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响起三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今天早上,因为安逸心没有晨炼,我想利用上午的时间补上。我先看今天明慧网页文章。看完后大约是上午九点,我就开始炼动功。我刚开始炼,楼上就响起很大的琴声。声音大的我很难静下来。我就把炼功音乐的声音调大,尽量减少干扰。情况是好了一点,可是楼上的琴声还没有停。

我开始向内找,我看到我把声音调大的背后是一颗争斗心。我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这种争斗心的表现。我与同修与家人很少有这种争斗的行为,但是对另外空间破坏正法与众生的邪恶这种争斗心就表现的很强烈,发正念中表现为一种争强斗胜的心态,一定要把邪恶压下去。我想到这里,师父的法打过来了:“我这个人不愿意跟人斗,我也犯不上跟他斗。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1]从这段法我认识到我应该如何对待那些破坏法与众生的邪恶生命了。这时楼上的琴声消失了。我心想我找对了,心里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显示与欢喜心。

这时,楼上的琴声又响起来了。我这时才体察到刚才那一丝不易察觉的显示与欢喜心。我知道是因为自己被安逸心控制没有晨炼,没有做好,又升起了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操控众生干扰我,对正法犯罪,想毁掉这些参与的生命。我就在心里对那些参与的生命说:“我有不对,我可以在法中归正,你们可不要参与,这是宇宙中从来没有过的正法,给予生命的也是前所未有的美好,任何强加于正法与大法弟子的生命都是对正法犯罪,因为正法是前所未有的,你们对正法犯的罪也是前所未有的可怕,一念之差就是前所未有的可怕或前所未有的美好。生命只有同化大法才有美好的未来。哪怕你只有一线希望,我都希望这一线希望能够成为你同化大法得救的珍贵机缘!”这时我流出眼泪,我感到有一种强大能量从我的体内发出,向周边扩散开去,我感受到了有些生命正在同化大法。这时楼上的琴声消失了。

这时从我的大脑中掠过一丝很弱的一念:“师父说的真对,我达到标准了,一切就归正了。”我开始以为这是我真正自己的想法,没有在意。这时楼上的琴声又一次响起来,只是声音比先前小多了。我继续向内找,我回想刚才的思想过程找到了这一念,这一念不是真我发出的,它是什么呢?

这时我才认识到自己以前修炼的一种不正确状态。比如说,当出现问题时,我知道按照法应该怎么做,我表现上按照法去做了,心里就在等待按照法行事后出现的美好的结果。可是一直事与愿违,我很困惑。今天我才认识到这是一种求结果的心,就像有的同修当时走入修炼时抱着祛病的心在修炼时,一段时间后就想“我都方方面面做的很好了,这个病就应该没有了”的想法是一样的。这个求结果的心表层上看背后是为了祛病的心在背后捣鬼,深挖下去时是一颗想检验大法的心!我大吃一惊!再深挖下去是不信师不信法的心。这个不信师不信法的因素不是真我,因为真我是同化“真善忍”的,根本不存在信与不信的问题,只是实践这部法。

那么这个因素对大法既然不是坚信,它为什么促使我努力按照大法做呢?它是什么呢?这时脑中出现了一念“利用大法圆容自己”。找到这里,我感到很震惊,我原来一直被这种因素控制以“圆容师父所要”为名在圆容它所要。一直被欺骗着!换句话说一直没有实修。我又向这种因素背后找去,我找到这个因素的产生的根源。这时师父的法出现在我的大脑中:“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1]

我明白了,我的生命在法中产生的时候是完全同化“真善忍”的,但是在旧宇宙为私的属性作用下,在生命之间形成社会关系过程中产生了私心,这就是我生命开始发生了变异,正是这种后天产生的私心才出现今天正法中“利用正法圆容自己”的更加变异的因素。而这一切的不正与变异都来源于旧宇宙的根本属性“私”与旧法的智慧局限。

作为一个正法弟子要想真正纯纯净净的圆容师父所要,就必须去掉、归正自己生命中层层的“私”,与旧宇宙彻底分离。我给自己规定一个状态,不去感受正法过程中的任何变化,只是为众生负责,为法负责,时时刻刻归正自己,感恩师父。只是去修,只是去做!

我上述的过程在我的大脑中只是几秒钟的反应,没有影响我炼功。如果在炼功的整个过程中出现这种思维,可能就是一种干扰,也可能导致炼邪法。

个人的一点体会,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