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子监狱的野蛮“攻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目前,天津市女子监狱劫持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关押在三、四、五这三个监区迫害,每个监区大概15名左右。

主抓所谓“攻坚”的是副监狱长李红,李红从迫害法轮功中捞取政治资本,从小队长一直升到副监狱长。

二零一一年李红就提出“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百,对于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想尽一切办法折磨迫害,这个监区不行就换一个监区,迫害不断升级。

下面曝光几个恶警恶人及迫害手段。

三监区的大队长:张艳,关慧君。分队队长:乔卓飞,鹏程,郭倩颖,董梅,李斌,尹桃思,周静。包夹:卢敏,张荣,于丽,黄丽君,韩庆华,周辉(外号大灰狼),杨月,刘兆君。

手段:8~10名刑事犯组成一个“攻坚组”,白天对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体罚、限制大小便、不许睡觉、拉到墙角监控看不到的地方打,主要打头部,夜里一群恶警围着洗脑,仍然强迫法轮功学员站着。

四监区,二零一一年,恶警王艳春(天津武清人)主抓“攻坚”,当时把四监区定为“转化基地”,刑事犯包夹有:唐英丽,宋艳,齐唯一(已假释)。手段是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强迫她们脚跟并拢站着,不许大小便。王艳春领着一群狱警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威胁无效,接着就是几个包夹开始打骂,抽嘴巴子,用手打累了就拿一本厚书抽,打头部,扒衣服,唐英丽用手戳法轮功学员乳房和阴部,唐英丽和齐唯一掐大腿内侧,进行性虐待。

王艳春当上大队长后,由周静接管,刑事犯包夹有:宋艳,刘晶,张红梅,邓喆等,宋艳打骂,刘晶哄骗,再不屈服,就吃“反省”(限制饮食),一个馒头或窝头,一点干咸菜,不让法轮功学员上厕所,强迫她们睡在光板床上,不给褥子,白天罚站,夜里队长找谈话,白天睡一会,指使刑事犯踢床板、踢凳子、摔门,不让睡觉。

五监区迫害也很严重,恶警有高文瑷、于珍(已调四监区任大队长)杜艳、徐丽颖、姚瑶等,刑事犯包夹有崔洪玉、郭莉莹(2016年4月释放)、李明、吴丹、王虹等,不转化不许睡觉、不许洗漱、不许购物、吃“反省”(限制饮食)、一直站着体罚,不许大小便、不许用卫生纸,用垃圾袋做成裤子套在身体外面,系在身体上,往里小便。

如果法轮功学员绝食反迫害,崔洪玉、吴丹等包夹骑在法轮功学员身上捏住鼻子或用胶皮管子灌捏碎泡软的窝头或馒头。

法轮功学员由于长期不能洗漱,裤里大小便,身上有异味,在哪都让刑事犯辱骂,甚至夜里让站到监室里熏其他人,让犯人侮辱谩骂。

我曾被强迫一个多月不许洗漱,吃窝头咸菜,站七天七夜,来月经不让用卫生纸,都流在裤子里,小腿和脚肿得吓人,脚上肿得皮像要流下来。恶徒们看我要站不住,她们就用师父法像摆在我身体周围,想让我站不住时踩,我用敬仰的心慢慢拾起法像,她们就抢过去摆上,我再捡,她们再抢,并扬言我们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法轮功学员郭宝花刚被送到女子监狱,拒不穿囚服,被扒得一丝不挂,在前面一个小号站了几天几夜,让大伙看,侮辱。郭宝花和陈瑞芹被迫害了几个月的时间,站不住就用布条捆在床上,脸上、身上摔得青一块紫一块。郭宝花被包夹崔洪玉毒打,手被打坏,长时间不能拿东西,吃“反省”(限制饮食)一个月后,被带到医务室验血,营养不良就强迫吃药。

为了迫使法轮大法学员诋毁师父,诋毁法轮大法,放弃信仰,写所谓的“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恶警不择手段,监狱找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家中用谎言欺骗家属,如有外面来人视察就改善伙食,装点、造假、做戏,表现对法轮功学员的关怀,有的还把家属请到监区“帮教”,就是这么残忍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天津女子监狱仍然对外展示她们对法轮功学员的“春风化雨”,其实是“腥风血雨”。