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生死 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得法的学员,虽然得法较迟,但期间经历的艰辛、魔难、体悟也是非常的多,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一路走来,真正体悟了修炼的幸福,更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一、把心摆正,旧势力就不敢迫害

得法后,我对修炼的严肃性开始时认识不足,很多时候是凭着特有的热情和感性认识在修炼,没有真正完全站在法上实修自己。特别是一些根本的执着一直没有彻底放下,实修不到位,而旧势力在我的修炼路上设了许多的大关大难。所幸的是,到了关键时刻,我一般都能放下生死,信师信法,就因为这坚定的一念,在许多的大关大难中,师尊慈悲呵护,化险为夷,最终走了过来。

我曾三次面临着将被非法判刑、劳教和送洗脑班,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更是发生过许许多多的干扰和考验。

在二十多人看守下闯出派出所

二零一二年,我和七位大法学员在一起交流切磋时,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中两位学员被非法劳教,几位同修遭非法拘留。我当时坚决不配合迫害,只和警察慈悲的讲真相。在二十多人面对面看守的情况下,我发正念不让他们对大法犯罪,让他们看不到我,在师父的呵护下,我神奇的走出了派出所。后流离失所一年多。

我充分利用流离失所这段时间,和其他大法弟子配合,在我县广泛散发了一次真相资料(大约十多万份),将全县许多真相空白区、死角和从没发过真相的边远地区基本都发到了。这之后,师尊安排我结束流离失所,堂堂正正返还单位上班了。

师父帮我化解了这一难

为了走正修炼的路,我又找到我地另一位已流离失所好几年的一位教师大法弟子,经过交流,他也结束了流离失所回到家中,但却始终不能恢复工作。师父讲:“但是大家往往重视结果,不注意在这个过程中把你们应该讲到的真相都讲到位。”[1]我们和他切磋后,一起写了一份详尽的真相报告,并将天安门自焚这个大疑案的真相和报告合在一起,我建议他堂堂正正讲真相、反迫害,救度相关有缘人。但同修由于多年受迫害,有怕心。

我当时觉的我应该和他一起去完成这个使命,所以我就将报告复印了许多份,到县政府、政法委各办公室发放,后政法委副书记兼“六一零”主任带着“六一零”人员出面干涉、阻止,并喝斥我:你胆子也太大了,发法轮功资料发到这里来了。我就和他讲道理、讲真相。他就讲:本人都不来,你来干什么?而且你这不光是送报告,同时还在发法轮功资料。我讲:就是因为这个自焚假案毒害了许多人,也使法轮功蒙上了不白之冤,所以必须让你们明白这是一种诬陷和迫害。当时我虽然怕心少,但争斗心非常强盛,在讲真相时由于语气不善,反而激化了他的魔性。他非要我什么承认错误,作深刻检讨,不然就送洗脑班,并说洗脑班现正缺一个名额。我说:我有什么错?向你们反映情况难道这是错吗?法轮功是千古奇冤,难道不应该讲吗?学法轮功的人都不偷、不抢、不嫖、不赌、不贪污腐败,更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所以我是绝不会作这种检讨的。

由于大声的争吵,引来了政府大楼许多人观看,我索性在办公楼大声的揭露这种邪恶的迫害,很多时候说得他哑口无言。他下不来台,气急败坏,当时就通知了国保,又和洗脑班联系,定下来要送我去洗脑班。我看他已经定下来了,心里也没有了顾虑,我想我修炼到现在,洗脑班绝对不可能动摇得了我。我坦然的对他说:“洗脑班难道吃人呀!我不怕,我坚信洗脑班任何的邪恶手段也奈何不了我,但你非要这么干,我出来就要和你打官司打到底。”

虽然争斗心极强,但就因为有坚定的一念,内心已坦然不动了,师父就将此关难帮我化解了。表现是公安局和我单位都不同意将我送洗脑班,并说:为这个事将他送洗脑班,到时候肯定又会写文章全县到处散发。

我虽然过了这一关,但回家当天晚上就掉了一颗牙齿。我明白,这是旧势力在钻我争斗心的空子。在以后的修炼中,我都一直在努力地去自己这颗争斗心。

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魔难

二零一五年年初,我和一大法学员去外地一小区发真相资料时,遭到当地不明真相的人员围攻、殴打,并恶意举报,后被那个地方的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我除讲真相就是一直连续发正念,我能感受到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我全身一直发热滚烫。

但当时我很大程度还是用了人的认识在看待这次迫害,认为我发资料是被当场发现,而且携带的资料有好几百份,那个地区以往又是极为邪恶,感觉要否定邪恶的迫害似乎很难,我甚至已做好了坐牢的准备。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没修好,给师父增添麻烦了,弟子不怕坐牢,只要是师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弟子一概接受,但如果是旧势力安排的,师父不容许的,弟子一概不接受。”那一刻我真的达到了坦然放下了生死的超脱,根本不在乎坐牢不坐牢,无所谓,一切交由师父安排,只是发正念,同时内心感到这些警察实在很可怜,我发出一念,一定要让他们明白真相,救度他们,不让他们犯罪。

之后我就非常坦然的和那些警察讲真相,并将自己的修炼经历详细讲给他们听,反复破除无神论和谎言对他们的毒害。说得很投缘、很成功。那些警察明白真相后,在调查和取证上完全为我开脱。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共同配合营救下,二十四小时后我就顺利回家了——由我地国保和我单位出面将我接了回来。

师父讲:“但是哪,只要按照大法、按照师父告诉你们的,你们有你们的那条路走,谁也动不了。但是这条路很窄,窄到你走的非常正才行,才能救了人。你走的非常的正,你才不会出问题。”[2]通过这次经历,我对如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有了更深的认识。我由衷地感叹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修炼的幸福殊胜。

有一次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在发资料的时候被警察发现了,我跑到了一座小山上,发现前方许多警察正在上山搜索我,我连忙想将资料藏到旁边的一个隐蔽处,却发现前方的警察竟然将我的行踪看得一清二楚,我又往后一看,竟然发现漫山遍野到处都是警察,而且他们的身边还有狮子、老虎、狼群,想躲、想跑都是不可能的,这时我索性放下生死,提着资料,坦然向后面的警察和狮子、老虎、狼走了过去。这时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这些警察竟然给我让出一条道来,而且他们都用手按住身旁的狮子、老虎、狼,不让它们伤害我,我大大方方的在他们的面前坦然走了出来。

我体悟,我们的一思一念、一切行为,旧势力在另外空间是看得清清楚楚的,但只要我们把心摆正了,符合了法,真能放下生死,旧势力就不敢迫害,就必须给我们让出一条道来。哪怕当时看上去极其艰难凶险。师父讲:“无论怎么难,被救度的生命在被救前怎么干扰与设难,大法弟子是有自己的路的。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来讲,以前我一直在讲,我说大法弟子有这么大的历史使命,要承担救度众生的责任,肯定是有你们自己能走通的路。这条路必须是一条能达到标准的路,这样宇宙众生才佩服,才能干扰不了,你在这条路上才会没有麻烦,才会走的很顺畅。”[4]

二、放下人心 摆正救人的基点

我以前是警察,现在在政府部门上班,由于自己修得不够扎实,我有时对公开参与一些整体活动也有顾虑,但当真正需要我的时候,我一般都能做到以大法为重,强制要求自己放下人心,放下自我,主动积极参与到整体中来。

放下人心救众生

二零一五年初,我省跨地区多位同修遭到绑架,将面临开庭非法审理,我地也有一位同修被迫害。各地同修和家属大都分别为受害同修请了律师,邪党法院表面冠冕堂皇公开审理,允许家人和亲友旁听,但实际上非常虚伪和脆弱,既严格控制旁听人数,只限三位亲属参与旁听,还故意刁难,要求旁听者带身份证,接受检查核实才能進入。在开庭的第一天,一位同修带身份证堂堂正正進去旁听,出来时却又被当地国保、“六一零”人员绑架(由于该同修正念足,没有造成迫害)。

面对邪恶的形势,我们经过切磋后达成共识,一是能去的同修都要赶去发正念,二是必须参与旁听,以达到近距离发正念、灭邪灵和增强受害同修和律师的正念。并明确了三位正念较强的同修带身份证進现场参与旁听。我也参与这次活动。

第二天,我们赶到现场后,发现邪党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不但有很多警察和警车,还有许多武警持枪在现场。我们各自在外面找个地方发正念。由于种种原因,那三位同修都没有带有效证件,无法進去旁听。我一摸裤袋,我的身份证却阴差阳错的带在身上。这不是师父安排让我進去吗?

但当时我也有顾虑,因为那时我被外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刚回来还只有三天,回来的当天我单位的领导和国保都找我谈过话,说他们为了保我请了客(请客吃饭是真的),还找了一些主要领导帮忙,他们不要求我回报什么,但要求我以后再不要给他们惹麻烦。我当时也说了“以后我会小心的”。同时我记忆中也记起了那次“六一零”主任定了要送我去洗脑班,而公安局和我单位都不同意,事后他们也专门找我谈过话。期间还有一次类似这样的经历(这里就不说了)。

我心想,如果進去旁听也遭到绑架,然后又通知公安局和单位来接我回去,这面子上实在有点过不去。我手里捏着身份证问自己:怎么办?進不進去?这一问,我马上警觉了:这是人心!是干扰!修炼人讲的是正念,要什么面子?管它呢,進去再说。

由于我放下了这颗顽固的面子心,進到法庭后师父让我看到了一幕神圣的场景,我看到前面几米远的铝合金栏杆上面的钢球,突然发出强烈的光芒,非常明亮,象探照灯发出的强光一样,而且一闪一闪的,钢球里面有一个法轮在急速的旋转,我能感受到那强光发射到了我的身上,而且时间持续了许久,我当时真是非常的激动:我只是做了一个修炼人应该做的,师父却给予了我这么多。

后来,国保警察在和我的一次接触中也问到了这次旁听的事,我就认真的告诉了他们这次神奇的经历,以及律师堂堂正正所作的精彩的辩护。同时我也告诉他们,我在里面发正念时,天目看到另外空间场仅只是一些蚊子、黄蜂之类的东西,我一会儿就把这些东西灭净了。没有了另外空间邪灵的支撑,那些法官、公诉人在法庭上真象是斗败的公鸡一样,都是无精打采的,根本打不起精神,只是勉强被动的在应付而已。这些国保表面上笑吟吟的听着,似信非信,但看得出他们的内心也很震撼。

摆正救人的基点

今年,我地一同修在外县发真相资料时遭到外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得知了将对她秘密非法开庭的消息,我请假参与了这次营救活动。在直接获得了邪党执法部门构陷大法弟子的第一手材料,我详细写了一份上诉控告书,由受害同修的家属在一位同修陪同下一起去公、检、法部门当面送。但陪同同修去看守所办理委托手续时,被法院、看守所和“六一零”人员以种种借口進行刁难、恐吓,正常的手续却办不了。

怎么会这样?我向内找,明白了还是基点不对,没有把救度公、检、法、“六一零”人员摆在第一位,把这种迫害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其实他们才是最可怜的。我重新修改了控告书的内容,重点讲真相、讲善恶报应,并从法律和形势变化两方面進行理性分析,启发公、检、法人员的善念,让他们明白真相。写好后,我又请假和协调人以及两位同修一起去办理委托手续,我们到那里发了几个小时正念,又和看守所的警察讲了真相,最后非常顺利的办好了委托手续。我们并于当天将复印的六十多份控告书分别送到了看守所、当地检察院、法院,又马不停蹄的将控告书送到中级法院,可惜当时材料的份数不够,最后还有一些人没有送到。我们送材料时都是发出一念:让他们明白真相得救。结果那些公、检、法、“六一零”人员,接到材料后都是马上认真在看。因为我们把心摆正了,心性到位,不执着于结果,师父鼓励我们。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同时也为了揭露邪恶迫害和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这些年来我和同修们一起写了多篇揭露当地邪恶迫害和证实大法的文章,都是用真名实姓讲述真实的事例和感受,我自己也放下人心写了一篇。这些文章在我地大量散发后,反响非常好,因为是本地的素材,既有可信度,常人对当地的新闻又很感兴趣,因而对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现在,我感到政府部门、公、检、法、司、“六一零”、教师等部门的人是最可怜的。由于受党文化和无神论的毒害太深,这些人既难以接触,要和他们讲清真相,让他们完全接受得救也不容易。为了让他们真正明白真相,我在明慧网上下载了一些基本真相内容到U盘上,并写了一封劝善信,介绍u盘上的相关内容,包装后和同修们一起到各单位,各办公室或停放的车辆处去大量发送,无法发放的就下载到内存卡上,用零号包装袋包装再粘贴到信上邮寄,从回馈的信息,效果非常好,从而使许多政府部门,公、检、法、司,“六一零”、教师等部门的人员真正明白了真相。

不久前一次,我在打坐时,一个巨大的声音打入我的脑中:“全世界大法弟子将很快见证法正人间最辉煌的那一刻。”我想这是师父的点悟,时间真的不多了,我会在最后阶段努力修好自己,完成好自己的使命,做好最后阶段的冲刺。让师父感到欣慰,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由于层次所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十年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