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610人员上门听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河北农村的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修法轮大法十九年。借第十三届大陆法会的机会,将近一年中正法修炼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自二零一五年五月诉江大潮兴起,我地同修积极投入。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我向两高投递了诉江刑事控告书,控告江鬼迫害法轮功及给我家庭带来的灾难,要求法办江鬼,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讨回合法修炼环境。

我的控告书是到邮政快递寄出的,结果受阻未达。后来又去了另一家快递公司,很快得到高法签收回执,但高检拒签,邮件退回。后来得知,从邮政快递投的都被扣押了,并返回当地公安局。

不久,从《明慧周刊》交流文章中看到,有些地区的诉江学员遭到上门骚扰、抄家,甚至绑架等不同程度的迫害。面对邪恶的疯狂,我调整好心态,抓紧时间多学法、背法,加强发正念,清除怕心,坚定正念。同时认真学、用心记明慧网发表的法律常识及有关交流文章,努力做好三件事。

诉江控告书返回后,当地公安、国保、六一零人员曾多次来我家骚扰。面对骚扰,我否定迫害,讲真相救有缘人。

六一零人员说:“一会儿俺们就被你转化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五日下午三点,大雨中有人敲门,一开门见来了五个人,三男二女,问他们是哪儿的,有什么事,他们说是街道办、派出所、公安局和六一零人员,来询问写诉江信一事。我心里发正念,同时想抓住机会给他们讲真相。

领头的小伙子说:“大姨,上边让俺们到这来问问你往北京写信的事。”我说:“我寄去的是对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不是信。”他说:“这有个保证书,以后不告了呢就签个字,要还继续告,也得签。法轮功是×教。”我立即打断他的话,说:“小伙子,千万不要这样讲话,这对你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教。那是江泽民在接受法国记者采访时说的一句话,他一句话能代表法律吗?中国任何一种法律中都没有规定法轮功是×教。”小伙子说:“你告他,他也曾是一个国家的主席呀。”我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江泽民一手挑起迫害法轮功运动,迫害死了几百万大法弟子,无数的家庭深陷苦难。我和我的家庭也受到迫害。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炼功前我一身的病,久治不愈,修炼法轮功后全好了,十八年没吃过一粒药,身体健康,给国家节省了医疗费。江泽民不让炼功,诬蔑诽谤大法,他是别有用心!你能相信他说的吗?”小伙子说;“大姨,一会儿俺们就被你转化了。”我说:这是告诉你真相,我师父说:“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1]。我愿你们都平平安安。小伙子说:“大姨,我明白你说的意思了。”

随后他们就起身走了,也没让我签字。

他们走后,紧张的心一时不能平静。我就双盘坐床铺上,出声背师父的《洪吟二》。背着背着,紧张的思绪渐渐平静,心踏实下来了。背完《洪吟二》,我开始发正念:清除公安、国保、六一零参与骚扰迫害大法弟子人员背后的邪恶烂鬼,让他们理智清醒,给自己留后路。

那儿不是我去的地方

二零一六年元月十四日上午,我起大早开始扫房,九点多钟告一段落,准备做早饭。这时,邻居的小狗使劲的叫,我听见有脚步声越来越近,接着是敲门声,我问:“谁呀?”外边应声,我说:“听不出是谁?”也没开门。又对外面人说:“外甥曾告诉我:‘你一人在家,陌生人来不给开门,现在恐怖分子到处窜,小心点’。”

门外人自我介绍说是公安和国保大队的。我开开门,领头的国保人员先亮明身份,又是询问写控告书的事。之后他拿出一张搜查证,说要搜查一下屋里。我在心里发正念:求师父保护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不许他们乱翻乱拿。他们边搜查边录像边笔录。只在南屋简单看了看,拿走墙上贴的一张单页挂历和两本周刊,墙上的大张明慧年画及对面墙上的明慧挂历没动。办公桌上放着一本大法书,我看见一个人拿起来了,我立刻说:“这书我天天看,不准拿走,谁拿走我跟谁没完。”一会儿见他悄悄放下了。他们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拒签。又说让我跟他们去一趟公安局,我坚决不答应。他们又说下午三点来车接我去公安局。

两点五十分,来了两人,是六一零的,劝说跟他们去一趟公安局,一会儿就回来。我说:“我没有犯法,为什么要去那儿?”他们说:“不是公安的车,是私人车,没有公安牌子。”我执意不去,说:“那不是我去的地方。我一个人从一早扫房,很累了,我需要休息。”他到外边打电话。前后半小时功夫他们就走了。

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制造的又一次考验人心,去怕心的关,因为我还有怕心,遇到这种情况,心还是不稳,这个“怕”还得去。我告诫自己,绝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坚定正念,否定迫害,记住师父说的:“作为大法弟子,坚定正念是绝不可动摇的,因为你们更新的生命就是在正法中形成的。”[2]“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3]

国保人员听到海外电话很吃惊

三天后的上午,又来了公安、国保、六一零人员三人。领头的是国保大队队长,他進屋坐桌前就在一张纸上写什么。我与其他两个人说话,我说:“你们叫我大姨,你们年龄与我孩子相仿,我就以长辈自居了。我跟你们说吧,你们做这些事将来要承担责任的,我看着你们真是很痛心,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非法的,将来必定会被清算的。现在已有很多公检法人员都在自保,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

我接着说:我听说这么几件事:

“某地一公安局长让安排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上级出‘红头文件’,结果心虚的上级不敢出;

“某地法官在不愿枉判法轮功学员时,叫逼迫他的上级和六一零人员签字,说只要有人签字,他就判,结果没有一个敢签字的;

“某地一个六一零主任说:‘我对法轮功是出工不出活,法轮功修炼真、善、忍,又不干坏事,总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参与迫害做坏事,平反那一天,我脱不了干系,自己犯罪不说,还连累我全家老小。’

“某市有远见的领导,对迫害法轮功的上级指示也多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他们都在用实际行动赎罪,都为自己在选择美好未来。

“我也希望你们看清形势,了解真相,选择好未来。”

其中一人问:“大姨,你在哪儿看的这些?”我说:“真相电话呀,我经常接到,海外打过来的!”刚说到这,一直写东西的国保的那个人突然停下来,抬起头,拉长声音,面带吃惊的样子说:“我今儿个早晨还接到法国打来的电话呢。”我说:“这是为了救人,海外大法弟子自费打来的真相电话。”

这个国保的人写的是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他写完念了一遍,大概意思是:因我向两高投寄控告江泽民信件及发现室内有法轮功书籍、物品,且现仍在修炼法轮功,故予以行政拘留七日处罚。但因年满七十岁,免予执行。他念完后让我签字。我拒签。他就让一起来的人签了字,给我留下一份,起身走时,一人说:“大姨,别再写信了,也别贴标语了。”我说:“这都是为救人哪,我也愿你们平安,以后还真得做‘三退’呀!”从那天以后,公安的再没来过。

给六一零人员听真相广播,六一零主任要《九评》看

二零零九年,我从明慧广播中下载了一组“真相广播稿”,觉得很好,对面对面讲真相很有帮助。多年来我一直在听这组稿件,利用吃饭、做活、搞卫生时间听,听长了就都记住了,讲真相中起了大作用。在适当场合播放帮助讲真相,也收到了好效果。

我用的是插卡收音机,记住按哪个数字播什么内容,如:大法洪传、天灾、恶报、给公检法人员的信等。

一天下午,听到敲门声,就问:“谁呀?”“大姨,我是小周(化名)。”我一听是六一零人员,前两次与公安局的人一起来过。开门一看,还有一人不认识。那人自我介绍是“六一零主任”小郑(化名)。他俩各自拎一兜水果。他们的突如其来,我虽不像以前那么紧张,但也不能不警惕,因不知为何而来。思想中激烈的活动着,除考虑如何应对他们,还要找机会讲真相。

交谈中看他们没啥恶意,就找机会讲真相。我说:“咱们听听广播吧。”打开收音机,按七号键,是广播稿。听了两段,一是天灾频繁,“三退”可保平安;另一段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受欢迎。小郑说:“大姨,咱不听了。”我说:“再听一段,这段很重要。”我又按十六键,是对公检法人员讲的。他们静静的听完。我立即劝他们“三退”,他俩笑着说:“以后再说吧。”我没勉强。交谈中又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九评》中的内容,他们都听進去了。

最后说到挂大法真相条幅,贴不干胶,发传单等,小周说:“大姨,以后你们别贴了,也给俺们留个饭碗。你们贴了,俺们还得雇人揭。发资料还好些,发了就拿走了,这大条幅在那儿挂着,上边来人,俺们也交待不了。”我说:“这都是为救人,你们就不会睁一眼、闭一眼吗?再说也不是都是当地学员贴的,外地学员开车来发资料、光盘的都有。我亲戚就在当街得到一张光盘。”小周说:“已经就是睁个眼闭个眼了,要按上边的文件,贴标语(真相不干胶)就得劳教。”

最后他说,明天市六一零来人与我交流,谈谈话,让我配合他们一下,就来我家,不叫去单位了。他们再三要求,我就答应了。

临走六一零主任让我找一本《九评》给他看看。因为手头没有,后来托人给他送去了。

市六一零人员要求演示功法

第二天,市六一零一男一女由小郑、小周陪同,也拎着水果来我家。整个谈话气氛轻松,我讲真相贯穿其中。

谈话当中他们要求我给他们演示功法,我就给演示了第五套功法。

那位六一零男士看后说:“这功炼完了肯定轻松,平时压压腿都好受,这功肯定是很好。”女士说:“大姨,赶明儿我也学,你教我。”我说:“没问题。”小郑说:“我也学。”我说:“好哇,我教你们。”

交谈中,师父的法一下打到我脑中,我就对他们说:记得一首歌中有这样两句话:“人海茫茫相遇难 萍水一笑缘相连”[4]。今日你们到我家来,咱们缘份真不浅啊。我真心希望你们各位平安,有个美好未来。其实这并不难,有一句话: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保护大法弟子就会得福报。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做好事有好报。女士说:“大姨,我感受到了,你的心是真实的。我刚一進这小院儿就感觉亲切,觉的这么熟悉。”我说:“这就是缘份吧。”我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师父讲过:“我们讲度己度人,普度众生,所以法轮他会内旋度己,外旋度人。外旋时他发放能量,使别人受益,这样一来,在你能量场的覆盖面之内的人都会受益,他可能觉的很舒服。不管你走在街上也好,在单位、在家里都可能起到这样一种作用。”[5]

他们起身要走,三名男士到院中时,我握住女士的手,轻声说:“要真正得救还得退出党、团、队,真的,我给你起个化名,什么都不影响。”她说:“我已经退了,是一亲戚给退的。”我高兴的祝福她。

几点体会

两级六一零人员的到访,是师父正法進程快速的推進到了这一步,邪恶因素越来越少,世人在觉醒,参与迫害者逐渐明白,是给自己留后路,天象下的变化。

几次上门骚扰,就是几次正邪的较量。过程中还有自己要修去的心:精神紧张,怕心出来,是自己在这方面还没达到标准,正好利用此机会修去怕心,清除败物,逐步达到圆满标准。

我还体会到,能够从容应对骚扰人员来访,关键是平时重视了学法。学法,我能抓紧时间,做到争分夺秒。《转法轮》每天必学,各地讲法也不忽视。还背法,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每一至二周集中背一遍。

师父《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发表后,我用了一个月时间,背过“讲法部份”,然后每天背两遍,背到四十五天,改每天背一遍,又背了两个多月。

《洪吟四》发表了,我及时下载,学了两遍。我决定背《洪吟四》,现在已经背下了五十首。

背法的收获很大,身心变化也大,背法时的那种激动、震撼,那愉悦的感受无法用语言表达,那一刻真的是溶于法中了。背法太好了,以后我还要坚持背法。

在这最后的时刻,我一定按师父说的做,多学法、学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跟师父回家。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同修!

双手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我为你歌唱〉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坚不可摧〉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话有缘〉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