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监狱以“吊瓶”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吊瓶”酷刑是山东省监狱恶警使用警用戒具束缚带迫害法轮功学员后的一种升级迫害。

在山东省监狱,最早使用束缚带是在对绝食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时用,如对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开始绝食的法轮功学员范延起、王康宁、刘如平,在每天六次强行灌食时,就用束缚带将脚、腿、腰部、胸部及胳膊捆绑在木椅子上;恶警发现这种酷刑对付法轮功人员“很有效”,后来就广泛的用到各个方面的迫害上,有时在二楼走廊,同时捆绑好几位法轮功学员。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从二零一四年起,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指使刑事犯人使用捆绑酷刑摧残法轮功学员:先用束缚带将法轮功学员从上身、胳膊到腿脚都捆在椅子上。然后进一步升级为“吊瓶”酷刑,即将椅子倾斜后仰四十五度左右,固定于空床的床帮沿上或其它物品上,再用绳子将头上部捆绑住后,在头的后面下垂的绳子一端吊上一个装满水的可乐瓶子(由小可乐瓶子随时加重更换为大可乐瓶子),使头部倾斜的同时颈椎又承受下坠的可乐瓶子的重力,头抬不起来又挺不住,时间一长,呼吸困难,颈椎痛苦至极,身体难以忍受。人承受这种“吊瓶”的极限不超过半小时。当法轮功学员承受到极限时,恶人们就放正椅子叫法轮功学员稍喘口气儿,然后再继续迫害。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吊瓶”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吊瓶”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吊瓶”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吊瓶”

二零一四年五月十三日,法轮功学员张盛齐被非法关进监狱后,被关禁闭,张盛齐每天晚上喊“法轮大法好”,整个十一监区楼大部分人都听到了,恶警吓得要命,不断加重迫害张盛齐。犯人杨洪有带领几个打手,几乎天天动手打张盛齐,灌警用辣椒水,犯人相怀珠参与“熬鹰”,不让张盛齐睡觉等等迫害。

被关禁闭三个多月后,犯人杨洪有把张盛齐带到封门封窗的房间,实施了“吊瓶”酷刑,迫害一星期,残酷迫害迫使张盛齐妥协。由此,恶人恶警才把“吊瓶”酷刑当作迫害法轮功的“妙招”被称为“紧箍咒”而大量使用,据恶人们说,没有人能闯过这一关。

这种“吊瓶”酷刑,惨无人道的体罚摧残迫害方式,有针对性的主要迫害了三部分法轮功学员:

第一部分是刚入监狱的学员,为促使其赶快“转化”,恶人急不可耐地使用此酷刑,“出成绩”、“挣分减刑”,犯人杨洪有在封门封窗的监室用“吊瓶”酷刑除迫害张盛齐一星期外,杨洪有还用此酷刑迫害了一些刚进监狱的学员;潍坊市犯人尹军使用此酷刑迫害了一部分新进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恶人随后一直也用此种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

第二部分是反奴役劳动的部分学员,这部分主要发生在临沂犯人相怀珠监室内,如法轮功学员唐配武、郭志强等被“吊瓶”迫害,使唐配武被迫害致阑尾炎病发作而住院,迫使郭志强、李全福参加奴役劳动。

第三部分是对所谓违反其规范而被严管惩罚的学员,用此酷刑迫害,如法轮功学员张洪金因有经文,被恶警安排犯人任强、马登州用束缚带捆绑一天后,又用“吊瓶”酷刑迫害了三天。

这种酷刑是最狠毒、最惨无人道的一种酷刑。自恶人恶警使用以来,几乎威胁了所有法轮功学员,恶人恶警肆无忌惮,时不时的就用“吊瓶”酷刑进行威胁、迫害,直到现在还在以此威胁恐吓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