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商户们都得到了大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俺侄子跟我说:婶,你这一家可是咱村最富的了。大家眼瞅着你一家一年比一年强,都羡慕你。现在提起你,没有不竖大拇指的。我说:这都是我修法轮大法得到的福报。

我于一九八四年结婚。我娘家穷,婆家也穷,真是穷得叮噹响,有时连买盐的钱都没有。九六年我得法修炼,认准我这一生就是为大法来的,以后穷也好,富也好,法轮大法我是修定了。

我家门前就是公路,我们一块大的空地,有个人租了卖煤,后来不干了,我们接起手来做生意,后来改卖建材,什么沙子、水泥、石子、白灰都经销。

从开始做生意,我就开始讲真相,越讲越敢讲,越讲越爱讲,一直讲到现在,期间发生了很多感人的事。和我接触的所有商户们都得到了大福报,大家都说是法轮大法给的福。

(一)“这都是大法给俺的福报”

给俺拉水泥的水生,很相信法轮大法,对法轮功非常同情。有一次他喝酒喝多了,睡着了,吸的烟把他的衣服烧的跟个馍筐那么大。他跟我说:“当时我哪里知道,有个人叫着我的名说:失火了,快起来。我一惊,醒来一看,衣服已经着成这样了。这是大法师父在救我。要不是大法师父叫醒我,家里一着火,我不定会被烧成啥样呢。”因为这件事,他开始帮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他的儿子对我说:“婶,俺现在生意这么好,这都是大法给俺的福报。俺给俺村里的送资料,都是挨家挨户送的。”

给俺拉水泥的还有一个人,在家里老生气。开始认识他时他总是唉声叹气的,年经轻轻的整日里愁眉不展。我给他真相资料,他就拿。过了一段时间他对我说:“这大法真相真好,我看了让我媳妇看,她现在简直象换了个人。以前我回家,就算累死,她也不说一句关心的话。我和她就象几世的仇人似的,啥时回家也不理我。嫂子,俺这开车的受的是啥罪,哪有正正经经吃饭的?谁不喝点酒解解乏?可我要是喝了酒,她更是骂不离口了,醉死我她都不会问我一句。嫂子你给我的资料我往家一搁,也不知道她啥时看了,渐渐的她就变好了,现在不管啥时只要一回家就问我累不累,想吃点啥,我给你做去。这大法真好。她看了,还让俺那一片的小媳妇们看,俺那一片的人家,家家都很和睦。这可真是托了大法的福了。”

有个给俺送瓦的,我给他几个护身符,他很高兴的拿走了。过了几天还来要,告诉我说:我把护身符送给我大娘,我大娘都偏瘫好几年了,得到护身符后就照着上面的字念“法轮大法好”,现在她能走了。她说就是护身符起的作用,亲戚朋友都跟我要呢,你再多给我几个。

(二)念“法轮大法好”化险为夷

拉水泥的拴柱经历的事更神奇。在俺县里的超市前,迎面来个车,他一踩刹车,刹车失灵了。他急忙一打方向盘,两车一交错,车闪过去了。可是刚闪过,又来了一辆。县城的路窄,行人又多,拴柱没有了主意,陡然间想起我告诉他的遇到危险时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也想不起来念那么多了,就知道光念“大法好”。他跟我讲:在北边来个车我都不知道我咋走的,叫这个车闪过去了。这个一闪过去,搁那又来个车,我也不当家了,我也不知道咋着了,但是我就念“大法好”。我这一念,心里也不害怕了,我往这一拐,往那一拐,连躲四辆车,我都不知道咋躲过去的。过后真把我吓死了,我蹲那半天没起来,这要是撞了人,我这一辈子倾家荡产也还不起啊。大法真是救了我一家啊!人家说我怎么开的那么好,开车技术真高啊。实际上我当时根本就不当家了,就这一拐那一拐,这几辆车我都应该撞上的,但是就因为我一直念大法好,这一难就给躲过去了。

他跟其他拉水泥的司机都说,说你不知道我今天多危险,这大法真能保护(我们)啊。司机们平时都听过多次真相了,这听他一说,好多人都来要护身符了。以前有让三退不退的,现在一说让他退,没有不退的。

(三)老张信法轮大法一顺百顺

有个老张,他开的车老爆胎,三五天就爆一个轮胎,搞得他满头火星。他自己也纳闷,人家的车跑多远也不爆一个,我这车胎不是爆这个就是爆那个,这到底是咋回事?我给他讲真相,问他加入过中共的什么组织没有,他说他入过团,我就让他把团退了,他很爽快的答应了。我又给他真相资料,他也拿走了。

过了一段,他老婆告诉我说:嫂子,这法轮大法可是真好,你以前说法轮功怎么好,我还有点不信,可现在俺这一家是真信。你都不知道俺现在有多顺,那真是一顺百顺,做啥事啥事顺,从来就没有现在这样顺过。以前张坡那段赖路,走到那儿,他都得叫我跟他说话,他说是有个人说着话,不瞌睡,免得出事。现在一到那儿,他就叫我睡觉去,再也不叫我陪他说话了。他说他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头脑不但清醒,心里还格外的平静。俺这轮胎再也没有爆过。

大家都说,老张现在是法轮功(学员)了。其实他没有修,只是遇事都在用真、善、忍的标准对照自己。他和同伴给工地送水泥,同伴的车坏了,工地上的人让老张先卸,老张却说:让他先卸吧,卸了车他好去修车。

(四)大赖不赖了

县城附近有个村,村里的弟兄五个号称五大赖,弟兄中有三个也是做建材生意的,他们主要是负责给人家送。我们开始做生意时,曾从他们那里进了一点白灰。第二天他家老三就找到门上来,说我丈夫给他的钱中有一张五十元的是假币。我和丈夫都知道他这是在找茬。他的态度也很嚣张,分明是在说:我就是讹你了,你能咋地?

我给了他五十元,把那一张随手就撕了。他当时略微一惊。我就给他讲,我们是修大法的,不会骗人,以后我们共事,还得以诚为本。在随后的交往中,我一见面就跟他们讲真相,有什么资料也都给他们看。共事时间长了,他们也慢慢变好了,生意也越做越大,每次见面都找着要换真相币,还说越花这钱生意越好。只要有资料,他们都可着劲儿的拿,看完后都发出去了。

(五)我们家的大福报

俺家以前有多穷,那真是买盐的钱都没有。多少年后,孩子跟我说:看到邻家孩子吃苹果扔的苹果核儿,他都想去捡起来吃。

我遭迫害从看守所出来,多少人看俺的笑话。回娘家,俺娘说我:因你坐大牢,我都不敢出门。亲戚们都说你作的,更别提人家怎么说了。还说你三个孩子,看将来谁敢给你儿提媒。俺们一做生意,有的见了面竟当面嘲讽:俺大姐哎,听说你现在做大生意呢。有的竟当面嘲笑我修大法。遇到这样的,我都正告他们:不准你这样挖苦我,大法弟子不是你嘲笑的对像。

卖水泥经常遇到水泥袋烂的现象,我就装点散水泥,拿针把袋子缭好。有些水泥在运输时被淋湿了,我就把成疙瘩的水泥掏出来,再补装一些散水泥。我就一个心思,做生意得本分,不能让客户受损失。

所有跟俺打过交道的供应商们都知道俺一家人正派。水泥厂的业务员一到俺这,见面就先说“法轮大法好”。大家说去我家,都不提俺的名字,都说是去法轮功家。

俺一家人都按大法要求做人,俺家的生意一直很红火。三个孩子一个比一个有出息。大儿子初中毕业后在县城打工,手艺学成了,俺现在给他买了个机床,娶的媳妇是本科毕业;二儿子本科毕业,娶的媳妇是研究生毕业;三儿子初中就上了一年,现在在一家大型的公司里是项目负责人,也娶个本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