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药物摧残 被判八年 鞍山付亮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辽宁省鞍山市立山区妇女付亮,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她对大法及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付亮因坚持自己的信仰、为法轮大法说公道话而遭中共的迫害,曾被关入精神病院,后又被非法判刑八年。

二零一五年六月,付亮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刑事控告,下面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自己遭受迫害的一些情况。

一、在精神病院里遭迫害

我和几个同修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去北京天安门广场告诉世人法轮大法是正法。在北京四合院住时,鞍山市几个派出所知道我们住四合院,早上九点多把我们几个同修绑架到鞍山市看守所,关押十五天。到十五天,看守所没叫我回家,单位齐大山保卫科给我办班二十天,单位三个班轮看,每天逼问写什么,把我用手铐铐一凳子上,睡一个凳子上,他们看我不写,气得大叫起来,单位保卫科和派出所把我送鞍山市精神病院去。

送鞍山市精神病院那天是二十九,第二天是三十。我告诉大夫精神病人是糊涂的不理智的,而我说法轮功都是好人。男大夫却下了好几种药,黄药片、蓝药片。精神病院的药是非常毒大的,一天三次,如果你不吃,他们捆绑你在床上。精神病人吃药,是大夫把药放你嘴里边,一口水看你咽下去没有,手段非常残忍。他们每天晚上监视我睡没睡,我每天都在背着法,我到第八天时,大夫过年放假上班来,我叫丈夫来接我回去,我丈夫来得最早,跟上班大夫说回去。在师父保护下,我回到家,单位保卫科过年上班了,听我回家了,他们还不罢休,当地公安派出所来骚扰,我就这样在二零零零年在外流离失所。

二、反迫害 遭灌食迫害

铐在暖气管上
铐在暖气管上

有一次我回家到楼边看到一个警察在那走动,我顺边进屋了,到屋也就几分钟,当地派出所几个人非法闯入我家,把我和女儿、丈夫一起绑架到派出所,我给他们讲法轮功都是好人,他们不听,把我手用手铐铐在暖气管子上,到半夜送到鞍山市看守所二所,姓侯的所长把我叫去,我告诉善待大法有福报,他不听真相,把我打两个耳光,叫一个狱警把我关押屋里去,我告诉狱警我们没有罪,把我们释放出去,我抗议绝食,绝食七天时,所长和狱警叫男犯人三个人把我绑在一个凳子上,把脚用绳子捆上,把手靠背绑上,三个恶警加上几个犯人给我强行灌盐水插管,残酷迫害,我的口和下牙被恶警插管几个牙活动了,鼻子和口全是血,然后把我的手脚一起用铁铐连在一起,只能弯腰走,绝食十天时,所长和狱警、男犯人三、四个还有三个恶警把我绑在一个凳子上,把脚和手靠背绑上。第二次强行灌盐水,残酷手段插管迫害,我抗议绝食十四天,我只能躺着,他们怕有责任,把我手、脚铐上,带上医院复查几种病,回到看守所,到十七天抗议绝食,我被无罪释放回来。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三、八年冤狱

后来,公安局派出所看我还活着,要绑架我回去,就当天这样,我被迫害离家流离失所。

二零零二年,我与同修在一起无辜被鞍山市市局政法委公安绑架抄家,把我们屋里打印机、各种打印纸用车抢走,非法开庭判我八年。

在看守所,我要写诉状告江泽民操控的六一零办公室,公安机关的爪牙构成如下犯罪,我写完了递交管教所长,他说我敢告江泽民是现行反革命,就这样不许告,非法关押六个月,送往辽宁省女子监狱。监狱城在辽宁省女子监狱复查时,我被迫害血压高,心脏严重,不收,鞍山市看守所和监狱恶警互相交耳一下,把我收下。

辽宁省女子监狱十一个监区,我是到六监区,六监区是做饭的。来一个警察叫我去,说法轮功到监狱没有一个不转化的。我告诉她,法轮功都是好人,她说这不听,告诉我上外边站着。当时十一月份,天冷下着小雪,我在外站三个多小时,就这样收工了。恶警告诉所有犯人说法轮功不转化,他们犯人的分少,叫犯人对我打骂,监狱用各种残酷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六监区是伙房,四十多人数,法轮功十六名,我们二十四小时被监视,在每天三个科长逼问什么所谓“转化书”,不说这三个科长,她打拳,她踢脚,还叫一个犯人打我,就这样逼问迫害下,我心里跟师父说弟子知道大法好,我绝不会说的。他们每天逼问我说,恶警叫我回监舍去,两个犯人看着我,我在他们迫害下,血压高于240,生命有危险中,就这样多数在医院。

我在二零零六年三月份保外回家,到家当地派出所和街道监视我一切自由,保外两年半,奥运期间辽宁省女子监狱和派出所把我强行绑架到监狱,在监狱我告诉所有犯人多数都知道大法好,法轮功都是善良人。

在监狱,我知道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各种残酷手段,给大法弟子吃精神病人药,用电棍,扎手指尖,扒光衣服用针扎乳头等等刑具。每天下午给大法弟子办班,侮辱、诽谤,有的科长、小队长现世现报的。我于二零一零年八年满回来了。

四、再流离失所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份,我在公园给一个世人台历,告诉三退保平安,法轮大法好,回到家第三天早上十点多,鞍山市国安610六个人和派出所两名共八人开的黑车2台,非法闯入我家,师父像和大法书、音响全抢走了,把我绑架带到派出所,国安610六个人其中一个说书和真相哪来的?我没说话,国安恶人打我两个耳光,派出所副所长叫我到别的屋去,在这时已经是4点多,副所长进来说老太太领你去复查去,复查血压高180,副所长领我开车回来在一屋,正所长回来说走吧,他们把车开到鞍山市看守所二所,看守所狱警叫过副所长,告诉狱警血压高不能收,在这时,正副所长跟狱警进屋等半小时,正副所长出来说送你回家。

正所长说明天早上八点钟来,你的事打报告报上去。我回家十一点多,我告诉丈夫明天八点钟去,我不能去那,就这样被迫害离开家,在外流离失所。

二零一四年法轮大法日,国安开着几个车和派出所,晚八点多钟非法闯入家,我丈夫在家吧,我丈夫说一次没回来,在这时,街道邻居在监视,我这一切迫害都是江泽民操控的六一零办公室、公安机关爪牙集团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