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劳教迫害 山东烟台市孙国兰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山东烟台市七十一岁的老太太孙国兰坚持修炼法轮功,四次被非法关押;六次被非法拘留;被非法劳教三年;两次非法关押在强制洗脑班;两次被非法扣退休工资。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孙国兰女士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元凶江泽民。

大法弘传上亿人身心受益,被控告人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忌之心及对修炼人数众多的恐惧,于一九九九年七月滥用手中的权力,凌驾于宪法和法律之上发起了对信仰“真、善、忍”法轮功学员的疯狂迫害,亿万修心向上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六年的浩劫之中。

根据中国宪法与刑法,江泽民违犯非法剥夺公民信仰罪、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罪、非法剥夺公民财产罪、故意伤害罪、刑讯逼供罪、非法拘禁罪、滥用刑法第300条破坏法律实施罪。

下面是孙国兰老人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份事实:

我于一九九八年九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刚修炼一个多月,就达到无病一身轻。修炼前的颈椎增生不敢转头、慢性胃炎、胃下垂、腰椎增生、神经衰弱、左膝关节化囊炎等病症,全都不药而愈,一直到现在十七年了,再没遭受以前那样有病的痛苦,甚至十七年都没感冒过。并不是象江泽民操控喉舌造谣说的那样:“法轮功不让吃药、不让去医院,死了一千四百例”,这完全是一派胡言。其实是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没有病吃什么药?去什么医院?

随着不断学法、炼功,我不但身体达到无病一身轻,道德水准也提高了。从师父的讲法中明白了“真、善、忍”是宇宙的特性,是最根本的佛法,从此处处事事都以“真、善、忍”大法的标准衡量自己的言行,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更好的人,超常的人。

我学法不到一年的时间,江泽民就开始利用非法组织“610”、公、检、法、司、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务人员、宣传媒体等各行各业,连最基层的办事处、居委会都牵涉进来了,大肆疯狂地造谣、编造谎言、攻击打压法轮功,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深受其害。一个在大法中的受益者,就应该用亲身的经历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一、多次上访被迫害

这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我们照样去文化广场集体炼功,被兴隆街派出所民警,两个人抬起扔到汽车上,拉到派出所,后又送到毓皇顶办事处。被非法关押一天。这一早上,在毓皇顶街道办事处辖区,就绑架二百多人,都非法关押在办事处大厅里,谁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就放谁走,到傍晚只剩下三、四个人了,我是其中的一个,后被单位接走叫我先回家了。后来单位又到我家几次……

二零零零年一月九日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的警察非法绑架到北京前门派出所后院,后被当地驻京办拉到驻京办公室,警察说: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我说:你们也是好人。他又问来北京干什么?我说:找江泽民,告诉他打压法轮功是非常错误的一件事,是犯罪呀,是祸国殃民呀。他笑了说:我都见不到江泽民,你以前犯没犯过错误?我说没有,我们家是正统教育,所以我没犯过任何错误。他说:看看这次回去关不关押你?我说:你刚才不是说知道我们都是好人,我也承认你是好人,那好人整好人那个理对吗?他悟着肚子笑个不停,说大姨,俺真没办法……后被当地风皇台街道办事处去接人顺便带回,被辖区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晚。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控告人和董桂芝两人在消防队广场原炼功点炼功,被南大街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晚。二零零零年二月二日(腊月二十七),几个同修在我家说话,被北大西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晚。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三日去北京上访,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就被北京警察非法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院,后被当地公安的驻京办人员送到驻京办公室,并再次被当地派出所接回,非法拘留一个月。回来后得知工资被扣,我去找劳动保险公司,他们说单位说我的退休工资卡丢失了,给换成新的了。我把我的工资卡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叫我找单位,我说:先问两个问题,退休工资是谁发的,他说:是国家发的。如果不通知本人就扣了我的工资,是不是违法?他说违法。我就去找单位,问扣工资有没有文件?单位李书记说:没有,是口头传达的。我说:你告诉我他是谁,我去找他。李书记说:不能告诉你。我说:劳动保险公司的人都说这是违法的!后我又到劳动保险去说:如果四月份不把退休工资恢复到原来的工资卡里,我就到北京告你们,顺手给他们写下了告他们的标题:“劳动保险不保险,合同单位扣发退休职工的工资”。这样四月份工资他们给恢复到原来的退休卡上了。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二日又去北京上访,又遇到和上次一样的遭遇,被北京警察非法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院,由当地接回,非法拘留一个月。在看守所里,他们不让我们炼功,强行给我戴上手铐、脚镣,长达一个月之久。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去栖霞同修家,被栖霞非法组织“610”绑架到庙后派出所,非法组织“610” 王姓主任上前抢我胸前戴的法轮章,把我拖倒在地,用脚踩我的左侧太阳穴部位,左眼周围马上都发乌了,后又将我送到栖霞拘留所非法关押15天。监窒的人看到我的左半边脸伤成那样都哭了。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广场警察非法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院,后又送到北京朝阳拘留所,非法拘留四天,在非法拘留期间我一直绝食。七月十九日我们出来后,广场戒严,说普京来了,我们就上了天安门城楼炼功,被送到河北保定拘留所非法关押七天,在此期间我们继续绝食。警察送我出来时,给买的面包、水,并说:大姨这么多天没吃饭,千万别吃硬的东西……可见警察也是好人多。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去北京上访,被天安门警察非法绑架到前门派出所后院,后被送到北京平谷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天,后被当地驻京办接回,非法关押一天一晚,第二天借机走脱自己回家了。

二、非法劳教三年

后来警察又想来绑架我,阴谋没得逞,由此,被逼流离失所。在此期间,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又被当地警察李百红、孙亚东、隋志杰等人绑架,当时被绑架的还有鲁喜敏同修。他们在我包里翻走了一千六百多元钱、手机等物品非法扣留,至今尚未归还。当时孙亚东说:回头就给你了。可是之后我要过多次,均没有归还。

绑架当时是上午八点左右,他们怕大白天老百姓看到抓好人不对,所以一直到晚上,把我们戴上头盔劫持到原西炮台派出所。之后把我铐在长条椅上,孙亚东就开始非法审问。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打开手铐说话,孙亚东说:“拒绝回答”,就这样在非法审讯记录上按“拒绝回答”、“拒绝回答”。后来孙亚东又叫我签名,我说:你写的什么我都不知道,怎么签名?一旁的市 “610”主任说:念给大姨听听,孙亚东不念,并说:“拒绝签名”。就这样在零口供的情况下,还是强行非法劳教三年。

在山东王村第二劳教所,开始晚上不让睡觉,非法强行洗脑“转化”,每天放诽谤大法、大法弟子的视频,嫁祸法轮功,明白人一看就知道是假的。还有一次我问李队长,要判一个人有罪,是不是先看他犯的罪,再根据相关法律,判定是什么罪?她说:对啊。我说:对法轮功不是的。而是先打压,后又编造假证据……九九年十月二十五日,江泽民答费加罗报记者问时,污蔑法轮功是邪教,后国内大小报纸均报道“邪教”,十月三十一日又逼人大立法,打击邪教,立的所谓的法没提法轮功一个字,是江泽民违犯了宪法。这时队长才恍然大悟,并说再别跟别人说。江泽民费了那么多心思,也欺骗不了真正的大法弟子和明白的世人,但却毒害了不少不明真相的世人,可怜的中国人哪!

还记得刚到劳教所的时候,队长就叫牟许辉等已被洗脑转化的几个人来做我的“工作”。牟许辉等人说 “转化”少受损失,说有多少人不“转化”都被打死了。由于学法不深,就相信了,就写下了在劳教所里不炼功(心想回家该怎么炼还怎么炼)、搞好团结等。到了第二天牟许辉的说法就变了,就要骂师父,此时我才知道上当受骗了,心里很难过的说:你昨天说了一整天如何如何,今天就变了,我告诉你别说新宇宙的人,就连旧宇宙的人骂人也是不对的。从今天开始,我不骂,也不允许你骂,把保证书还给我,她说已经交给队长了。我又跟队长要,她说已经交上去了。我心里一直悔恨自己,做了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的事。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队长说用油笔写的保证书等东西,都得从新用钢笔再抄写一遍。我当时就把那些违心的东西全部扔厕所里了。而后,队长继续找邪悟者去“做工作”,也叫我一块去,表面看也好象叫我去“做工作”,其实,真实的目的是叫我去听邪悟的东西,达到真“转化”。

快到期回家的时候,劳教所又办所谓的出所教育,又逼写诽谤大法的总结。我写的总结没有诽谤大法的词,蔡队长都给添上法轮功等字,叫我从新照她写的抄一遍。我没有重抄,我说蔡队长,你不知道未来什么样,我知道,千万不要逼我,法轮大法真的是正法!我希望你也有个美好的未来。蔡队长笑了说:你先回班去吧,再没逼我从抄。在此期间,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一周的时间什么都不能吃,连喝口水都得吐出来,最后吐的都是小血块……

三、不断的骚扰、绑架等迫害

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由单位到劳教所把我接回,但直接就送到了当地的洗脑班,又非法关押近一个月。回来后得知退休工资又被扣了,我找到单位劳资办公室,王主任说:是区“610”叫扣的。我又找到非法组织“610”的主任于刚,他说:没有人说扣你工资的。我知道他是知道是违法不敢承认,我说:那好,我要去找回工资你可别再干扰,他说好。后又找到区劳动保险公司赵主任,他说:都推了我也没地方推了,反正工资是扣了。我就给他讲真相: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是按“真、善、忍”大法做好人的,我们并没有错,扣我们的工资是不对的、是违法的。他明白了真相后,于八月份恢复了我的工资。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八点左右,又遭到区非法组织“610”张春杰等人的非法绑架。张春杰私自闯入我家,先抢了家门上的钥匙,后又喊后面跟来的同伙,强行非法将我抬走。当时我穿着拖鞋,他们抬着我就往楼下走,我就高喊:邻居们,我遭土匪绑架了!我家门没关,邻居们赶快打电话给我儿子。

因为他们没穿警服,没开警车,我的邻居看到后,有打电话给我儿子的,有到居委会报案的,说我们楼上的老太太被人抬走了。居委会的人说:是不是因为炼法轮功?邻居说:炼法轮功怎么啦?炼法轮功就没有人权了吗?有到派出所报案的,有打110的,110的人说这些人是公安内部的人,邻居说:既然是公安的,为什么不穿警服,为什么不开警车?等老太太回来我叫她去告你们(这些都是后来我回家后才听邻居们说的)。后来我儿子回来了,看到派出所的人、居委会的人都在我楼上看门(因当时把我抬走后,没有给我关门),好多邻居和过路人,都看到了这次非法绑架的过程,都议论纷纷说:大白天就把一个老太太抬走了,这不就和土匪一个样吗?

他们直接把我送到洗脑班,后又私自闯入我家,非法抄了家,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带镜框的师父的诗词等物品,至今没有归还。

在洗脑班,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五位大法弟子。 “610”人员又放诽谤大法的视频。大概半个月后,我们几个人借机走脱,但都不同程度的受了重伤。我被儿子送到医院,被诊断为:脊椎压缩性骨折、肋骨及骨盆有裂纹、膀胱破裂,医院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住了一个月的院,在我的坚持下,由担架抬回了家。邻居知道后都到我家来看我,并讲了上述我被抬走后的情况。医生告诉我儿子叫我卧床三个月,我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没事。一个多月后,我就下楼了。邻居看到后都说:你得感谢法轮功,要不你就没命了。

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我在市场讲真相,被非法组织“610”的保安人员恶报,打电话叫来了水上派出所的警察。当时我走到回家的路口时,一辆警车开过来,下来两名警察说:把包打开看看。我说:不可能,公民有保护自己私有财产的权利,包里有我刚提的工资,上次抢了我的钱还没还呢!他们又说:我们是执行公务的。我说:你们又错了。执行公务应该去抓坏人,我们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这时市场买菜回家的人很多,我就大声的说:大家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人越来越多,工商管理人员赶都赶不走,这两个警察一看这么多人围观,就慌慌张张把我抬上车拉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门口,看到 “610”的张春杰在门口站着,我说:怎么又是你,赶快打电话叫我儿子来……

到了派出所办公室,一个女警察说:国家不让炼,就别炼了。我说:不对,不是国家不让炼,是江泽民。她说:江泽民早下台了。我说:它有爪牙呀。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千万别反对。罗马帝国不是迫害基督教把自己迫害倒了吗?人不治天治,善恶有报是天理!另一名警察听后直点头。后来我儿子来了,我们就回家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19/遭劳教迫害-山东烟台市孙国兰控告江泽民-3378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