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警察构陷女工程师 证据违法仍不放人

曾遭五年冤狱精神失常,险些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天津市武清区法轮功学员杨健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晚被武清区梅厂派出所警察和武清区刑警绑架,并被非法批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已五个多月,家人为她聘请了律师。

一个多月前,辩护律师去检察院阅卷,回去研究,发现证据不合法,立即向检察院反映情况。为此检察院把案卷退回武清区公安分局,并让辩护律师再来一趟。

十一月七日,辩护律师再次来到检察院,借此向检察院递交“变更强制措施法律意见书”,要求检方公正履行检察职责,尽快还杨健自由。然而截至目前,杨健仍被非法关押。

女工程师遭五年冤狱精神失常,险些被迫害致死

杨健(杨建)大学毕业,原在国企当工程师,曾经是父母和乡亲们的骄傲。她于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大法教人修心向善,重道德修心性,处处为别人着想,时时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杨健全身心的实践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集团开始动用所有的国家资源污蔑法轮功,迫害上亿的法轮功修炼者,使数千万法轮功修炼者家破人亡。杨健女士也一样遭受迫害,一个好端端的家被拆散,她带着未满周岁的女儿艰苦度日,后来回到了娘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杨健被梅厂镇派出所伙同武清国保大队绑架构陷,非法关押在武清区看守所。

武清区610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操控当地公检法系统,强行在违反宪法的情况下,冤判杨健五年徒刑。从那时杨健女儿得了惊吓症,见到警察就害怕,她那幼小的心灵受到伤害。

杨健在狱中更是度日如年,遭受各种迫害,挨打是经常的。有一次被九个警察用不明药物打眼睛、打鼻子眼,使杨健不能呼吸,人就象死了一样,警察以为人已死,等她醒来警察已经给准备寿衣,就是一条黑色的连衣裙。

二零一三年一月十日晚,杨健父母接到天津市女子监狱电话通知,杨健已被迫害致精神失常送入监狱医院。在一次父母会见她时,她对父母说:我还能不能回家啊?当时冬天她只穿一件单衣。

父母为她的生命担忧。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十日,好不容易盼到了她出狱的那一天。

再次身陷囹圄,家人乡亲营救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晚,杨健又一次被武清区梅厂派出所伙同武清区刑警绑架,在刑警队遭受粘胶带缠身不能动,然后关进铁笼子里。

眼看着曾遭受五年冤狱的女儿再一次被构陷迫害,杨健的父母决意向武清公检法部门讨说法,营救女儿回家。连日来,无论雨雪风霜、天寒地冻,杨健的父母与众多关心杨健安危的乡亲们,每日都去武清看守所预审科要人,希望唤醒他们的善念良知。

十一月十八日上午杨健父母来到武清看守所预审科,预审科主办杨健案子的负责人叫刘红日,有警察说:刘警官不在。杨健父母就在门口等。一王姓警察说在补充侦察。杨健父亲说:检察院都说证据不足,还就得给我闺女凑条儿啊?上回在天津凌庄子女子监狱就差点儿给害死,非得给我们害死不行是怎么的?王姓警察就敷衍说是补充侦察,不是凑条儿。

警察害怕在大门口有人围观,把这两位老人搀扶到旁边交费室,两位老人一会又走回大门口,杨父腿脚不灵,就坐在地上。一会儿有两个警察出来劝说,自知理亏,说话也没有底气。

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气温骤降,雨夹着雪,杨健父母再去要人,虽然天气不好,仍然有许多乡亲在雨雪中相伴。两位老人一直顶着雨雪站在大门口。中午快下班时,警察王某劝杨健父母和大伙回家,杨健父母一直讲真相,要求放人,最后那个王姓警官哄骗二位老人说:赶紧回家去吧,等着接人吧。

十一月二十二日,看守所还是不放人,两位老人与几十位乡亲们在武清区看守所、预审科门口等候了一天。

二十三日上午,杨建父母与乡亲们又来到在看守所门口,不成想九点多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二十几个特警荷枪实弹在门口摆开阵势。乡亲们没有动,很平静的看着这一切。不一会儿特警们都上了车,开车走了。快到十点的时候,又来了一辆加长依维柯警车,下来两队特警,手持1.2~1.5米长警棍,人手一根。有一个手拿对讲机的,还有两个骑着山地车的,都手持长警棍。乡亲们依然不为所动,不一会这群特警也都上车走了。

善的力量是巨大的,愿法轮功学员大善大忍的胸怀,能感动这些警察,唤醒他们的良知。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