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将心溶在大法中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首先叩谢师尊慈悲苦度!

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时我才六岁。因为年龄小,只是在母亲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时待在一旁观看或玩耍,偶尔会跟着学一些动作。虽然不是正式修炼,但那时集体学法、炼功的场景在我的记忆中留下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象,因为他是那样祥和、美好。

我走入大法修炼是在二零一三年。那时我大学刚刚毕业,对人生有很多的迷惑和不解。但是真幸运!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从此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我是八零后,也是独生子女。修炼大法以前,我的性格霸道、倔强,我行我素,不但不愿听取别人的意见,还总试图反驳对方。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因为我们学校是示范校,所以对礼仪、着装等方面管的很严,可是我从不在乎这些所谓的规定,我行我素:染头发、穿大好几号的校服、头上带着五颜六色的发卡,根本不把老师、学校放在眼里,认为这是“个性”,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性格。

上大学了,我依然如此,虽然形式上积极参加学校活动,但只挑喜欢的去参与,从来无视班主任的要求,只考虑自己的爱好,并且喜欢追逐时尚,出国、旅游、购物、娱乐……,关注着今年又流行穿什么衣服了,又播放什么好看的电视剧了,韩国的、日本的、美国的……,没有不关心的。

我沉醉在这些物质享乐里,但这并未给我带来真正的快乐,旅游回来还想再出去玩儿;吃喝玩乐之后从未感到满足;买了这件漂亮衣服还想买那件,我一直被这些无止境的欲望侵蚀着,可这些一时的欲望满足了,过后却感觉什么也不是,心里好像空空的……

直到我走入大法修炼。

大法的洪大,师父的慈悲,使我的人生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在这三年的时间里,我每周都去参加集体学法,在集体的环境中我认真学了师尊的《转法轮》、各地讲法、经文、《洪吟》等,参加每次的法会投稿,还参与了营救被绑架同修及去年的诉江大潮。

在三年的修炼中,我感到自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我不再固执己见,而是用心听取家人、朋友的建议,以前别人给我提出意见时我很少听取,有的时候心里明明知道是为我好,表面也是敷衍了事,觉得听了、改了,那不就说明自己的想法错了吗?不就没面子了吗?其实用心想想那又何必呢,能给我提出建议的人不都是真正为我好的人嘛?!一时的爱面子逞强,伤害到的不只是真正关心我的人,更是我自己。和父母的相处中我也基本做到了不顶撞他们,真诚的与他们交流,从心底感受到了他们对我的好,以及身为女儿应该遵守的孝道。遇到不顺心的事情时不再是一味的陷在其中,而是用法理提醒自己,想到一切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因缘关系的,抓着自身的执着不放只会让事情越来越难办。

师尊说:“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能够当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为这个情活着,亲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讲情份,处处离不了这个情,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1]

其实我们所经历的开心的、伤心的、悲愤的……,一切都是源于人的这个“情”,而且是我们自身那份私情。把执着不放的那种自私的感情放下了,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处处都能站在他人角度思考问题的心。

去年我收获了幸福的婚姻。从我和丈夫相识到结合,我一直听取父母的意见和建议,知道“父母之命”对一段婚姻的重要,因为母亲是修炼的人,看问题的角度和常人完全不同。在我和他的相处中我同样以法为指导,在家里做好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事情,料理好家务,照顾好丈夫。工作日我们俩人下班回家比较晚,但我都会尽快到家,抓紧时间准备晚饭;休息日我们则会一起把家里收拾整洁再安排其它的活动。

我和公公、婆婆相处的十分融洽,我俩一有时间就会回双方父母家,而不是去看电影、逛街,我们都觉得给父母带来快乐是儿女应该做的。尽管我们两人都是独生子女,结婚后我们基本没有什么矛盾,“男主外女主内”,各司其职,相敬如宾。师父教导我们:“按照阴阳学说,女性的就应该柔,不能刚。男的属于阳刚,女的就属于阴柔,刚柔相合在一起,保证是非常和谐的。现在不是男人喜欢欺负女人,而是这个社会败坏了,无论男人女人都在欺负别人,同时出现了近代的阴阳反背。”[2]

师父让我明白了:女人的柔美和出嫁从夫的理念并不是弱势的体现,柔是女人应该具备的美德。所以,我家中的大事以丈夫为中心,并且用自身的智慧去协助丈夫,这是我给自己做家中的定位。强势对女人来说是最不应该有的性格。

当然,在相处时我们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记得有一次我和我先生因为一件事情发生了争执,当矛盾一瞬间发生的时候心里真是难受,觉得自己委屈,觉得自己是女孩子,为什么种这种不重要的事情上都不能让着我……,一切不好的心全都出来了,于是越想越委屈,说出的话也就很不好听了。

就在怎么也想不明白的时候突然有一念打入我心里:我是大法弟子啊!我怎么能在这些小事上越陷越深呢?于是慢慢静下来,并想到师尊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这不正好是考验我能不能找自身原因,替别人着想的时候吗?就这样,我想通了,主动打电话向我先生道歉,我知道,今天我要是不修炼大法,这个结儿不知道得多少日子才能解开呢,更别说主动跟他道歉了。

虽然我只是一名走入大法修炼时间并不长的大法弟子,但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和快乐真的是太多太多了。心中有“法”的指引,身边有师尊的看护,我觉得是如此的幸福,就算是遇到矛盾、不顺心的事情也不过是一时的,因为我得法了!我的心融在大法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座谈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