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调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老年协调人。刚开始做协调时,有同修不太赞同,说“岁数大,蔫蔫的,能做好协调吗?”修炼的路上没有偶然的事情,同修这样说一定有我要修、要提高的地方。师父讲:“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师父是在点悟我一定要真正学好法,心中真正有同修、有众生,还要能吃苦、能付出,容量必须要大,真正做到慈悲。

一、建立资料点

刚做协调工作时,我只会组织大家一起学学法,有事通报一下,跑跑腿、学学舌,把协调当事做了。那时,我地区连资料点都没有。我吸取负面教训,后天形成的怕心在作怪,不愿意建立资料点,怕资料点不安全,怕参与同修受迫害,怕自己担责任、怕麻烦……怕这怕那,怎么能完成使命救度众生?怎么能带好同修?

我坦诚的对同修说出自己的不足,希望也建立我们片的资料点,圆容师父要的。项目同修主动帮我地区购买设备、耗材,手把手的教我们技术。从手忙脚乱到得心应手,大家从“怕、急、怨”到默契配合,看着自己做出的精美资料大家都笑了。过了一段时间,师父点悟我们又该向前突破了,师父不是告诉我们弟子资料点要遍地开花吗?我和同修们又坐在一起交流,再突破,大家又建立了第二个、第三个资料点。现在,大法资料、光盘、台历等救人的利器我们都可以自给自足,还可以配合我市其他地区和少数特殊原因暂时不能参加学法小组的同修。

二、修去党文化、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中

我在党文化中受害几十年,修炼后深知党文化是洪水猛兽,总是尽力排斥解体,可言谈举止中还是会自觉不自觉的流露出这种可怕的因素。在协调中,我不自觉的就会发号施令,指手画脚,让你干这让他干那,要求同修如何如何,总看到同修的不足没向内看看自己。时间长了,同修们和我有了隔阂,在交流切磋时只听我一人讲,大家也不像以前那样有精神头了,相互的配合也就差了。我还埋怨同修不精進,不配合,对大法对自己不负责任。

有一次,外地同修有事需要我们配合,在具体事情征求我们的意见时,大家都闭口不言,突然一位同修说:“你问她,我们说了不算。”这句话终于点醒我了,原来我如此霸道,如此自高自大,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上,没有把自己摆在同修之中,我是以“协调人”自居呀。我向同修道歉,说自己法理不清,不会做协调,自己也想做好,但急心一起忘了用法衡量。师父讲过:“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工作,我们的一切工作人员首先是个心性高的实修者,修炼心性的表帅,不需要常人式的领导。”[2]同修说:“没有那么严重,我们也没做好。”就这样,我们消除了间隔,有什么事同修们就坐在一起商量、出主意、想办法。

三、整体配合讲真相,共同提高

有同修提出:乡下的百姓消息相对闭塞,我们应该克服交通不便的困难去乡下讲真相救人,而且我们地区处在城乡的交界,这是我们应该承担的使命。同修们都赞同这个提议。我说:“咱们这回要整体配合,能通知到的同修尽量通知到,也通知A同修一下。”有同修说:“A同修连地都下不了。”我说:“她可以在家发正念,用心就能配合。每个人的路不同,虽然A同修是残疾人,但她有修炼救人的心,正念也威力无比,师父不落下一个弟子。”大家把配合的事告诉A同修,她激动的说:“我也能配合正法了,我也能救人了。”从那以后,A同修的修炼状态越来越好,真正感到了自己是大法中的一员。

一次,同修们去农村集市配合发真相台历。农村人朴实,一听我说台历不要钱还能保平安都伸手来要。发着发着,老乡把我围起来自己动手抢了,把我的手套都抢丢了。还有人说:“我还没捞着呢”,表情很失望。我说:“对不起,台历没有了,别着急,过几天我们还来。”

我往回走,碰到两个同修说:“刚才来了一个膀大腰圆的着装警察坐在一辆摩托车上张望,我们没动心就给他发正念,不一会儿这个警察骑摩托就走了。”我问同修台历都发完了吗,同修说都发完了,我就说:“撤。”大家相互转告都往车站走。刚到路口车就来了,有同修说:“这么巧,半个小时才来一辆车就让我们赶上了。”我说:“是师父派车来接我们来了。”

回来后,同修们坐下来交流。有同修说去发台历时心里有些不稳,怕被举报遭迫害,看大家都边讲边发,有老乡说“谢谢”,在这个场的带动下自己也敢发了,也忘了害怕了,身体还感到非常舒服。有同修说发台历的前天晚上拉肚子,第二天都不想去了,一想不行,我这不是承认迫害吗?我做证实大法的事谁也不配干扰,我就归师父管,今天发台历我不但没拉肚子,连肚子也没疼。

我们是被一个不明真相卖台历的商贩举报的,有同修没注意在卖台历商贩的柜台前发台历,影响了人家做生意,这个商贩一生气就去举报了。师父曾告诫我们:“所以你们要理智的做、要智慧的做,别叫人家反感。”[3]大家本意是要救度众生,可还是有急心,潜意识还是有怕,想快点发完,做事不符合常人状态,使这个可怜的商贩造业了。我们这个整体还是有漏哇,一定要实修自己,真正达到神的状态,神做事是全方位考虑的,我们还差的太远,本来是一件大好事,可我们一个疏忽就有可能害了众生。

表面看我做的也可以,台历也顺利的发完了,可我没来得及讲真相,光是把事做了。如果有爱占便宜的人拿了台历回家不看,大法资源就浪费了;如果这样的人把台历扔了,那他还造了业了,那我是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呢?我又发现了自身后天形成的党文化的残余,时不时的还是指挥别人,想想当时我指挥同修说“撤”自己都觉得可笑。

我提议今后互相配合走街串巷发台历,这样时间充裕,讲明白一个就给一本,明白真相的世人也是活传媒,这样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在实修的过程中大家配合的越来越好,师父在我们不知不觉中又把怕心给拿下去了很多。真相讲的到位,越来越多的众生明白了大法好,选择了三退。

我又提议到农村走家串户讲真相。同修救人的心很急迫,但还是有障碍,我们就加强学法、发正念、看交流文章、及时向内找。农村人很淳朴、热情,我们第一次敲开老乡的门说:“我们是法轮功学员,我们师父让我们来看看你们,给你们送福来了”。老乡很热情的把我们让進屋,我们先唠唠家常拉近距离,接着我们就给老乡全面细致的讲大法真相,老乡很认同,很爽快的做了三退,还让我们帮他的媳妇、儿子退,他还在举报江泽民的信上签了自己的名字。那次走家串户讲真相我们共劝退了二十四人,还有十三人举报了江魔头。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是鼓励我们大家呢,以后我们到老乡家讲真相就有了信心。

也有个别老乡对我们说怪话,还有要举报的。有一次,一个小伙子不听我们讲真相,还要举报我们。我说:“小伙子别激动,我们不是坏人,我们说的确实是事实,抹去兽印真的能躲过劫难保平安,这是生死的选择,你不退也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欢迎我们,我们就走,我们还是祝你全家平安。”我们出来,这个小伙子就在门口站着。我们去了他隔壁家,这家人认同大法,做了三退后这家人一个劲的对我们说“谢谢”,还说:“你们不说我们还不知道咋回事呢,这回我们明白了,我们要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家人像送亲人一样把我们送出门外,那个小伙子还在道上看着我们。我们从第三家走出来时,小伙子在后边喊:“等一下,大姨我知错了,你也给我一本台历,我好好看看,我是团员,你也给我退了吧”,我们说:“好”,他连忙说:“谢谢”。

讲真相就一定要讲到位,救人就实实在在的救,不能只追求数量、走过场,救人的过程就是修炼提高的过程。这些年我们同修走家串户讲真相没有被迫害的,其实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要我们慈悲向上的心,弟子们谢谢师父。

四、找回昔日同修

我们地区有个老同修B,七二零中共开始打压迫害大法后去了外地,前一段时间他回来了,我在学法小组说:“谁有空到B同修所住的新小区转转,说不定就会遇到他。”过了很长时间没有B同修的消息,我觉得自己不对劲了,师父多次语重心长的让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我怎么不好好做呢?而且我心里对B同修还有怨气,怨他不及时和我们联系,对自己不负责,不想完成自己的使命。我很内疚,自己不想付出,自己怕麻烦,还有了怨心,还发号施令让别的同修去找。师父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4]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知道错了,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亲自把同修找回来。”

我拨打着真相语音手机,一边给有缘人讲真相,前后去找了B同修三次。我边走边鼓励自己,只要弟子心到位,师父一定会安排我和B同修见面的。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我真的和同修“偶遇”了。一见面,我激动的泪水一下流了出来。

我征得同修同意把B同修领到学法小组,B同修说:“师父一直在管我呢,《转法轮》我一直在学,功也在炼。你们看我七十六岁了,牙一个没掉,头发还漆黑的,走路还生风呢。”同修们都说:“既然回来了就别走了,溶入到整体中来证实法、救众生吧。”他说:“不走了,赶紧精進”。同修们帮他备齐了全套的大法书,教他发正念。现在,B同修在正法的路上发挥着该起的作用。

有一天,这位热心的老同修跟我说:C同修从黑窝回来又被家人“看管”不让学法炼功,也不让和外人接触,在家不是挨打就是受骂,她出现病业假相住院做了大手术,再这样下去同修就毁了。同修们在一起交流,坚定要见到C同修的心,请师父加持。我和热心的老同修多次趁C同修家人不在去敲门,可C同修都不给开门。

我意识到自己该向内找了,还是有急心、怨心、怕累、不耐烦的心。找到人心我就清理,再去敲门时门开了。C同修一看见我们就哭了,我们对她说:“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她说:“不怨你们,是我自己没做好”。多次的交流后,C同修有了正念,同修又轮流去她家组成二人学法小组。现在,C同修能拿起电话讲真相救人了。

D同修也是从黑窝被迫害出来的,回到家一段时间了状态也没调整过来,又赶上她的儿媳妇生孩子坐月子。D同修被家务活捆的走不出来,连学法炼功都保证不了,出现了病业假相。同修们去看她,和她交流,最后她认识到大法弟子不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很危险,决心一定放下对儿孙的情。当天晚上,她就和家人说了她的决定,没想到全家人都支持她好好修炼,不但不让她照顾儿媳、孙子了,连家务活都不让她干了。D同修现在也溶入整体,面对面讲真相,打真相电话,还和另一位同修互相配合又找回一位昔日同修。

E同修是在街上讲真相遇到的,E同修激动的说她也是大法弟子,并留了住址。我到了她家,她说:“我以前住在一个小镇,当时小镇很多人都到我家看师父讲法录像,很多人都炼功。我的儿子也是同修,他根基非常好,第一次看《转法轮》就看到宝书金光闪闪,每个字都是佛道神,师父在他面前微笑,看到天国世界……七二零后,老乡都害怕不敢炼了,我儿子在天棚上打了一个架子把大法书保存,用纸把架子糊上,只给我留了一本《转法轮》。这么多年我就自己一个人学法,我家老伴不让我学抢我的宝书,我炼功他就扳我的腿。”我多次交流了正法修炼的法理,又帮她请来师父的近期讲法。E同修勇猛精進,现在也能独立的做好三件事。她八十多岁的老伴还是不让她修炼,她就坚定的跟老伴说:“让我放弃修炼不可能。”老伴看她这么说反而不管她了,就这坚定的一句话,E同修突破了家庭的束缚。

我希望E的儿子F也能走回来。我见到了F,我们交流了两个多小时,他做了三退,还让我给他的孩子也退,说他的孩子也得过法。我希望他多住几天,但他表示当晚就要离开。我拿来了几本师父的近期讲法希望他看完。他多住了几天,看完了那几本师父的讲法。他很震撼,一心要做好三件事。F同修在他们地区小有名气,他会干很多技术活,老乡有事总是找他帮忙。他的家很大,每天屋里有好几桌麻将和象棋,院子里是他媳妇领着一帮人跳广场舞。我们互相交流,认为他家就是一个讲真相的好场所。我给F同修拿来一大包真相资料,他带回家讲真相救人去了。

F同修的女儿给我打电话,说她想请一本《转法轮》。F同修的女儿在北京照顾一对双胞胎,有空就学法,让双胞胎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一天,双胞胎中的老大淘气从三楼跳下去了,孩子除了右额头有一小块皮擦伤了,哪都正常。送孩子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孩子什么事都没有,连药都不用上。F同修的女儿告诉我说是师父保护她和孩子呢。孩子的父母和小区的一些居民也亲眼目睹此事,感叹大法的神奇,选择了三退保平安。

找回昔日同修真的很重要,找回一个同修就是挽救了一个世界、一个天体、一个大穹。我们都曾经一同下走,曾互相叮嘱如果有一方迷失了另一方千万别忘了把他唤醒。听师父的话,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用心去找回昔日同修,让我们共同完成使命,圆满随师还。

十七年风云变幻的正法修炼之路,一点一滴师尊慈悲的呵护,弟子叩拜师恩。弟子深切的体会到大陆环境下协调人的责任和使命,在最后的修炼路上,弟子一定以法为师,完成史前大愿。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不是工作是修炼〉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