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民众观《活摘》:我要签名,告诉更多人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晚,“反強摘器官医生组织”(DAFOH)在丹麦的志愿工作者在首都的“哥本哈根之家”影视厅里,举办了屡获大奖的纪录影片《活摘》的放映专场。前来观看影片的观众中有医生、记者、公职人员、工程师、教师、高校学生等丹麦各界人士。在场观众被由中共政权主导的、大规模强制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所震惊。

《活摘》(又名《大卫战红魔》),是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历时八年取材,拍摄而成。影片《活摘》曾入选正义电影节,并荣获第74届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Peabody Award,又名皮博迪奖)而备受瞩目。该片详实记录了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一起,花费数十年时间深入调查中共政权系统地、非法活体摘取良心犯-主要是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过程。影片还大量引用了被调查的证人的证词、录音等证据,向人们揭露了正在21世纪的中国发生的、受害人高达百万之众的这一反人类罪行。目前,活摘器官的罪恶已经在全世界越来越受人们关注,两位独立调查员因此曾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影片放映结束后,观众们内心震撼、悲伤不已,心中的各种问题纷至沓来。在与主持人就现场所提的这些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近一个小时的交流互动,并听取了来到现场的幸存者讲述她在监狱里的遭遇后,当他们得知在放映厅现场就备有呼吁联合国采取行动制止活摘的证签表时,许多人纷纷郑重地签下自己的名字,并索取资料,以期早日结束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罪恶。

真相纪录片震撼观众的心

“这是一个悲伤的夜晚,但是我很高兴我来了,知道了这个重要的事情。”
Jonas先生原先从未听说过活摘的事情,当他在看到这个电影的名字时,他立刻就想来观看。他说,虽然他事先已经有了思想准备,所观看的电影涉及的是一个严肃的话题,但他还是被影片所描述的活摘器官的惨烈深深地震撼了。他表示,通常你都会说很享受这一美好的夜晚,但这次我不能这么说,因为我太悲伤了!虽然我做好了思想准备,但还是无法形容的悲伤,这样的事情在发生……我很高兴我来了,我原来一点都不知道这个事,太不可思议了,我一定要带这些资料回去,告诉其他人。

Geert先生是一位执业医生,三年前,他在一次医生的活动上得知了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的信息后,就一直非常关注这方面的消息,每次当他能够知道与此相关的活动,他都会参加,每次收集到的资料都会仔细保存。今晚,他介绍他的同事、护士Lisbet与他一起来观看影片《活摘》。Geert先生表示:很少看到丹麦媒体对发生在中国的活摘器官事件的报道,他难以理解他们在这件罪行上为什么那么被动、消极,那些媒体应该及时跟踪报道这件事。

Lisbet女士虽然在看电影之前,已经通过Geert医生对活摘一事有所了解。但影片的内容还是令她惊诧不已。她特意等到活动的最后,专门向主办放映电影与活动的几位义工逐一致谢:谢谢你们的努力和勇气,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原来了解的真相不够多,回去后,我也要让更多人知道这些真相。

Ferdion先生是自己在网上偶尔看到电影信息的。他表示,(电影)太震撼了!在谈到怎样制止这场罪恶时,他表示,我们必须做些什么。不能把希望寄托在做这件罪行的人有一天良心发现,就好像不能对魔鬼抱有期望一样。现在,人们应该意识到,这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现在世界上发生的很多事,都在分散我们的注意力,但人们应该知道,其它的事相比起这种大规模灭绝性的杀人来说,都不重要!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一起制止这场活摘罪行。

法轮功幸存者的证言

鲍女士是一位法轮功学员,她曾因修炼法轮功,并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被中共政权非法判刑关押在监狱里三年六个月,后辗转来到丹麦。

在电影结束后,她应邀与观众分享了她在监狱中两次被莫名检查身体,却幸运地逃过了被活摘器官的经历。当她回忆起当时一同被强制检查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时,鲍女士沉重地回忆道:“有些外地来到上海,被警察抓捕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不愿连累工作单位和家人,不报自己的姓名、地址,所以他们被抓捕后,在监狱里只有编号,他们被检查身体后,不久就不见了,也就是说他们很可能被杀害了,甚至被活摘器官了!”这时,鲍女士一度哽咽,现场观众也深受震动。

“这样的罪恶必须立即制止!”

主办此次放映的DAFOH的志愿工作者表示,“在正常的国家,都是病人在等待匹配的器官做移植手术,这一等待需要几年甚至十几年。而在中国,是器官在等待肯花钱的病人去买,然后做移植手术。由于在中国修炼法轮功人数曾高达七千万以上,他们多数又因为不愿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而被中共极权政府大量非法关押迫害,失去自由。正是这人数众多的、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在监狱里被中共政权用作新鲜的器官供体,他们随时有被杀的危险。”

“人命关天,我们必须让更多的人知道,这样的罪恶前所未有,必须要制止!在这件事上,我们每个人,无论看起来做了多么微小的努力,都是在帮助停止这场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