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公安局局长、派出所所长遭恶报实例

河北省廊坊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者遭恶报实例(3)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八日】(接上文

三、公检法司系统人员遭恶报实例

(1)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局长、派出所所长遭恶报实例

◆杨志远,男,二零零八年担任永清县公安局局长。二零一六年一月担任霸州市公安局局长、副市长。在他任职期间积极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于二零一六年八月,遭恶报被免职。

◆乔玉春,廊坊大厂县公安局副局长。迫害法轮功以来,乔玉春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殃及独生女。二零零五年二月七日,其十八岁的独生女儿因发热住院,病因不详,大约一周后死于血癌。乔玉春独生女死后,因乔玉春长期与多名女子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妻子再也不愿意和他维持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与他离了婚。二零零六年,乔玉春任公安局副局长兼刑警队长,疯狂对本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迫害,造成四名被判重刑,十几人被非法劳教,十几人被送洗脑班迫害。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乔玉春因经济涉黑等问题,被判有期徒刑十一年,锒铛入狱。一报还一报,他也尝到了坐牢的滋味。

◆孙志刚,男,大厂县公安局副局长,主管国保大队(专职迫害法轮功)和看守所。孙志刚任副局长期间,据不完全统计,大厂县遭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三十多人。其中,两人被非法判刑;七人被非法劳教;二十三人被劫持到廊坊洗脑班迫害。遭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全部被非法关押过派出所、拘留所或看守所迫害。

孙志刚的恶行给他的父母招来了灾祸:二零零八年,他的父亲检查出肺癌,一年后不治而亡;不久他的母亲也患了癌症,虽百般医治,但终无效,二零一一年也撒手人寰。不到四年的时间,两个老人先后去世。父母的去世,孙志刚没有意识到是上天对他警告,仍然一意孤行,二零一五年元旦前后,孙志刚被驱逐出公安系统,到大厂县物价局任个闲职。

◆韩文华,大厂县司法局长。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韩文华任本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此期间积极执行恶党内部指令,监视、窃听和收集法轮功学员的情报。七二零之后更是紧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韩由科长升到副局长之后,据不完全统计,到二零零六年十月韩被提司法局长之前这七年里,经由韩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应在二十人次以上,其中判得最重的是刘叔英、李德军夫妇,刑期都在十年以上。据知情人士透露,韩文华因肺部有阴影(疑患肺癌),住进北京肿瘤医院。

◆赵明志(智),男,五十多岁,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燕郊治安分局局长。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早晨八点,公安局动用百余警力,在三河城区和燕郊镇区对法轮功学员抄家抓人,制造恐怖。赵明志身为燕郊分局主要领导,到法轮功学员白玉文家非法抄家抓人,翻墙跳院,如同土匪打家劫舍。到七十五岁法轮功学员刘永禄家非法抄家抓人,不顾家人病重,骚扰、抢劫十小时。二十多人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周再田私人诊所,周再田走脱,大量私人物品被抄抢,家中一片狼藉。二零一五年十一月,赵明志被警告处分。

◆张尚林,男,五十多岁,原三河市公安局副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先后参与非法劳教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自己做恶殃及家人,其家属患子宫瘤做了大手术。

◆苗志明,霸州市堂二里派出所副所长。追随中共邪党不断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六日,得肺癌死亡,年四十多岁。在得病期间,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说:我是共产党员,你们听你师父的,我得听共产党的。

◆刘栓成,廊坊市霸州南孟镇派出所副所长,紧跟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经他手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有二十多人。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当他再次非法关押一法轮功学员两天后,暴死在该派出所辖区内一外地打工妹的床上。刘栓成死后遭到全镇人包括他亲友的唾骂。

◆王汝光,原廊坊市安次区仇庄乡派出所所长。强奸未遂遭恶报,暴病死亡。

二零零零年正月,仇庄乡政法委书记刘凤军领人绑架本乡法轮功学员到乡政府迫害,后来又非法押送到市看守所。当时乡里只剩下一名有身孕的女学员。正月十一晚八点,王汝光借值班之机,跑到女学员被非法关押的屋里耍流氓,将女学员迎面按倒在床上预行不轨。身怀有孕的女学员拼命反抗。王汝光见其不从,去拿手铐要铐她。女学员趁机跑到办公室给其丈夫打电话,不一会她丈夫来了。王汝光强奸未遂,做贼心虚赶紧溜了。事后不久,王汝光突然得脑血栓身亡。他为自己的恶行丢掉了生命。

◆刘迎秋,男,三十七八岁,身高一米八左右,原三河市齐心庄镇派出所副所长。多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已上国际法网恢恢恶人榜。在其任三河市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期间,绑架法轮功学员辛宝东夫妇,对商店、住宅进行非法搜查、抄家,在没有任何事实、证据的情况下,刘迎秋力主签发逮捕令,将辛宝东投进看守所进行迫害,九天打断辛宝东八根肋骨、险些丧命。刘迎秋还在大年初三就绑架齐心庄镇法轮功学员姜桂玲,致使其被非法劳教,家人受到极大伤害。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七点左右,刘迎秋酒后驾车,在白庙高速路口与一辆拉砖大车相撞,刘迎秋当场死亡。

早在二零零七年其父刘效文突然暴病,几天内身亡,也是因刘迎秋迫害法轮功学员遭受牵连。据其亲属的同事讲,其发病前,还在为家人照看孩子,身体状况一直较好,突然发病。北京医院的专家讲,其肺部病理改变与二零零三年流行的“非典”(SARS)极其相似。

◆黄义,男,四十多岁,原皇庄镇派出所所长。曾多次亲自或指使手下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外衣扒去只穿内衣内裤,用皮腰带抽打。用麻拧成绳、前端系上疙瘩狠劲抽打。拿大电棍电、用穿着皮鞋的双脚踩法轮功学员脚腕。将法轮功学员铐在镇政府院内电线杆上、汽车尾部横梁等地方,拳打脚踢等等,手段极其残忍。黄义于二零零四年三月患胰腺癌,疼痛难忍,去好多医院,一年花掉十多万元,最后瘦成皮包骨、于二零零六年三月七日在极其痛苦中死去。

◆赵永康,男,五十多岁,原北城派出所所长。在职期间积极参与破坏大法迫害法轮功学员,已上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赵永康曾经把年近八十岁的老太太李荣辉铐在自行车上,抽老人大嘴巴。鲁春阳是他亲戚,赵永康明知法轮功学员是好人,并没有触犯法律,根本不讲亲情,与其手下大打出手,将鲁春阳打的遍体鳞伤后送廊坊洗脑班迫害。之后,赵永康患肺病,有疑似肺癌表现。

◆孟洪利,男,五十多岁,三河市公安局主任科员。在其任职泃阳镇及高楼镇派出所所长、三河市看守所所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三月,孟洪利受到警告处分。其恶行还累及妻子:其妻马岩原来在北城自来水公司上班,零九年左右患胆结石,后来做了切除手术,身体虚弱,不能上班。

◆潘广忠,男,四十一岁,原杨庄镇派出所副所长,多次参与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五日,三河市杨庄镇副镇长张燕生开车,潘广忠坐车,在三皇路行驶到中门辛村时撞到路旁的一棵小树上。小树是去年栽的,只有拳头粗,按常理,被汽车撞上后小树非断即倒。然而,他们开的松花江面包车撞到小树时车门被震开,潘广忠被甩下车,汽车顺着倾斜的树干向前爬了一节又倒回来,正好把潘广忠轧在车下死亡,张燕生受重伤。

◆张立武,男,四十多岁,燕郊派出所所长。在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张立武被警告、行政记过处分。

◆刘海港,男,四十左右,三河市公安局燕郊派出所代理所长。在职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三月,刘海港受到警告处分。

◆赵军,男,三河市公安局纪委书记,在其任职泃阳镇派出所所长期间,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十月,赵军受到警告处分。

◆孟建国,男,五十多岁,原三河市泃阳镇派出所所长。曾多次殴打、电击法轮功学员,暴打一位十六、七岁的还是少女的法轮功学员,惨不忍睹。后来由于无故侮辱、打骂一个善良女子,在其家人告发追究下,孟建国被撤销一切职务并被清除出公安队伍。

◆刘富宝,男,五十多岁,原杨庄镇派出所所长,积极参与抓捕、迫害法轮功学员。已上国际互联网法网恢恢恶人榜。二零零三年春刘富宝因车祸骨折,后来神经系统患病,日夜不能入睡,痛苦消沉,有多年不能上班。

◆李志新,男,三十七岁,大厂县看守所所长。积极追随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功,对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勒索钱财,纵容看守所恶警毒打法轮功学员等。法轮功学员刘淑英,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打坐炼功被李志新发现后,穿着皮鞋往刘淑英双盘的腿上猛踩猛踢,还揪着刘淑英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拎起来转圈抡,致使刘淑英的一把头发连根拔掉,几年后也没长出新头发。虽然很多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真相,但他却不信,继续作恶。终于自己开车与一辆三马车相撞,折了几根肋骨。大约在二零零九年李志新又患了股骨头坏死,三十多岁的他,上下楼都得要人背着。花几十万元买的官,落个如此下场。

◆王章印,廊坊市文安县看守所长。他带领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强迫法轮功学员长期参加劳动,每天拣红小豆十几个小时,抬麻袋。还用一把粗的胶皮管抽打法轮功学员,不配合者用手铐连续铐七天七夜。有法轮功学员向王章印讲真相,告诉他不要这样残暴迫害法轮功学员,这样惨无人道的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要遭报的。王章印不听法轮功学员的劝告,顿遭恶报,一头栽倒于地,死在文安县大留镇镇韩村家中,时间是二零零二年四月份,年龄四十多岁。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