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冤狱迫害 沧州李志法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沧州市泊头市法轮功学员李志法,遭七年冤狱迫害,被看守所与监狱折磨致高血压、脑萎缩、脑梗塞、癫痫,并且精神失常,于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李志法(李志发),一九四八年出生,泊头市洼里王乡米家院村人,身材魁梧,一双大眼炯炯有神。从小当兵的他还具有军人的气质,做事雷厉风行,豪爽、正直,是家里外头公认的大实在人。他为人和善、处处替别人着想、整天笑呵呵的。就这样一个按照“真善忍”法轮大法标准做人、健康乐观的大好人,在长达七年的冤狱迫害中被折磨得面目皆非、精神失常。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李志法在沧州市二医院电话亭打传呼时,被沧州市国保大队、防暴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防暴大队十多天。在这期间,警察们把他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轮番逼供,不让睡觉,暴打、用电棍电、往身上泼水然后用电棍电身上、电手铐、电生殖器、天天用木锤打脑袋。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惨无人道的迫害致使李志法精神失常,恶党人员把他转移到沧州市第一看守所。由于神智不清,李志法出现自残行为,把自己的胳膊咬的鲜血淋淋,打自己的脑袋。就这样,中共恶警们还不放过他,在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多次提审刑讯逼供,让他说资料送到哪里去啦,不说就殴打上刑,电击全身,背铐一次二十多天,手腕全磨破啦,还长一身疥疮,一直折磨了一年多,只让家人见两次面:第一次是两个人架着出来的,精神恍惚,人已脱相,老了将近二十岁,第二次是四、五个人抬出来的,放在地上像植物人一样,什么也不知道,狱医给他扎针也没有反应。

李志法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失去了自理的能力。就在这种情况下,二零零二年八月十六日沧州市运河区中共恶党操控法院硬是对李志法非法判刑七年,走过场的开庭时候,他是被人架着去的。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被送往唐山冀东监狱时,家人又见了一次面,他不会说话,只是用手指着脑袋。李志法被转送到唐山冀东监狱第四支队非法关押,因他不能自理,监狱当时派两个人照应他,虽然在生活上没有刁难他,但精神上的迫害丝毫没有放松,硬逼李志法所谓的思想转化,在精神上摧残他。

这几年在监狱里,李志法精神时好时坏,二零零六年底病情明显加重,发病时浑身抽搐、面无血色、四肢冰冷缩成一团、身冒冷汗,监狱不得不把他送进四支队医院抢救治疗,家人得知后去探视,监狱不让见。

李志法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七年未见儿子,担心自己的儿子出现意外,瞒着家人乘上了北去的列车,沧州到唐山四百八十里,唐山到冀东监狱一百里,从监狱总部到四支队又是七十里,心急如焚的老母亲下了火车倒汽车、下了汽车倒出租一宿没睡,一路颠簸奔向儿子身边,可四支队说什么也不让老人见,老人只好哭着回来。

在家人的多次要求下,监狱答应给办理减刑或保外就医,当报到唐山中级法院时,中院派人找李志法座谈问他对法轮功的看法,当他说:“真善忍要是不好,世界上还有么是好的呢?”来人大怒说:你原来没“转化”?还找到队上埋怨一通,减刑也没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被折磨成高血压、脑萎缩、腔隙性脑梗塞、癫痫、重病缠身的李志法,经河北省监狱局批准以保外就医被送回家,离正式释放期只差二十三天。家人见到被迫害的神智不清、身体虚弱不能自理的李志法,恐再遭毒手就把他藏起来,六一零指派洼里王乡派出所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追问家人李志法的去向,并追到沧州逼家人见面,非要见他被家人拒绝。

回家后,李志法病情时常发作,发作时浑身抽搐、面无血色、四肢冰冷缩成一团,总说脑子里有东西,浑身无力,出去遛遛找不着家,原本写的一手好字,连字都想不起来。更严重的是抽风,抽一次比一次严重,而且抽的时间越来越长,后来就不会动啦,大小便都不知道。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当天抽了很长时间后,就再也没有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