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老教师竟成公安局长的心头大患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陕西省安康市汉滨区汉滨高中修炼法轮功的退休女教师罗长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再次被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至今已经近五个月。家属请的律师张科科十月十四日到看守所会见罗长云,罗长云说她很思念家人,想写封家信,张科科律师就递进去纸笔,但刚写了一句话,就被旁边的人制止,并终止会见。

张律师找所长理论,所长强词夺理,并下令收走张科科律师的律师证。张律师去检察院申控无果,又去安康市汉滨区公安局,找到局长才要回了自己的律师证件。局长说他上任了四年,罗长云是他最为头疼的人,是他的心头大患,跟了很久,光抓捕就花了他们警察一个月的时间。局长说“案件最为棘手”。

认识罗长云老师的人都知道,罗老师是一个非常正直、善良的人,从不害人,连动物植物都不愿意去伤害;自己勤俭节约,把身边的环境整治得干干净净、有条有理;为人大方热情,乐于助人,从来不说假话,是现在社会难得一遇的好人。

这样的好人居然是公安局局长的心头大患?近几年安康市经常出现杀人的、抢劫的、偷孩子的一连串恶性事件,这些恶性事件无不牵动着全市人的心,挑战着市民对政府的公信力。不知这些严重的社会威胁在局长眼中都算不上什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一心想做好人的老太婆居然会成为局长的心头大患,这不匪夷所思吗?

一九九九年七月十九日江泽民发布了开始迫害前最后的动员令,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严重败坏了国家声誉和社会道德,破坏了国家体制、宪法及法律。在被控告人江泽民“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各级政府官员,尤其是公检法人员被胁迫参与迫害,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家破人亡。

罗长云老师(今年六十一岁)因坚信坚修法轮大法“真善忍”,坚守自己做人的良心,曾二十多次被绑架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在陕西女子劳教所历经酷刑折磨(当时她所教过的学生在《本学期最受欢迎的老师》的调查栏目中,都填写她的名字。几十位学生家长一同去找校长要求罗长云老师给他们的孩子们上课)。

二零零八年罗长云在广州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野蛮灌药、打毒针,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视力模糊、手指变形。她丈夫不堪警察高额勒索、骚扰,承受不了来自政府的压力,被迫和她离婚,在二零一二年得了脑溢血半身不遂,至今卧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警察时常莫名其妙昼夜蹲坑串户砸门抄家抓人,罗长云的两个女儿深陷恐怖之中,她们常年求告无门、担惊受怕。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安康市汉滨区国保大队邓涛,带人去罗长云家,不停砸门,罗长云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们不要再迫害好人了,今世犯下的罪业以后都要偿还的。她写了一封劝善信贴在自己的门框上,让人都能看见,劝干警迷途知返。但是这些干警不但不听劝说,还把罗长云家中的自来水给断了,想就此逼迫罗长云给他们开门,曾试图强行断电,偏偏电路连着一栋楼,没法断,才无奈放弃,但把罗长云家的电表外壳给拆卸掉了。

罗长云在不能买菜、买粮、不能与家人见面、经常断水的情况下被软禁在家长达一个月,国保大队的人二十四小时蹲点监视。罗长云及家人邻居都受到了严重的高压威胁,身心承受着冲击和折磨。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三日星期四,罗长云家里来了两位访客,国保大队的邓涛和赵思林乘机带着警察和610人员以及罗长云所在学校的书记等几十人,闯入了罗宅,绑架了罗长云及来访客人,并非法抄家,抢走家中手机六部、电脑、打印机、门上的电子猫眼的主机、摄像机、大法资料、书籍等等,家里钱包、沙发、柜子、床、包都被搜查,连楼下的储藏室也被抄,抢走东西无数、不给清单也无法对证,屋子被一扫而空。

国保劫持了罗长云老师,也不通知家属。家属在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六,发现两天都联系不上人了,忙报人口失踪,上报不成,六月二十七日家属赶忙追找国保大队,他们说人已经在汉滨区看守所了,行政拘留十五天,但国保却拒绝给家属行政拘留的书面通知。家属要求放人,国保威胁家属“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威胁要抓家属。家属要求见人,国保不予理睬,说让家属去找看守所,但去了看守所,看守所也拒绝见人。

罗长云老师被转到拘留所。就在行政拘留的第十四天,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早上,罗长云又被带到看守所,被通知刑事拘留三十天。在非法拘留的第一个月,家属给罗长云的钱,看守所不让用,连厕纸都没有。

国保在提审罗长云的时候,拿出一些不是罗长云做的事情,威胁说:要是你不承认,那我就把这件事情安在另外一个人身上。罗长云是修炼人,不希望别人无缘无故受到伤害,只好委屈默认。八月十一日家属收到国保发送的批准逮捕通知书。

在关押期间,罗长云一直是高血压,九月六日看守所干警带罗长云检查身体,血压190/110。在批捕前律师依照法律程序向国保提出取保候审申请,人性化的正常要求却得不到允准。家属写的家信邮寄到看守所,看守所也不转给罗长云本人。

家属后来请了湖北律师张科科,十月十四日张律师与罗长云会见,期间看守所一直监听监视,并且有人不停地在身边走来走去。

现在构陷罗长云老师的案件已经到达了汉滨区法院,负责的法官是王锋。

十月三十一日,张科科律师和胡林政律师在汉滨区法院,要求查阅卷宗受阻。法官王锋说要请示领导,这个领导并不是法院的领导。一个多小时后,法官要求两位律师必须写下卷宗不外传不上网的保证才能获准查阅卷宗。两位律师为了查明卷宗被迫写下保证。卷宗竟然长达三百多页,检察院的起诉意见书居然还提出要判罗长云四~六年徒刑。律师向法官提出要求——罗长云血压太高(关押期间血压高压一直都在一百八十以上)急需取保候审,法官说他无法做主。

罗长云现年六十一岁,经受了十几年的残酷迫害,身体状况已经是很不好了,体质单薄瘦弱;牙齿在监狱期间被打松;眼睛被迫害得不戴眼镜基本已经无法看清近处的人了(这次被关押期间家属多次要求送眼镜,但看守所拒收);腰也不好,不能提重物,要不然就腰疼;手指关节在以前关押的时候被迫害得严重变形;肠胃也不好,经常呕吐;而且目前血压一直居高不下。

盼望各界良心人士都来关注,这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一部份群体的事情,而是所有中国人的事情。中国需要纯真的信仰和良知,这些不是金钱可以买到的、也不是权力可以获取的。哪里有良心,那里才有正能量,那里才有公道,那里才会有希望。

搞迫害的人啊,不要再在自己的罪业上多添一笔啊,回头是岸啊!善恶必报,你们今日所制造的恐怖,将来一定会转移到你们自己和你们亲人的身上,抓紧机会赎罪吧,切不可一误再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