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挡不住我跟师父回家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几年来,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一直平稳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可是,在去年因为诉江我被邪恶绑架到拘留所迫害十五天。

一、面对迫害,慈悲救人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早晨六点多钟,我被市公安局、公安分局绑架到当地派出所。

他们非法审讯我:“你告江泽民了吧?”我说是。“你为什么告江泽民?”我说:“江泽民迫害我们法轮功学员长达十六之久,把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骨肉分离。告江泽民也是在救你们公检法这些人,虽然你们是直接迫害者,但大法弟子对你们无怨无恨。因为你们也是受害者。他让你们抓好人、迫害好人,叫你们犯法犯罪,我必须告他”。“你为什么现在才告呢?”我说“根据国家新法规定:‘有案必立,有诉必理,保护当事人的诉讼权’我才告的。”警察说:“你还一套一套的,你的诉状是你写的吗?”我说是。“我怎么看好象是有组织、有领导、象模板似的。”我说:“我们修炼人既没有组织,更没有领导。我就写我自己的经历。”警察又说:“我怎么看你的诉状上有七个人的名字?”我笑着说:“别说我写的诉状上多了七个人,多一个人的名你们都是在造假。”

我说要看看我的诉状,警察说去拿,等了半天回来不吱声。我说:我的诉状呢?他说:是市局看错了。其实他不是看错了,他们绑架我时就说我是当地诉江的组织者。他们逼迫我签字,我说我不签字,为什么不签字?我说:“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通信自由的权利。控告江泽民是上顺天意,下和民心,是历史的必然。我没杀人、没放火、没犯法、没犯罪签什么名呢?诉江状上我已签名了、按手印,高检还签收了,不也没有用吗?”

这时警察把我往铁栏杆关囚犯的屋里送,我说:“我不進去。这是犯人呆的地方,我是好人我不進去。”其中一警察说:“姨,你去那屋沙发上坐吧。”这时过来了一警察对我说:“姨,你就签个字说不炼了吧,何必呢!”我说:“我只要有一口气我就修炼法轮功。是修炼法轮功使我无病一身轻的,我不能丧尽天良,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情。”那警察二话没说掉头就走。

过一会,警察告诉我被拘留十五天,让我签字,我没有配合。后来四个警察逼我上车去医院检查身体。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用慈悲心给他们讲真相,在师尊的加持下,用化名给四个警察都办理了三退,他们都非常高兴,乐呵呵的说“好”。在妇科检查时我又用化名为几位大夫办理了三退。

在拘留所里,我们十名大法弟子每天都坚持炼功、背法、发正念、讲真相。有一天,拘留所里收了男、女五十多赌博的人,其中女的十七人全都送到我们这个监号。由于她们到的挺晚的,没有饭吃、没有被褥盖,哭的哭、骂的骂,简直吵翻了天。这时我们大法弟子就把亲友给我们食物,有茶蛋、肉肠都拿出来给她们吃,她们吃完饭也不哭,也不骂了。借此机会大法弟子就分头给她们讲真相,不一会儿把十七个人全都用化名办理了三退。

那时北方的天气挺冷的,我们十个大法弟子共十套被褥,我们就留一个被在一起躺着盖个脚,其余的被褥全送给常人铺盖,她们都非常感动,其中一个常人说:“咱们今天要是不遇到法轮功这些好人,就得饿死、冻死,共产党才是大骗子。”有好几个人说:这次回家可不耍钱了,回家修炼法轮功去。一人说:“你看咱们这边躺着的人是耍钱進来的,丢人。你看那边躺着的人,是告江泽民,敢于承担。”

我还利用放风、干活时间,给人讲真相办理三退。

二、面对亲情不为所动

我是一九九六年幸运得法的大法弟子。多年来,无论春夏秋冬,严寒酷暑,风霜雨雪。保证每天上午小组学法,下午以手机对打讲真相为主,我们地区都是这样做的。比如:发资料、粘贴、面对面讲真相这些都是我们修炼的内容,我们都必须做。可是旧势力它虎视眈眈的盯着你,你符合大法做的好,它不甘心,你有漏它就迫害你。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日,因为诉江我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的第七天时,在外地上班的儿子得知后,没吃没喝、两眼含泪,开车长达四个多小时赶到拘留所。儿子见到我说:“妈,你怎么了?”我说“妈告江泽民了,高检已经签收了。江泽民一伙又下令抓我们、迫害我们。”“妈,你说大法好你学全家都支持你,你怎么又告江泽民了呢?”我说:“孩子妈今天实话告诉你,因为你小不知道,大了你又不在妈身边。未得法前,妈是一个多病的身体,在生死线上挣扎。你爸作证,正看电视心脏病犯了,你爸急忙骑车去买救心丹给妈救过来了。妈腿疼痛的上床都费劲的时候,你打来电话问我身体怎么样?妈只报喜不报忧,怕你们担心。你今天能在这里见到妈你都得高兴,妈今天要不得这个大法,可能早已不在人世了。江泽民迫害我们,是大法救了我,你说我能不告江泽民吗?还师父的清白,讨大法的一个公道吗?”原本性善良、孝顺的儿子发火了:“妈,你变了,你不是我以前的妈了,看你张嘴师父、闭嘴大法,你就没有理解儿子的痛苦吗?”“妈当然理解,都是江泽民造成的创伤和痛苦”“妈,我看我也说不了你了。这样吧,我房子不买了、婚不结了、班也不上了,我回去把车卖了,我回家看你。”我说:“江泽民都管不了我,你能看得了我吗?”“我看你心中也没有我了,我一会开车去撞死,你就学大法吧。”我说,“生死不是谁说了算的,那是天定的。”我说,“还有八天妈就回家了放心吧。”

师尊说:“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在亲情面前我没有动心,绝不上旧势力的当。我告诉旧势力:大法弟子已在烈火中锻炼成熟了,你那一套已经不灵了。信师信法,谁也挡不住我跟师父回家的路。

从拘留所出去的时候,女儿、儿子开车来接我,到家吃完饭,由于姐弟俩着急回去上班,女儿急忙跟我说“妈,你这回可别出去学法了,自己在家学吧,也别管事了。可别让我和小弟俩操心了。我们再也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了。我们也知道师父好、大法好,就你没修好。”

儿子说:“妈,我们着急要回去了,我问你一句话,你是要师父、大法、还是要我爸、我和我姐?”还没等我回答,女儿说“小弟,你可别问妈了,妈肯定要师父、大法。”“好,你就要师父和大法吧,我过年不回来了,你也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打电话我也不接。”儿子转身就走。

本想回家抓紧学法,怎么又出来无中生有的事了。无论怎样,谁也动摇不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这颗心。然而,当我从内心放下这些儿女情的时候,儿子、女儿过年照样回家,还如从前一样理解我、支持我。

三、在关、难面前找自己

当时孩子走了以后,我心里也不平静。本想迫害十五天结束就好了,怎么出来这么多关、难呢?更使我不可思议的时,我正在被迫害之中,还能告诉我的家人我是管事的,无中生有还出来个老太太,这不是火上浇油、往我伤口上撒盐吗?

第二天我去小组学法,其中一个同修对我说,“你这次被迫害,向内找自己,你有漏了。咱们地区就你自己被拘留,不丢人吗?”如果常人这么说,我可以告诉她我是做最正的事,不丢人。可是同修这么说,我心里象流血一样无言可对。并且还告诉我,你在我家学法声音不许大,同修找你联系不许在我家,当时想只要让我在一起学法就行,我说好,我能做到。

学完法在回家的路上我就想,这次被绑架前,同修都非常支持我、说我正念足修的好,又一想被绑架前都是我要求同修如何做,我只离开小组十五天,怎么见调过来了,同修要求我了呢?人心翻出来了,就想无论同修有什么事情我都尽心尽力的帮助解决,特别诉江,有的同修着急不会写,我彻夜不睡帮助写。在学法组说我的那个同修,是诉江才走出来的,我又为她付出多少等等,心中那个委屈无法形容。

过一段时间身体出现了状况,四肢无力,去小组学法都勉强走。心里想修来修去怎么修出这么多魔难和痛苦了呢?师父讲过:“无论你认为再大的魔难,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为你修炼了才出现的。魔难中能消去业力,魔难中能去掉人心,魔难中能够使你提高上来。”[2]我想,要想提高上来,必须得向内找。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3]

孩子说我没修好,同修说我有漏。我就开始向内找自己,多年来,邪党文化的东西在我身上根深蒂固,自以为是,说一不二,暴躁发脾气,爱听好话,说话声大,抢话说,看不上同修。多年来从不找自己,向外看、向外求,同修做的不顺我意就看不上,命令式的指责同修,使同修对我有意见还不敢说,用说话声大压人,给同修之间造成了间隔,还自以为修的好,同修再夸我两句,使我更加膨胀起来了,另眼相看自我觉得没修好的同修,出口不管对同修有没有伤害,能不能承受,跟同修争辩,自私自我。给同修造成了伤害,彼此之间产生了间隔。这是旧势力用邪党文化的东西,让我走魔道,往下拽我。害己害同修,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帮了旧势力的忙,旧势力高兴。师父心急啊!

学完法我和同修在一起切磋,把我所有的执着心全部曝光,去掉它。我两眼含泪对同修说:“我错了,对不起同修,自以为是,给同修带来了太多的伤害,同时感谢说我、帮助我的同修。”同修高兴地说“这才是修炼人呢!谁能说你不好。”同修在一起没有间隔,体会到向内找的快乐。

现在我和同修之间遇到争辩的时候,我就背法:“如遇强辩勿争言 向内找因是修炼 越想解释心越重 坦荡无执出明见”[4]。用慈悲心善待同修。同修说我变了,不是以前的我,我乐呵呵的说:我要修去以前的我,现在的我是有标准的,得符合新宇宙对生命的要求,先他后我,无私无我。是大法改变了我,在关、难面前找自己。

师父说:“大法弟子保证每天的修炼是必需的,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使命。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两者缺一不可。”[5]多年来,我和当地的同修都是这样做的,在走向圆满的路上,不但修好自己,我一定按照师父所说的,和本地同修协调一致,做好三件事,完成大法弟子的使命。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少辩〉
[5] 李洪志师父经文:《提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