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生气的”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人在生气时总以为是自己在生气,别人惹自己生气了,什么事让自己生气了……。可是在我刚准备修炼前遇到的一件事让人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事情经过是:那时我正在某城市一个打字复印铺做事。一个周末快吃晚饭时,来了一对夫妇,急需打一份资料,因为其它打印铺都下班关门了,就找到这里,我因为晚上就住在这,所以还开着门,其实打字员早走了。我说:“我不是打字员,我打也可以,速度比较慢,打不打?”他们让我打,一边看我打,一边喋喋不休的指责:“这个字打错了!这个字又打错了!你怎么打的字呀?!你怎么对得起你老板给你的工资呀?!你快点打呀!快点呀!我急着用呢!……”吵到我打字都不安宁。我有一点生气了:我又不是打字员,我义务为你们打,他们还挑剔什么呀?但我没发火,耐着心解释了一下:“这只是初稿,打错字是正常的,等一下都会改的。”他们象没听见,过了一两分钟,女的又心浮气躁喋喋不休起来,男的说:“你有没有水,我洗个手?”我指了一下里屋:“桶里有。”男的就去洗手了,女的继续不耐烦的说个不停、各种指责、各种催促,我忍了又忍,越听越气,一抬头看见男的在我刚提回的一满桶水里洗了手,出来了。这水是从外面提回来煮饭的,我让他用瓢舀,那瓢明明在那里,他怎么这么浪费呀!我想。我觉的我快要爆发了,但是还是强忍着气,继续打字。

男的过来又加入继续挑剔、催促的行列,两个人在我耳朵边一直呱呱呱呱呱呱吵个不停……,我再也忍不住了,转身把稿子递去:“我不打了!你们自己找人!”两人一听,暴跳如雷,可能是真的当天急着用这稿子,而现在除了我这里之外,再没一家打印铺开着门了,所以无可奈何下就指着我鼻子拼命骂我以泄愤。我也很委屈,我没有骂他们,只是大声争辩。双方都极度委屈、极度愤怒,吵得听不清内容。

突然有一刻,我看到那男的脸上扭曲的五官(真的是扭曲了!)突然愣了一下,心里想的是:一个人为一件事气到这种成度(面目扭曲),真是可怜可悲!就在这一刹那,我突然感到好象一只无形的手将弥漫在我胸腔那么大范围的一团气体(明明白白的感觉)一下拽走了!而瞬间我刚才的一切气恨、一切委屈全都没有了!一丝都没有了!胸中那团怒火没有过程的消逝了!只感觉心里十分悠闲、清净,对面前狂骂我的人也没有一点生气的感觉,一句回话也想不起来。那两人见我这样不回声,怒气也迅速平息,然后骂骂咧咧走了。

回过头来看,师父说:“有多少人为了一口气活着,受不了就吊死了。”[1]真的是这样啊!通过这事我发现,人在生气的时候,是一团弥漫态物质(有大小范围)对人的控制影响而产生的一种反应。你不在它的控制范围之内,就一点都不会生气了,心里很舒服,所以那个怒气是外来的,不是组成我们生命本质的一部份。怒是七情六欲中的一个成份,这样看来,七情六欲也都不是组成我们生命本质的成份啊。七情六欲不就是组成情的成份么?而情是高层神为三界内的人造的一个低神。我们正法修炼者要超脱情的束缚修出慈悲,所以我们修炼中一定要分清自我。

其实我修炼数年后有一次正在跟同修赌气时,突然想起当日的这一幕,就马上发出正念:“生气的不是我,我是不生气的!”用力排斥生气的感觉,也是一瞬间,象当初那一幕一样,那个本来很生气的感觉瞬间就没有了!没有过程的消失了!心里立刻很悠闲舒服!

所以我们修炼人不能生气,不能任由情带动。师父在法中讲:“法轮是宇宙从洪观至微观一切物质之法性的体现”[2]。突然想到人的身体与思想也是由宇宙中很多物质构成的。想到一个问题,当我们修炼人表面为做证实法的事而各持己见、相持不下、以至动怒争执,各种常人情绪心态行为大爆发的时候,从某种意义上说,此刻的修炼者身上,是不是正体现出这个生命从洪观至微观一切物质之魔性的体现?跟法轮的特性好象正好相反呀!这让我想到破坏大法的魔和旧势力最后那个生命的特点,觉的这个状态中的我们修炼人好象跟他们是一伙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正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2/“我是不生气的”-3367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