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疑被摘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案例(图)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年仅四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与妻子于四月十九日半夜被警察从家中绑架,三十日家属被告知已经死亡。在火葬场,牡丹江市司法相关人员,一直不让家属看望高一喜,告知死亡后又不让家属看遗体,却要家属签字解剖、火化,直到高一喜的女儿下跪哀求,才反拧着她的手臂让她在二米之外见一见父亲遗容,总共不到两分钟。高一喜的遗体双目圆睁,紧握双拳,双腕铐痕明显,且身体已经僵硬,胸部鼓起,腹部特别瘪,头部有瘀青。

在家属不同意解剖的情况下,他们声称“解剖”了。高一喜到底是什么时间被迫害致死的,到底什么时间“解剖”的?是不是早已经摘取了器官?高一喜的死亡事件存在诸多疑点。家属要求真相,警方不但不给,还把孙凤霞当成人质作为火化高一喜遗体的筹码。

6月21号,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电话调查取证中,牡丹江市〝610办公室〞综合科科长朱家滨毫不掩饰地亲口承认参与了活摘器官,器官“卖了”,还威胁说:“你现在要有胆量,站到我面前,我一样把你活摘了,老子外号叫屠夫。”“追查吧,老子天下第一,老子怕啥,老子叫屠夫,专门干活摘的!”

中共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完全超越了人类的道德底线,被国际社会称为“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邪恶”。中国移植出现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奇怪异常的现象:如,器官等待时间极短,急诊移植数量惊人,多台移植手术经常同时进行(如:一个医院一 日内竟可完成二十四台肝肾移植),用活人做备用器官供体,二零零六年出现大量突击器官移植、甚至活人肝肾器官免费促销,形成了世界性的移植旅游。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发生的实际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在过去十五年中,在中国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一百五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麦塔斯指出,中国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和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契合。“追查国际”曾经对中共许多涉案高官及医生进行电话调查,原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承认:“我们的国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样的事情,我们国家存在着这样的事情”;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承认活摘器官的“事情这很早了”;李长春说:以活摘之由给薄定罪的事周永康知道;总后勤卫生部长白书忠坦言活摘是江泽民的批示;薄熙来说是江主席下的密令;中央政法委李姓职员则说处级以上官员知道这个机密。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在江泽民的个人意志和淫威下,中国大陆成立了凌驾于国家宪法和法律之上的全国性恐怖组织——纳粹盖世太保似的“610办公室”。随后在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命令“610办公室”系統性的对数以千万计坚持信仰“真、善、忍”的中国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亿万修心向善的民众及其家人被卷入长达十七年的浩劫之中,众多法轮功学员遭受酷刑折磨、被活摘器官,及被其它方式迫害致死等。

据突破封锁由明慧网报道出来的消息,至少四千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黑龙江省就有527人,其中至少有80位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被野蛮移除,贩卖或做他用;这些学员的平均年龄为43岁;被致死的表现形式——被脑出血、被跳楼、被自杀、被灌食、被犯人打死、被抢救等。

记录和揭露中共这些骇人的魔鬼行径,是一种不能简单用痛苦或愤怒抑或悲哀来形容的感受,拒绝邪恶,必须要认清邪恶。

一、黑龙江省疑被摘取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

哈尔滨地区:28人

高秀凤、李洪奎、袁清江、王永成、王洪刚、孔繁哲、邓伟男、鞠 亚军、杨 滨、王丽群、任鹏武、吴宝旺、孙绍民、张延超、张生范、李文睿、尹安邦、张 宏、肖亚丽、顾秀娴、赵淑红、杜景兰、刘 杰、白秀华、于怀才、范丽萍、周志昌、张学文

大庆地区:11人
张 忠、李宝水、王 斌、于永泉、王克民、卢丙森、杨玉华、郑文芹、张维新、高淑琴、何华江

鸡西地区:6人
姜荣珍、赵春迎、魏晓东、于天勇、刘桂香、刘桂英

牡丹江地区:6人
崔存义、杜世良、王晓忠、徐伏芝、高一喜、肖淑芬

齐齐哈尔地区:6人
刘晶明、王伟华、沈子力、徐宏梅、付志宇、王宝宪

佳木斯地区:5人
孙继宏、张富、程学善、大法弟子、苏艳华

绥化地区:4人
张晓春、刘晓玲、大法弟子、刘晓东

鹤岗地区:3人
孙淑芹、杜桂兰、徐志成

双鸭山地区:4人
矫龄鋆、纪松山、代晓玲、郭怀龄

大兴安岭地区:2人
李凤霞、于忠柱

伊春地区:2人
于云刚、陆诚林

七台河地区:1人
刘术玲

不明:1人
于吉兴

分类统计图示

二、部份疑似“被摘人体器官”致死法轮功学员遗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