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油田多位诉江公民被洗脑班劫持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中原油田610在中原油田邪党党校举办洗脑班迫害参与控告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逼迫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写出是谁让你诉江的,是怎么寄的,谈所谓的认识,写所谓的保证,若不法人员认为写的不合格就继续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目前,已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进洗脑班,其中包括:第九社区七十九岁的颜伦君、石油学校小区六十九岁的谢云芳和六十九岁的赵玉芳被强迫进洗脑班,他们的儿女均被胁迫:父母不进洗脑班,就不准他们上班。下面是他们三人的一些情况:

一、颜伦君老人屡遭迫害

颜伦君,男,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出生,本科学历,河南省中原油田测井公司退休工程师。一九六四年北京航空学院(后来改为北京航天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一九七五年十一月从北京航空学院调到山东胜利油田地调指挥部(物探)工作。一九八二年一月,颜伦君从胜利油田调到河南省中原油田测井公司工作,颜伦君是射孔中心的工程师,为中原油田解决了很多技术难题,提高工作效力,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为国家和油田节约了大量的资金和外汇。无论在胜利油田和中原油田,颜伦君都对工作是兢兢业业,认真负责,技术精益求精;对待个人利益不去争不伸手,讲随其自然,在油田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好员工。

颜伦君一九九六年六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处处用“真、善、忍”为准则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不久后,困扰他多年的疾病:脑血管硬化、肩周炎、关节炎、腰肌劳损等不翼而飞,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却成了身体健康的人。颜伦君全家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晚十时,颜伦君被中原油田“610”、国保支队第九社区的康辉居委会人员非法从家中绑架到中原油田“三合宾馆”(中原油田公安局,中原油田“610”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被非法关押了一天一夜后回家。此后被非法监控、盯梢、跟踪。

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下午四时,颜伦君被中原油田第九社区“稳定办”的官员叶仕荣(女)领着中原油田“610”的官员陈柯,和中原油田公安局的桑虎李勇军(谐音)等三个警察闯入家中绑架。当天晚上九时,不被劫持到中原油田公安局皇埔拘留所关押。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早晨六时,被劫持到濮阳市看守所。看守所的值班警察因他血压超高拒收,但是韩青(女)、朱艳群(女)和桑虎强行让值班警察收下,关押在看守所后排九号监室。

二零零七年十月十日,被看守所释放回家,被中原油田公安局勒索五千元,说是取保候审一年。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中午,颜伦君在户外给民众打语音真相电话救人时,遭到濮阳市公安局华龙区分局四个便衣警察绑架到濮阳市北环路的孟轲派出所值班室,当天下午四时,被送到濮阳市公安局华龙区分局,坐在一个专用的铁椅子里,手被铐着,两腿被夹着不能动弹,一个警察看着(就是在孟轲派出所殴打颜伦君的那个警察),他对颜伦君说:“你年岁大,劳教所不收你,监狱照样收你。”

当天晚上,华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和赵姓指导员把颜伦君带到濮阳市公安医院,两名医生(一男一女)检查颜伦君的身体,因血压高和心脏不正常,华龙区公安分局非法勒索五千元人民币,由家人把他领回家,说是取保候审一年。

二、谢云芳被迫害情况

谢云芳,女,一九四七年十月出生,中原油田集体工退休职工,住师苑小区,一九九六年二月有幸学炼了法轮大法(也叫法轮功)。修炼法轮大法以前,患有多年的胃痛、神经痛、关节炎等,为了治病,又吃西药又吃中药,不知道花了多少钱的医药费,都不见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后没有花一分钱的医药费,身上的疾病不知不觉的都消失了,好了,变成了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到现在的十九年中,她没吃一粒药,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给国家节约了大量的医疗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原油田公安处(后改为中原油田公安局)新村派出所姓王的警察非法入室搜法轮功书籍和法轮功资料,并威胁老人不准炼法轮功,还强迫她写所谓“保证书”,老人没有写,但受惊害怕。每逢中共的所谓敏感日,石油小区退休办的人员就非法上门骚扰,威胁谢云芳老人“不准出家门”,使老人全家无法过安宁平和的日子。

三、赵玉芳的情况

赵玉芳,女,一九四七年九月出生,中原油田集体工退休职工 ,住师苑小区,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从得法并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之日起,就处处用“真善忍”为准则严格要求自己在社会中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无论在家里还是在社会中,都时时事事为别人着想,和别人发生矛盾时,首先向内找自己的问题,自己哪没做好?下次一定做好,不能把矛盾推给对方。赵玉芳老人从得法修炼以来,身心道德不断的升华,知道自己怎么样做人,做什么样的人,自己总是用微笑、平和的心态待人,体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宽广博大无私的胸怀。

赵玉芳修炼大法不久,困扰她多年的疾病:头痛(从小就头痛)、关节炎、腰痛、肩周炎等疾病全都消失了,身体非常舒服,没花一分钱的医药费却得到了身体健康。

二零零零年二月的一天晚上,赵玉芳被中原油田公安处(后改为中原油田公安局)新村派出所的两个男警察绑架到中原油田电视大学招待所。当天下午,又有新村派出所一个警察在中原油田电视大学招待所非法审问她,赵玉芳没有配合。当天下午,新村派出所(用车)把赵玉芳从中原油田电视大学招待所劫持到新村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第二天上午,新村派出所非法勒索赵玉芳五千元人民币押金。

中原油田石油学校小区退休办人员,每到中共的敏感日就非法上门骚扰赵玉芳,还强迫她的女儿做“担保人”,使她全家不得安宁,生活在红色恐怖的环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