特别难受,恶心想吐。

法轮功师父在讲法中明示了人与人之间的因缘关系,从此我开始按师父的教导做人。学法后改变了对公婆的态度,公公病重我细心照顾,擦屎擦尿,公公很是感动,内心觉得对不起我,在他病重时惭愧地说:“我对不起你们,你数落我吧。”见老人醒悟,我不知说什么好了。我觉得自己遇事也能为别人着想了,也不计个人得失了。在卖地时,小叔子非得让把我种了十几年的地让给他,心想我是炼功人不能和他计较,就给了他,连村干部都觉得我不可思议,佩服我了(因为他们知道我炼法轮功)。

二、被非法闯入家中绑架

二零零八年七月一日早晨四点,我正在炼功,白龙乡派出所的刘东东、乡政府的郭占等四个人非法翻墙而入,闯进屋内。我质问他们干什么?人不由分说上前抢走我的录音机和炼功带,并叫喊让我跟他去乡政府,家人被惊醒,我女儿问他们为什么抓我,上前阻止并询问理由。他们态度蛮横,把我逼上车,到村口又把我逼下车转到另一辆车上,强行把我绑架到满城县神星刑警三中队。

到那之后,刘东东非法审讯说:“谁教你炼法轮功,与谁接触,你家的东西谁给的你?”我不配合,给他们讲真相,讲我怎么开始炼功的,师父如何教我们做好人。他们做着笔录,污言秽语、污蔑我师父,诽谤大法,然后逼我写所谓“保证书”,还叫嚣说:“你不写不让回家,把你送劳教所。”之后我上厕所还有一个女人跟着。下午他们逼我按手印、签字,我才被释放回家。

回家后,乡政府人员李大东(白堡村人)、吴朵、张水(西龙门村人)、村干部魏建国,限制我人身自由不许外出。天天到我家骚扰,问我在家吗,魏建国还进屋看看。要是不来我家的时候,就打电话询问我,让我别出门,别给他们找麻烦。乡、村的邪党人员在村口蹲坑。

每年邪党敏感日,乡、村的邪党人员就骚扰我,不是来人,就是打电话骚扰,赶个集都遭到盘查,使我全家人不得安宁,生活在恐惧之中。

三、再遭绑架

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我和我的母亲、妹妹在我家。突然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白龙乡派出所及政法委和村委会等六个单位机构的人,大概有三十人左右,由主任王桥带领非法闯入我家,站满整个院子。派出所所长韩占秋手里晃着一张纸,自称是逮捕证,随即几个人闯入屋内搜走了我的大法书,并对我强行绑架,母亲、妹妹上前阻止,以绑架相威胁。七十岁的母亲险些被他们推倒,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哆嗦。我妹妹极力阻拦,这些人大喊着要把我妹妹也抓起来。在慌乱中我被几个人又推又拽塞进车里,绑架到神星三中队。

不大一会,几个警察议论:白龙乡政法委书记李敬东绑架我们送神星三中队后,回去的路上在南魏庄村下坡时撞车了。我说:“他是抓我们遭报了”。

我在三中队被关在一间屋子里限制自由,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公安局的陈永会(白龙乡南水峪村人)派出所的刘东东逼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并恐吓说:“不写就送进劳教所”。我不配合他们。可能李敬东遭报的事,把参与迫害我们的人敲醒了。深夜1点多我被放回家。

四、对家人的精神伤害

由于我两次被绑架、拘禁,加上不断骚扰,给我的两个孩子和丈夫造成很大压力,精神几乎崩溃,整天提心吊胆。丈夫被邪党人员煽动,就开始怨恨大法,邪党人员干恶事他不敢反抗,把怨气撒到大法上来,骂我师父,到处写诽谤大法的话,撕毁真相、大法书、台历、对联等,见到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就开骂。还几次逼我离婚,打骂我,揪我头发,咬我,不让我在家住。还换了几次门锁,现在都不让我进家。好多人劝他,就是不听。

以上所述受到的一切不公正的对待,是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我一家深受其害。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始作俑者,是造成众多世人犯罪的罪魁祸首。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