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法轮大法真好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二零零四年夏天的一天,我丈夫下班回家指着手里的袋子对我说:“这里面有我的同事给我的几本炼功的书,有时间我要学的,强身健体嘛。”当时我没在意,他说完把东西放在了他的书柜里。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动过那袋子。

我从小体弱多病,大学没读完回家了,在一国企做临时工,做了十几年还是个临时的,看着有关系的都转正了,每天与别人做同样的工作,可因我是临时工只能拿正式员工工资的三分之一,因长期的心理不平衡又无法改变自己的现状,在这不公平的环境中,自己越来越憎恨自己,恨自己不争气,放弃了大学,恨不得砍掉自己的手。脾气越来越不好,精神好象随时会崩溃似的。原本不好的身体更加糟糕,最严重的是年仅三十五岁身体出现了早衰,脸上长起了老人斑,每月月经来时,肚子疼得的要吃止疼片。但经血又排不出来,看中医称肝经不通,吃了好多中药没有一点效,人又瘦又黄,我工作上无望,孩子又小,丈夫还经常讽刺挖苦我,给我取外号“小瘦猴”、“芦柴棒”、“骷髅娃”,我每天象背着一个大包袱在人间无奈地活着,生不如死。

二零零五年初夏,我无意间走到丈夫的书柜前,想看看那袋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翻开一本书,里面夹一张纸,纸上写的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写的修炼体会,结尾附了法轮功师父的一首诗:“为名者气恨终生 为利者六亲不识 为情者自寻烦恼 苦相斗造业一生 不求名悠悠自得 不重利仁义之士 不动情清心寡欲 善修身积德一世”[1]。当时我觉得这首诗写到我心里去了,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我把这张纸放在我的枕头下。每晚睡不着我就拿出来读,读着读着我有一个强烈的心愿——我要炼法轮功,管它电视怎么说的,我一定要炼。

夏末,我独自一人来到丈夫的同事大姐家,進门就说:你教我炼功。大姐笑笑说:好啊。第二天大姐安排我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当时我还纳闷呢,怎么不教功,还要听讲法呢?这法轮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让我听听写这好诗的师父的讲法也行啊。我很真诚的看师父讲法,当时还真有点听不太懂,不知师父讲的是什么。因我以前从未接触过气功,又受无神论的教育。那天正是我月经来的日子,那天也是因单位组织漂流,我因身体不适没去,大姐才让我听师父讲法的。听完一讲,我站起来时惊呆了,经血全排出来了,吃了几年药都没来,看完师父一讲讲法就好了,真是神奇啊!

以后的日子里,我如饥似渴地读师父所有讲法,感觉师父讲得真好。炼了五套功法,精神和身体获得重生。那些日子里我好象又进入了发育期,人长高了,皮肤变白了,有了红晕,老人斑消失了。我同事都说我变了一个人。昔日被丈夫嘲笑的“小瘦猴”短短一月时间变成了端庄的少妇,颈椎病、胃病、眩晕症、痔疮,在炼功修心中不知不觉全都好了。身体的变化让我一想起师父就热泪盈眶,大法的神奇让我相信神佛的存在,促使我时时事事都按师父讲的做。工作中不再计较个人得失,认认真真。单位安排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正式工不愿做的业务性强的工作,我都毫无怨言的接收,并且很快学会业务,上岗。我明白了师父讲的:“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没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当了干部了。”[2]命中没有的就不要争了,去掉自己不平衡的心,退一步海阔天空,常人的名利看淡了,心胸越来越宽容,真正体会到在大法中修炼,人可以活的很轻松。

丈夫以前对我不体贴,他在家从不做家务事,也不给我一分钱,我的日子过得很苦,我有时生病了,他不仅不理我,还把我从床上拉起来去给他做饭。对我这个病秧子好不厌烦。经常说:“没和你离婚是对你最大的恩赐。”修炼前的种种,我对他产生很大的怨恨。修炼后明白了婚姻有善缘,也有恶缘。不管善缘、恶缘都要平静面对,我按师父讲的:“按照阴阳学说,女性的就应该柔,不能刚。男的属于阳刚,女的就属于阴柔,刚柔相合在一起,保证是非常和谐的。”[3]

在家我不再大喊大叫了,做到象女人一样温柔,修去自己为私为己的心,修去自己对孩子和丈夫的分别心。丈夫不做家务我不计较了,自己边做家务边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很开心。在家任劳任怨,以苦为乐,把他们俩当作我的众生,只有为他人付出,再也没有向他人索取回报的私心。丈夫和孩子都觉得我修大法变了很多,儿子说我以前好凶,总打他,现在好多了。丈夫现在也看大法书了,只是常人名利情放不下,没有实修。丈夫现在也不再说我没钱,有时还给我钱用,按师父法上讲的做,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2]啊!

现在我们夫妻可谓是相敬如宾了。儿子因保护了大法书,也得了福报,初中、高中都很顺利,没让我们操心,考取了一所理想的大学。

十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时时事事真正按真、善、忍做。没去一次医院,没吃一颗药,身体棒棒的,心里空空的,家里暖融融的。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做人〉
[2]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