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迫害事实文章的用词和写作心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读了明慧网《注意迫害事实文章的用词和写作心态》(以下简称《注意》)一文后,深有同感。也曾几次想就自己在这方面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切磋,但由于自己修炼状态太差吧,也一直没有付诸行动,今受同修文章鼓舞,终于提笔,决心要从自我保护、懒惰等人心中走出来。下面就个人在这方面的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为了给某地参与迫害同修的相关人员邮寄真相信,我打开明慧网想了解该地最近两次非法庭审同修的详细情况。读了几篇有关文章后,鼻子发酸、眼眶发湿。之前针对这两件事同修们发真相资料、寄真相信、接力发正念、近距离发正念等等做了许多,可从两次非法庭审过程看,迫害一次比一次严重。这其中肯定有我们整体及个人要修去的东西。但我想我们写迫害文章的用词与心态是不是也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呢?

在曝光迫害的文章中,用了“阴险狡诈”、“流氓”、“骗子”、“道德败坏”、“狼狈为奸”、“农村泼妇”之词来描述法庭有关人员,我们都知道明慧网的文章参与迫害者也在看,那么如果相关人员看到了会怎么样呢?既然我们把他们定为骗子、流氓,那么殴打律师、非法驱逐律师、绑架发正念的同修等等这些事他们什么做不出来呢?我非常赞同《注意》一文的观点:“揭露迫害、制止恶行的写作方法应该是阐述具体事实,不带情绪化,以点带面的用词。”

从法中我们知道,除了罪大恶极的少数人之外,世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像,法中也告诉我们救人时还得顺着人的执着讲,不能刺激人的负面因素。听同修讲,辩护律师也让我们讲真相时不要刺激人的负面因素。我们写揭露迫害文章的目地不是把他们的恶行曝光于天下、让世人都知道他们做的坏事就完事了,我们的目地是为了制止迫害,是为了救人。

我在和同修交流这个问题时,有同修认为他就是那么恶,就应该这么写,也有同修认为大法慈悲与威严同在,应该表现出大法威严的一面,维护大法。我个人认为,前者是不是把这个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了?而实质上是邪恶因素在操控人,尽管被操纵的人是有不好的一面才被操控的,那我们讲真相救人不就是要启发人的良知善念、使之返出人本性的一面来,从而正面认识大法而得救吗?用人的一面来维护大法的威严恐怕也是做不到的。修炼人的无怨无恨、慈悲祥和、无私为他,能使一切邪恶因素解体,那这是不是在维护大法的威严呢?如果我们言词激烈、字里行间都是贬低、怨恨,是不是在把人往外推,是不是也是党文化的表现呢?

师父讲:“业力是在常人中造的,常人中的物质。这个东西达不到那么微观。而在人造就人的生命的时候,那是极微观的物质。所以,它掺不進去,只是人的本性被埋没了。”[1]近几年我们针对我地的一些具体迫害事件写了一些真相信,其中有校长、局长、六一零官员。我在信中首先肯定他们本性是善良的,并没有想参与迫害好人,他们只是被谎言蒙蔽了,把他们摆到不明真相的受害者位置上去,从法中我们也知道确实是这样。然后再讲基本真相,再根据具体对像、事件讲参与迫害对自己及家人的利害关系等等,结果都收到了比较好的效果,其中一人还对同修说:“信我看了,写的不错。”

在写揭露迫害文章时,我也不轻易把参与迫害的警察称作恶警,我都写成不明真相的警察,我觉的也确实是这样。一个常人一旦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的时候,借他个胆他都不敢去迫害了。对于非常恶劣的迫害行为,我也只是阐述客观事实,不用恶劣的词语去评判、抨击。至于事件恶劣与否,让读者或参与迫害者自己去得出结论好了。从法中我们知道,这场迫害中真正被迫害的是世人。师父告诉我们:“无论迫害多险恶 我们都是在神的路上 推波助流的世人才是迷途的羔羊 危难中神叫我们各自救度一方”[2]。如果我们把他们看得不可救药,那不但他们难以得救,也影响着我们营救同修的效果。我们只要抱着为他们着想、为他们得救的心态去写、去做,真正让参与迫害者感受到我们的诚心与善意,我想效果就不一样。

由于层次所限,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们为了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