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结石不见了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八旬母亲绝处逢生

我的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了。我们兄弟姊妹七个,我排行老四。我们小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很少回家。我母亲一个人拉扯七个孩子的同时,还照顾我们瘫痪在床的祖母六年。可想而知,我母亲前半生吃了多少苦啊!

到老了,孩子们都长大也成家了,母亲也该享享福了。可是二零一三年,她得了一种怪病:吃饭越来越少,后来就吃不下饭了,只能喝点水和稀饭,有时勉强吃点饭很快就吐出来了。不长时间,人就瘦得不像样了。去医院检查,结果诊断为肝癌晚期。

医生说肿瘤连胆里都长满了,胆管都堵死了,整个肚子都是灰黄色的,象鸡蛋大小的肿块,在肚皮外面都清晰可见。像我母亲这种情况,医生说动手术是不可能了。因为岁数太大了,身体又这么虚弱,上了手术台也下不来,只能保守治疗。就这样在医院保守治疗了十多天后,去时还能说话,这时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只剩下一口气了。医院说:“你们出院吧,我们已经尽力了,没有别的办法了。”我们明白,就是让我母亲回家等死了,我们也只好让母亲出院了。

我和妹妹出嫁在同一村里,我和妹妹、妹夫都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在一起商量了一下:决定把母亲接到我们这里来住,跟我们一起学法,只有大法能救她。

母亲接来我家后,我家就成了学法点了。我每天在精心照料好母亲生活的同时,还放师父的讲法录音给她听,给她讲大法的神奇和美好,读真相资料给她听。到晚上,同修们来我家,就和同修一起学法,一起发正念。就这样只有四、五天的功夫,母亲就精神了很多。

一天晚上学完法,同修们都回家了。我给母亲收拾了一下,也熄灯睡觉了。刚睡下不久,突然一阵呼隆呼隆的声音把我惊醒。开灯一看,惊人的一幕出现在我眼前:只见我母亲像个大虾米一样缩成一团,全身不停的抖动着,一会儿又大口的呕吐。我立即安慰她:“别害怕!别害怕!这是师父给你净化身体!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也一边发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和帮助。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母亲才慢慢安静下来。

第二天,我母亲说要吃东西,说就爱吃我做的发面饼。我又惊又喜,马上给她做了发面饼和小米稀饭,她竟然吃的和没病时一样多!从此,她又能吃、能喝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很快就恢复正常了,肚子里的肿块摸不着也看不见了。亲戚邻居都来看她,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是大法师父救了我母亲。

满满的肾结石不见了

一天,我到女儿家看外孙。在公交车上遇到以前的老邻居,也是本家一个老哥,现在七十多岁,已经退休。只见他低着头,一脸的疲惫。这老哥和我相处邻居十多年,我很了解他,他是个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人。可今天怎么了,一点精神都没有了。

我上前和他搭话:“二哥,您怎么了?不舒服吗?”他抬头一看是我,就说:“咳!别提了。我患肾结石好几年了。一疼就疼得要死要活的,只好到医院去打石头,打碎了就不痛了。一年要去医院三、四次。反正有医保报销,我也没怎么在意它。这半年多不痛也不痒的,我以为没事了好了,就没再去碎石头。可是今天我寻思去医院检查检查看,检查完医生跟我一说,差点把我吓死。医生说我肾里的石头都长得满满的了,没法碎石头了,动手术也太晚了,回家去找找偏方治治看吧。就这样我回来了。”

我跟他说:“二哥,不要害怕,今天你能遇到我,算是咱们有缘份。您还记得我以前什么样吗?常年头痛,整夜整夜睡不着觉;肾炎都转成尿毒症了,重了就得住院;颈椎、腰椎都增生,双腿浮肿浑身无力;走路平地都摔跤,右腿膝盖骨都摔碎了。您看我现在很健康吧?没吃药、没打针,一分钱没花,什么病都没有了!”他瞪大了眼睛说:“是啊!我都忘了,你怎么好的?有什么好法子快告诉我!”我说:“有哇!”接着我就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天安门自焚伪案的真相、三退保平安等等。他静静的听着,不时的还连连点头。我知道他是党员,最后我说:给你起个化名三退吧。他说:“好,好!退了吧!不用起名,用真名就行。共产党腐败透顶、坏透了,我早就不相信它了!江泽民真该杀!”临别,我告诉他每天要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心诚则灵,要一心不乱的念,就会得到神佛的保佑。

回家后,我准备了一些真相小册子、护身符、神韵光盘等资料去了他家。正好他的两个儿子、儿媳和俩孙子都在场。我就把真相又给他全家讲了一遍,全家人都做了三退。我又嘱咐他们全家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都高兴的接受了。

一晃,一年多没见到老哥了。那次我到山上帮妹妹栽树。远处传来了唱大戏的声音,我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人边用音箱听戏边挥舞着铁锨,在起劲干活。我觉得有点面熟,就上去看看。到跟前一看,正是二哥在起花生垄。我跟他打招呼:“二哥在干活呀!”他抬头一看是我便说:“你怎么来了?”我说来帮妹妹栽树啦。我就问他:“二哥,您的身体怎么样?挺好吧?”他愣了一下神说:“哎哟,我都忘了,我的病全好了。打那以后,我就照你说的做了。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上念,晚上也念,没事就念,不知不觉中这个病就全好了。”我说:“怎么知道全好了?”他说:“我去检查过两遍了。第一次去检查,医生说好了,石头没了,我还不相信。过了几天我又去检查,医生说确实好了,我这才放心了。谢谢你呀,太谢谢你啦!”我高兴的说:“别谢我,谢谢我们的师父吧!这是你相信大法得福报啦!是大法师父救了你呀!”他说:“谢谢大法师父!”

在此,弟子和被师父救度的众生向师父叩首谢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