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小事中去执着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修炼大法已七年多了,最近发生的一件家庭小事,使我对“慈悲心那是去掉情之后那部份产生出来的”[1]有了一些的感悟。

临近十月长假,我们一家三口准备回老家看望我父母。星期天我把衣柜整理了一番,准备把一些不穿的衣服带回老家给老家的人。我翻出两件丈夫不穿的运动服准备给我爸拿回去穿,因为我爸喜欢运动,玩空竹、打乒乓球等。平时穿运动服时候多一些,公公则不爱穿运动服,婆婆曾给他买了一身运动服还在那放着,一直不穿,所以我也没考虑给公公留。我直接和丈夫说这件衣服你不穿我就给我爸拿回穿吧。在我拿出一件看上去还不错的运动服问丈夫时他没吱声,我再次用恳请的语气征求他的同意时,他却直接把衣服给了公公,让公公穿(公婆和我们在一起住 )。

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我突然意识到他不想给我,所以就把衣服给了公公,我一下就受不了了。委屈的情绪一发不可收拾,心想:从结婚到现在,我在公婆家受了多少委屈,多少不公的对待,我受了多少罪,别人不知道,你应该最清楚了,在对待两家长辈上,我们对公婆的孝敬(包括物质和精神上)都远远超过对我父母的孝顺。而我父母对我们的付出又远远超过公婆对我们的付出。其中在几件大事上,在关键时刻都是我父母伸出援助之手帮我们,而公婆因其它原因却没有帮。这么多的在常人看来太不公平的待遇上,我都忍了,都承受了。因为我是修炼人,明白这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中才能消业、提高心性和长功,所以我对公婆一直很孝顺。可今天丈夫却连一件不穿的运动服都不愿给我爸,他的这种突如其来的表现让我有点受不了。所以我说既然你不愿给我,那其它的衣服我也不拿了,我这句话引发了丈夫的怒火,他大声严厉的在公婆面前训斥了我,说我心眼小等等。我伤心的落泪了,一肚子的委屈和不满,心想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其实已经不在法上了,心里对丈夫有怨恨心,虽然表面上强忍,但心里已动了气。

虽然也知道他训斥我的那些话有道理,但就忍不住,心里憋的难受,紧接着我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严重的感冒病业状态。在这期间,我又工作,又送孩子上学、辅导作业,洗衣服等,身心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可开始丈夫、公婆对我不理不闻不问(后来丈夫在我洗大量衣服时也问过一两句),就象我不存在一样,我深切的感受到了常人所说的冷漠无情。心里的那种痛苦真的让我有点快撑不住,要爆发了。但我是修炼人,我要忍住,心里一直求师父帮帮我:是我错了,我心眼小,自私,没考虑丈夫的感受,没做到骂不还口,我和丈夫顶了几句。心里不停的念,终于还是强忍住了,心平静了。

可好景不长,严重的身体消业让我一会儿又快忍不住了,强烈的思想业弄的我精疲力竭,每次出现不好的念头,我就在心里求师父帮我并不停的念:师父我错了,我自私,我没做好。经过数次反复消思想业和两天的身体消业后,我心态稳定了,病业状态也消失了。我主动和丈夫较心平气和的交流。把我心里的疑问和我悟到的一一和他做了交流,他也说了他的感受。交流中,我发现我和丈夫曾经历过那么多大事都能过关,而这么一件小事我却翻了跟头。自私心肯定是我应该修去的,但这自私心的背后却是我对丈夫的情放不下,潜意识中我觉的我和丈夫的关系不一般,他就应该对我稍微好一些,忍让一些,这些是我以前都没觉察到的,因此才出现他不给我衣服时,我就赌气其它的衣服也不要了,这根本就是个常人的做法,哪是个炼功人的所作所为?因此又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试想这个人不是丈夫,而是其他人,我也许真能忍住,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也不会赌气了。

哦,我终于明白了,这是我对丈夫的情没放下,总觉的他应该对我有一丝的忍让是应该的,试想如果丈夫对我有一丝丝的忍让,一丝丝的偏袒,可能就会伤害到别人呀,只是伤害的程度大小不一样而已,这严重的违背宇宙真、善、忍特性呀。我们修炼人应该是先他后己,无私无我呀。

悟到这些后,我对丈夫没有一丝的怨恨,反而更加主动的关心起他来,这种慈悲是发自内心的为他好。这在以前我是做不到纯善的为他好。他对我好时,我对他更好;他对我不好时或犯了很大的错误时,我也只是为了修炼表面做做样子关心他而已。

通过这件小事,我真正体验到了慈悲的那种美好心境,而情只是暂时的、自私的。

个人层次所悟,不当之处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