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争不怨 活得轻松坦荡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一九九七年,我女儿、女婿结婚,婚房是亲家借别人的一套房暂住。女儿单位和女婿单位是联姻单位,可在一方购福利房。我女儿单位正好在新建家属房,八十几平米一套,女婿单位还没有建房。双方家长商定好,在女儿单位买房。购房费总共不到四万。亲家说他没有那么多钱,我爽快的说:那我就给两万吧,或者再多给点也行。首付款七千元由亲家付,皆大欢喜,只等分房了。

不争不怨

不到两个月,女婿家突然反悔,不在女儿单位分房。亲家强迫女婿把七千元首付款索要回去,女儿单位领导很不高兴,女婿在女儿单位带来一些负面影响。我和女儿听了很伤心,和亲家商量,亲家语言刻薄,很是强势,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和女儿气得掉眼泪,抱怨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亲家,两边半个月不来往,都想着离婚了。

当时,我和女儿刚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们静下心来,一起学法,切磋。师尊讲:“人家说:我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了。有些人就是留恋这地方,把自己的家给忘了。”[1]在学法小组我提出这件事,同修说:“随其自然吧!”女儿说:“我也悟到了,一个神遇到这样的事,他不会和人一样对待。明白了,我们什么都明白了,我们真正的家不在这里,怎么能和常人争强呢?把心放下了。在婚姻上也是,要慎重对待,不能象常人社会那些道德败坏了的人,随随便便,想结就结,想离就离。”女儿主动去找女婿,两家又相安无事了。

后来亲家装修旧小房子,说花了四、五千元,要女儿一分不少的把钱补给他,女儿啥话不说,爽快的给他了。女儿在这房子里已经住了十八年了。一次都没看见房产证是什么样子,问女婿,女婿说不知道。我们很可怜这些常人,他们的心很苦、很累,防范别人的意识太强了,防了外人防家人。而修炼人,退一步海阔天空,心胸坦坦荡荡。

修法轮大法的人真的不一样

一九九九年,女儿生了孩子,因为女儿女婿要上班,双方先说好了,亲家母退休,我也退了休,两家人一起带孩子。可到时候亲家又反悔了。亲家母该退休却不退了,他们不管了。后来听人说亲家是嫌生了一个孙女,不喜欢,要我一个人带。亲家还给规定:只能在女婿家带。我家离女儿女婿家两里路,我一个人每天抱着孩子买菜、煮饭、做家务,一早一晚很不方便,但我不争不怨。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遭迫害。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不能袖手旁观,我每天除了学法、炼功,还带着孩子发真相资料、贴真相粘贴,不让世人被邪恶谎言蒙骗。就是这么累,我的身体还挺好,精神抖擞,容光焕发,没有任何毛病。当时,女儿、女婿的工资还很少,养一个孩子还紧紧巴巴的,我用退休金补贴着给孙女买吃、买穿,孩子生了病,我也基本上是一个人扛着,这些事女婿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说:你们修法轮大法的人真的和俗人不一样。

而亲家和亲家母退休后,很注重个人保养,每天吃饭、睡觉、逛公园,定时定量,从不过问孙女的事,可是他们每天也打针吃药。我对女儿、女婿没有分别心,碰到合适的衣服,也给女婿买。有时在路上碰到亲家,我都主动教孙女喊爷爷奶奶。女婿对他的父母很孝顺,但他对我也很感激,很认同大法,觉的大法确实好,他对我说:法轮大法的修炼人品质很高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中共迫害法轮功。我被中共非法关押,亲家怕受牵连,跟我划清界限,也给他们儿子施加压力。但是女婿一直对法轮大法有好感。孙女渐渐长大了,我教孩子学法炼功,女婿很支持,还教他女儿要听外婆的话。

我们是修炼的一家人

二零一四年之前,女婿的工作要经常出差,几乎跑遍全中国。只要他一回家,我和女儿都要给他讲法轮大法的真相。

女婿二零零五年就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我说给他改个化名,他说怕什么?写真名吧。我送他一个真相护身符,他一直把它珍藏在贴身的衣兜里,保存了十几年。他在外遇到多次车祸、爆炸等事件,都擦身而过。有一次出差去新疆,他把事情办完了刚离开那里,晚上就从电视上看到新闻:他办事的那个地方发生了五点六级大地震,有不少房屋倒塌,伤亡多人。这样的事情在其它地方也遇到过。女婿说他赶车经常遇到乘客的钱包被偷,甚至还看到过小偷动刀杀人,他都安然无恙。他说这都是大法师父在保护他,我们修大法他也沾光了。

女儿经常告诉女婿不失不得的法理,他都接受,每次出差报销发票,同事要报销五、六千元,而他实报实销几百、上千元钱,他请客户吃饭、给客户送礼从来不开假发票,是多少就是多少,同事都骂他“脑袋有包”。

不知不觉中,女婿修大法了。去年女婿想换个工作,恰恰有个被认为最有油水捞的位置空出来,公司总经理了解情况后,觉的女婿为人很正派,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他。由于女婿现在的工作原因,经常有人给他送红包、物品。女婿都拒绝,他跟对方说:请你放心,你的材料如果质量合格,我一定会买。对方往往无话可说。

女婿现在这个工作很多事情需要团队配合,一个人做不了。原来很多人想做这个工作,得不到就很妒嫉他,故意给他制造麻烦,一件事情本来很快会完成,可总是拖拖拉拉。以前女婿会跟人吵,发火,自己气得够呛,还经常到领导那去诉苦。现在他修大法了,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放宽了胸怀,会站在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了。有时实在忍不下去,他就反复默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往往是他把心放下时,电话就响了,对方说:这事处理好了,你来验收吧!

现在,我们是修炼的一家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